第16版:武清资讯·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4月14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云游天下
下天竺
钟荧
  下天竺又名法镜寺,是杭州“三天竺”中最靠北部的一座寺庙,也是唯一一座由女尼组成的寺庙。我与朋友曾在某堂课上结识了这里的一位法师,受她之邀,于去年春暖花开之时到此处禅房品茶。

  这座寺庙处在群山环抱间,后接灵隐翠屏,前连云栖竹海。在杭州城里都算是一等的清幽去处。这是清明后的第一个周末,刚下了一场雨,轻薄的絮状云朵围绕在四周的靛青色山峰附近,峰下尽是浅碧色的水汽。寺外是蜿蜒的河流,穿桥绕路,通往另两座天竺寺院的方向。河里飘着大片的水藻与青荇,莲叶尚小,密密实实地挤在拐角的石桥下。寺院的外墙是惯有的明黄色,亭台层累,楼阁参差,回廊曲曲折折穿插其间,被寺院前后的高低树影压着,纵是红黄的配色也不显俗气。我们绕过游人参拜的前院,从角楼旁的朱色栅栏处进入僧众居住的禅房。

  邀请我们的女尼法号庆圣,是位年轻的法师,她单住在进门右手边的一座禅房里,这里的外间主要用来会客,一面墙是干净的透窗,另一面墙是仿古的月亮门。早上的阳光穿透树影照入室内,把红木桌椅与白瓷茶具都映出柔和的光彩。庆圣与我们结识于课堂,聊起天来话题自然也和课堂上相关:汉语音韵、汉译佛经……她说起话来语速并不慢,思考问题时也会皱起眉头争论,相比僧人,看着更像个学生──她也的确是个学生:这位佛学研究者正打算到国外的东亚文化研究所进修博士学位。我们在袅袅茶烟之中聊了一个上午,直到正午的阳光有些刺眼了,才告辞离开。

  在来客的斋堂吃过午饭后,我与朋友绕着寺庙寻找出口,由于贪玩好动,又不太识路,不知怎得便绕到了寺院之后一处人迹罕至的小景。这里有数棵枝干遒劲的榕树,不似其他树木那般高大挺拔,而是盘龙结绳般层层缠绕,新叶青苔连同气根旁枝逸出,掩住白石垒就的小径。这种窄小的甬路恰是我们的最爱,我与友人对视一眼,没多说什么,便拉着她的手踏上了白石小径。雨后的石苔滑腻,路面潮湿,我们几番跳跃,才到了石路的尽头。尽头的枝叶间是块“美人靠”形状的大青石,石面嶙峋,说不上美丑。在青石的中部,以朱笔小篆写了三个工整的大字“三生石”,让我俩都一惊,然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相传:昔年李源与僧人圆觉为友,圆觉于南浦遇怀孕妇人,认出投胎之所,留下十三年后天竺寺外相见的约定后,便溘然长逝。李源感念旧友,于十三年后赴约,在“三生石”畔与已经转世成为牧童的圆觉相见。牧童送他“此身虽异性长存”的绝句后便杳然无踪,只留下代代相颂的传说。由于“缘定三生”这一意味太过浪漫,“三生石”逐渐变了意味,成了情人们海誓山盟的神圣之所,哪怕身在杭州多年,我们也没能想到,会与这块石头在此时此地邂逅。

  这实在是诙谐的事,无论是结缘还是修佛,“三生石”的含义似乎都扣不到两名少女的身上。但我们又的的确确与它遇见了,纵然不合时宜,也有另外一种妙处存在。于是,离开的路上,我和朋友之间的话题也被有关石头的笑谈所牢牢占据。

  雨过天晴,下天竺目送我和友人离去,等我们转身再想时,只觉恍然如梦。

  (武清)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