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4月14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沽上丛话
书人闲话(十一)
萧红知己
朱晓剑
  萧红最近几年很火,如果说出版民国文化人的传记(2014年统计就已达70种),必少不了她。我看过一些有关她的书,总觉得有些写得不够味儿。直到有一年,在全国民间读书年会上认识章海宁兄,这才知道哈尔滨有个萧红研究会。那以后他是读书年会的常客,他总想着邀请爱书人去呼兰县认识真正的“萧红”,而不是“误读”的萧红。

  出生于1965年的章海宁,是地道的江苏淮阴人。有个段子说,他自己攒钱买的第一本书,就是《萧红散文集》。那还是上初中的时候,刚刚读完格林童话的章海宁,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书都会像格林童话那样好看,买一本新书的愿望也就变得越来越强烈。一分钱二分钱地攒了半年多,终于凑了不到一元钱,于是兴冲冲地跑到学校对面的供销社,站在那高高大大的玻璃柜台前,看着里面摆着的十几本新书,一时不知道该买哪一本好。见有一本《萧红散文集》,书很薄,估计自己还能买得起,就把它带回了家。如此就在他的心里种下了阅读的种子。多年以后,他在哈尔滨做记者,更多地关注萧红,由此拉开研究萧红的序幕,继而成立研究会,编相关书刊,传播萧红文学。

  这些都是琐碎的事,但海宁却做得津津有味,考证历史,阅读文章,寻找蛛丝马迹,萧红的点点滴滴都好像融入到他的血液里了。我还记得去年冬日,一行人在哈尔滨街头和呼兰县寻访萧红的踪迹史,海宁谈到萧红作品中的“商市街”,这条街现在叫“红霞街”,“它是中国文学作品中知名度较高的一条街,也是哈尔滨难得的文化遗产”。他讲述着萧红的一段段故事,让人动容,只有爱萧红的人才知道她的这许多生活细节,而不是像导游那样浮光掠影的解说。我想,将海宁称为萧红的“知己”也是恰当的,毕竟现在像他这样热爱萧红的人不多了。

  在海宁的眼里,萧红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而他本人也正是这样的理想主义者,十多年来为研究萧红,到古旧书店、市场搜罗了许多与萧红相关的资料,汇聚成了一座萧红文学馆。在未曾看到这里的馆藏之前,不免想象这里馆藏的内容到底是怎样的。走进去才发现这里内容丰富,既有海报,也有图书,它们都凝聚着海宁的心血,或者说,从这里可看出他是最“懂”萧红的人。这或如他曾说的那样:“萧红笔下女性的呐喊,给当下的人们很多启发──人活着需要有精神寄托。”

  从江南到东北,海宁从最初的谋生到研究萧红,这一段心路历程也是别致的。须知现代文学虽然有许多可挖掘之处,但多半是不能以此养家糊口,更不要说推动相关研究了。也许深知这一点,他除了自己研究外,还需做这样那样的文化活动以带动更多的人阅读、研究萧红,这就形成了一股“萧红热”,不管是在哈尔滨,还是全国范围内,都是一大亮点。倘若没有海宁的持续努力,恐怕很难看到这样的萧红风景吧。

  海宁的坚持,还反映在创办刊物。他一直想做一本研究萧红的刊物,没有一个固定的载体发声,就很难将最新的研究发布出来。我还记得这本刊物命名为《呼兰河》,这是由陈子善先生建议创办的,甚至组织了一批研究萧红的文稿。但却迟迟没有看到《呼兰河》的出版。去年我还曾问海宁这杂志的情况,这才知道由于种种原因导致刊物难产。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萧红文化的传播和弘扬。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