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4月14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和于是之
这一生(26)
李曼宜
  筹备结婚 

  我和是之在情感上经历了多次反复之后,情绪逐渐地稳定了,“结婚”这个议题也随之一步步逼近了,但此时是之却有些犯愁了,他愁的是钱。“春初结婚,还是需要钱,如何办。不是注意形式,但那么美好的内容,难道不该点缀得丰满些吗?”是之在日记中写道。后来他知道我们家已经在准备了,很感动。他在日记中写道:“曼宜家准备以二十万元人民币(新中国成立初期人民币旧币一万元相当于新人民币一元──编者注)来筹备出门子,我情感上甚为感动而又有些受伤害。” 

  1950年1月28日,星期六,是之写道:曼宜回家给小晶晶带去生日礼物,新年画三张,据她说小晶晶非常满意。曼宜回队来一直谈到夜晚两点,东西南北、上下古今……谈到她母亲已经给我们做了新的粉红绸子被面的棉被……后方积极支援如此,如何了得。我很觉“不落忍”。 

  2月17日,阴历大年初一,是之记:除夕夜,在曼宜家过的,很自己,没有什么不自然,我更爱她了。 

  2月28日,又写:曼宜家被褥都已经预备好,一番热情,但又不能实用,事实上是浪费了。但现在我也没有什么歉意了。 

  是之所以认为那些绸缎被面的被子不实用、浪费,也不奇怪,因为我们那时都没有长久在这里安家的想法,全国还有的地方没解放,我们都希望或想着争取有南下的机会以锻炼自己。那时,我们不仅没想要有衣柜,连箱子也没买。只买了两个大的蓝帆布包,准备只要一声令下,我们“打起背包就出发”,所以一切从简。 

  我们申请的“新房”也有了,在史家胡同后院的一个角落里,是一间大房子打了一层薄薄的隔断,可以住两家人。隔壁当时已经有人住了,是一对正在闹离婚的夫妇,他们经常吵架、拌嘴,我们在这边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们屋里的陈设也很简单,都是剧院提供的:一张双人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还有一个小方凳;冬天还要生一个火炉子,这样屋里的空间就所剩无几了。 

  1950年3月22日,剧院为话剧《莫斯科性格》演出圆满结束开了一个全院的庆功大会,同时有聚餐、联欢等活动,也为了喜上加喜,领导决定把我们两对申请结婚的同志──我和是之、朱瑛和海啸的婚礼也安排在同一天举行。这一天便是我和是之正式结婚的日子。 

  我们的结婚“礼服”是自制的,就是把去年新发的灰色棉制服拆了,抽去其中的棉絮,做成夹衣,然后洗净熨平,穿起来相当笔挺,自我感觉很精神。 

  作家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