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4月14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岁月风尘(120)
尹学芸
  雪实在是太厚了 

  这一年的冬天来得早,天忽阴忽晴,招来了一场大雪。那雪下得可真邪性,把大青河垫高了足有一尺。人们好生纳闷,不是还没封河吗?怎么雪倒把河填满了?最想探个究竟的还是那些孩子,三五成群地来到河边,争先恐后往河中心跑。雪实在是太厚了,走在河面上与走在地上根本没有什么不同。无数只雪团飞向天空,亮晶晶的雪粉银饰样地耀眼。然后便是追逐,翻滚。干干净净的河面上,只有孩子们的欢闹声。 

  惨剧就在那一刻发生了。 

  没有目击者。一个最小的孩子被雪团追逐着往岸上跑,等他回过头来,才发现冰雪的世界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撒腿就往大堤上跑, 孩子在堤上时碰见了一个大人。大人对孩子一个人从河边走上来感到匪夷所思。通往河面的小路上踩出了拉拉杂杂的脚印。大人顺着脚印一望,一片淡青色的河水映着偌大一片蓝天和白云。大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惊问:“他们呢?”孩子指着河水说:“落下去了。” 

  一个月以后,柳树堡仍没从绝望和悲痛的阴影里走出来。他们一共损失了六个孩子,是清一色的男孩,最大的十二岁,最小的九岁。最初的疯狂急风暴雨般地过去了,但绵绵沉痛却如溃烂的伤口一样久久都难以愈合。夜深人静的时候经常会爆出一两声瘆人的哭号,让听见的人起冷痱子。死里逃生的那个孩子是陈芒的堂弟,陈怀义最小的孙子。 

  事情过了许久又被重新提起。那时陈怀义刚被剃了阴阳头,瘦骨嶙峋的胸膛,下身穿着肥裆大棉裤,黑腻腻的白围腰下边是一条皱巴巴的红腰带。那年是陈怀义的本命年,他早早就把红腰带系在了腰上。但该来的凶险还是不可阻挡。陈怀义在柳树堡当家主事多年,已经像一棵大树一样枝繁叶茂。谁也想不到会有那样大的一股风把这棵大树连根拔起。 

  回头再去看初冬的柳树堡,皑皑白雪覆盖下的一切都显得居心叵测。那时陈怀义还穿着干部服,假惺惺地掉了几滳眼泪。“把他们埋在一处吧。”陈怀义说。于是一个大墓穴里埋了六具小小的遗体。谁都想到了陈怀义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省下几巴掌土地。可柳树堡的土地真的需要这几个小人儿合葬吗?如果这里也有他的孙子,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吗?顺着这条思路,柳树堡的村民领悟到了孩子们的生与死都绝非偶然,分明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在幕后操纵。否则,死里逃生的怎么可能是最小的孩子! 

  柳树堡就像被浇了开水的蚁穴一样突然间变得没有方位和理由。所有的人都涌到了街上,每一张嘴都做唾沫飞溅状,但具体说些什么却没有任何人能听清楚。天地之间充满了这样一种激烈却模糊的语音,让飞翔的鸟儿惊恐万状。人群里忽然站起一个人,振臂高呼:“打死陈怀义!”“血债要用血来偿!”人群安静了三五秒钟,然后发出了排山倒海般的一声吼:“打死他!打死他!” 

  百花文艺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