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今日东丽·专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4月02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不辱使命 最美战士的战“疫”故事(图)
东丽医院供稿 记者 张轶娜 整理
陈薪
黄晶晶
张春林
林翠
王楠
肖国武
李鹏盈
张海亮
  编者按:春已至,英雄归,11名东丽医院医护人员圆满完成支援武汉抗疫任务,分两批先后随队返回天津。从临危受命、驰援武汉到走进方舱、奋战一线,他们经历了一场大战,经受了一次大考。日前,先期于3月17日回津的8名医护人员结束了14天的隔离休整,此时的他们脱去“战袍”、摘下口罩,高兴地与家人和同事见面。本版把他们介绍给读者,让大家看一看他们可爱的面庞,听一听他们的感人故事,汲取力量、振奋精神,以更加高昂的斗志,凝心聚力投入抗疫斗争,投身推进东丽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生动实践。

  陈薪

  38岁,普外科护士长

  很荣幸也很骄傲参加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这次经历将是我护士生涯终生难忘的回忆。

  记得进舱第一天,一位叔叔问我们从哪里来的?我特别骄傲地回答:天津东丽!东丽医院!叔叔竖起大拇指说:你们太棒了!真了不起!

  我和黄晶晶是一组的搭档,我们搭档很是默契,测体温、测血氧、发药,我们一个记录,一个测量,血氧需要等待一点时间才能出数值,这个空隙我们要把中药发给病人,并嘱咐好如何服用,这些工作可以叫无缝衔接了,中间没有停歇的!每次发药我们都要双人核对之后才发给患者!物资来了我们又开始发口罩,我左面,她右面,事先完全没有沟通过,就像说好了一样左右开工,一会儿功夫将近150人就发放完毕。干完这些我们不约而同地给对方竖起了大拇指。

  每次出舱的时候要求两两结伴,一是保证我们的安全怕我们有不舒服,二是我们脱防护服的时候可以互相监督,保证不被感染。别看晶晶比我年纪小,她在我脱防护服的时候可是很严厉地在旁边监督我呢。脱下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摘下护目镜、口罩,我们脸上都有深深的压痕,刷手衣已经被汗水浸湿。耳朵勒得被风一吹很痛。在走出舱外的一瞬间,自由呼吸真好。

  一天,就在快下班的时候我们又接到一个任务:我们这个区17名患者出院,我们一一通知,一一宣教,进行终末消毒,帮他们收拾好东西,送他们出舱。有位阿姨高兴得手舞足蹈,举着国旗不停地挥动,像个天真的孩子,她提议要跟我们照相要留个纪念,其他患者也要跟我们合影,瞬间我们感觉自己就像明星了。

  江岸方舱医院是我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驻地是我们生活过的地方,上下班路上的花花草草伴随着我们,在这里有太多的回忆。当我们踏上回家路的时候最多的还是不舍,送行的人们向我们致敬。再见英雄的武汉,再见英雄的武汉人民。待你恢复往日的模样,我还会再来看你。

  黄晶晶

  31岁,护理部护师

  我们进驻江岸方舱医院,经历了从开舱到闭舱的紧张和忙碌。这段时间里,我见证了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强大力量,也时常为工作中经历的一些人和事所感动。

  记得,我们刚开舱第一天,在陆续带病人入院发放药物时,一个患者小伙子主动帮助我们,有他做“翻译”,使我们更有效率、更好地完成工作,也减少了体力消耗和身体不适。我们在与病人沟通时,由于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和隔离衣,再加上方言不容易理解,每当想向病人靠近时,患者都很暖心地向后退一退,时不时调整口罩,生怕把病毒传给我们。后来由于病人不断增多,医院紧急开放了三楼C区病房,上下需要乘坐电梯,同乘一部电梯,有个志愿者担心距离不够一米,他就躲在角落里,这些举动都让我们很暖心。

  印象最深刻的是2月28日进舱,我们收到了来自患者的礼物──患者集体为我们献舞,之前不知情,所以更感动。跳舞的人群中有位中年男患者,还记得他刚入院那天比较焦虑、情绪不太好。但是经过几天护理与沟通疏导,他可以一起为我们献舞表示感谢。得知我们离开武汉返津的时候,他发来了微信问候,留下家庭住址和电话,邀请我们可以到他家做客。

  还有一位不知姓名的武汉公安民警!在我倒数第二次进舱的那天,出院病人不断增多,我们一一护送病人安全出舱,出院后我和同事二人进行物品清理、终末消毒工作,工作量很大,身上的汗都在一颗一颗往下滴,衣服早就湿透了。不知何时,一位身穿防护服的执勤民警,帮我们一起干了起来,一张张床清理,一床床被子消毒打包,一袋袋垃圾往外运,他忙碌的身影给我极大的鼓励和安慰,真心感谢这位无名英雄的大力相助!

  另有一位女性患者,我们成了朋友。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从集中隔离到入舱治疗,每天承受着病毒的威胁和对孩子的思念,同样作为母亲,我感同身受,我们时常沟通,相互加油打气,彼此给对方带去正能量。在她解除14天隔离后,到家的第一时间问候我,问我在酒店有没有需求,可以让她的志愿者弟弟帮忙送去,对此,我真的很感动,我们的关系不再是医护和患者,而是朋友。

  疫情结束,再聚武汉,让我这个天津朋友感受这英雄城市的繁华和温暖!

  张春林

  41岁,消化内科副主任医师

  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牵动亿万人民的心,面对疫情越来越重,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疗团队纷纷支援武汉。我们也接到了去支援湖北的任务,我们东丽医院临时组建的医疗团队作为天津市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成员奔赴武汉。到达武汉我们接到的任务是负责江岸方舱医院的工作。

  江岸方舱医院从2月12日开舱到3月8日休舱,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共进舱九次,有一次进舱让我记忆深刻。那天我们组有八个人都值班, 就我和王楠没有班,我们就申请一同进舱,这样我们团队就同时在岗奋战。这次进舱穿的防护服比之前都严密,穿上就喘气费劲。进去后先开展工作,因为是白天的班工作量比较大,我被分配给近60人进行信息核查,要核对床号、姓名、年龄、 性别、身份证号、电话号码、发病日期、最近一次核酸检测日期,并且记录,一个人平均要1到2分钟。每和病人讲一段话就要喘口大气,很难连续一口气把话说完。而且随着进舱时间久了,护目镜开始起雾,纸上的字很难看清。近60个病人核对完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感觉心脏扑通扑通跳,我只能时不时张大嘴深呼吸。

  因为我们为此次共同进舱准备了一个小节目。终于快到要下班的时候了,于是就召集大家集合,开始表演我们团队为方舱医院的患者献上的小节目,当广播室播放《你笑起来真好看》的音乐时,我们跟着节奏,跳起了编排好的舞蹈,患者们也都和我们一起舞动起来,瞬间方舱内气氛活跃起来了。此时的激动的心情已把所有身体的不适忘记。最后很多患者和我们一起高呼“武汉加油!中国加油!”患者们纷纷拿出手机记录这难忘的时刻,那一天我们是整个方舱医院最靓的团队。很快我们的节目就在抖音上传开了!这一次的经历是我抗疫过程中最难忘的经历。

  3月8日方舱医院正式休舱,我作为组长参加了休舱仪式。看着我们共同战斗过的方舱医院即将完成它的使命,心中有激动也有不舍。我想待一切恢复正常,我会带着孩子看一看我曾战斗过的地方,会给他讲在这里发生的许多故事。

  林翠

  36岁,放射科技师

  记得刚下火车看到武汉城陷入一片沉寂之中时,我内心深处隐隐作痛,心疼这美丽的城市,心疼这座英雄的城市,更心疼武汉的数万名患者。此时此刻,想更快一点投入到工作中去,去帮助他们。

  作为一名影像技师,我不像我的医护战友那样,每天都能与患者接触,只有他们到我这儿来做CT检查,我才能看到他们,本着对每一位患者认真负责的态度,我精心为他们逐一检查。我特别珍惜与他们相处的那一刻,因为我不仅仅是为他们做检查的工作人员,我更想成为他们心目中那个小“太阳”,带给他们温暖。看见他们站着整整齐齐的队伍等候在CT室门外,一句真心的问候,得到了所有患者激动的回应。此时,我看见了他们对健康的渴望,鼻子一酸,泪水不禁流了下来。我暗暗下定决心,只要与他们相处,每分每秒,我都要把我乐观积极的心态展现给他们,帮他们战胜困难,与他们共同努力,共同加油。

  在武汉工作的这段时间里,让我感动的还有公安民警、志愿者、清洁工等许许多多各行各业默默奉献的人。街上每天都能看见公安干警巡逻的身影;志愿者更是随处可见,他们当搬运工、送货员、驾驶员、测温员;清洁工人此时清理垃圾不仅脏,而且还面临着被感染的风险,但他们从不抱怨,从不退缩。他们不分年龄大小,不分分内分外,都在尽心尽力,默默奉献。

  战“疫”中的武汉,有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友,虽然从未相互了解,从未看清他们的容颜,但他们的身影早已刻入心中,让我深刻意识到,全国人民就是一家人,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此时,用战友写的一首诗表达我的心声:

  “若我归来,请不要为我张灯结彩。不开英雄会,不搞颁奖台,我只做了一个医护该做的事。我无悔地走上前线,敬业、救人、报国,所有的付出,是直面生命的责任,一切都是理所应该。全社会的支持,所有人对生命的热爱,像三山五岳巍峨,像江河大海澎湃!没有这样的力量,就不会有,我的胜利归来!”

  王楠

  38岁,消化内科主治医师

  作为医生,作为党员,能驰援武汉,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幸运。

  我们医生组排班是固定班次,一开始我在凌晨2点到8点这个班次,别看穿着防护服,隔离衣,拿饥寒交迫这个词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连续2个班下来,身体就有些吃不消了,总处于困睡状态。随后,因为舱内白班要解决的事情繁多,我被抽调到14点到20点的这个班次,高强度的工作不仅没让我有疲惫感,反而越上越兴奋,不仅在舱内忙活,在舱外我们还建立了B1区医患微信群,帮助他们做心理疏导,为他们解决一些生活问题。

  记得那天是2月20日,我们来武汉的第11天,这天是我们东丽医院驰援武汉医疗队的医护人员,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在江岸方舱医院舱里“合体”。“战友们”都很珍惜肩并肩奋战的机会,进舱前互相看护穿戴装备:口罩带好没?防护服穿好没?护目镜压住没?鞋套套好没?没进舱大家就出汗了,在隔离服上写好自己的名字和舱内负责区域,高喊加油后进舱,进舱后工作紧张有序,护士负责收病人,安排床位,做宣教,医生负责200多人的查房及筛查工作。很快5个多小时就过去了,快出舱时大家集体做了排练许久的舞蹈,这套舞蹈都是歇班时候在房间里对照视频自己练的,从来没有集体练过,而这准备不周、也并不专业的舞蹈,在这个特殊时刻、特殊环境却感动了患者,也感动了我们自己,当大家不由自主地齐声高喊“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湿润了。

  出舱后,我们有的汗流浃背,有的鼻子压出血,有的耳朵压肿,但还是有说有笑,互相调侃,一扫7个小时不吃不喝高强度工作的疲惫,我只想说,生死之交的战友们,有你们真好,我们心永远在一起,也真心希望所有患者能早日出院!

  有生之年能参加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战斗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荣耀,是我永远的回忆和怀念。我会继续服从指挥,做好休整,迎接后续的工作。

  肖国武

  31岁,神经内二科医师

  春节期间,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我写了请战书,申请到抗疫最前线。2月9日接到了天津市组建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任务,我也光荣的成为了这支队伍中的一员。

  我们这支医疗队于2月9日晚上八点乘机从天津滨海国际机场起飞,晚上十点到达武汉天河国际机场。那个时候的武汉已经封城,整个机场除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疗队员和为数不多的工作人员,没有别人。说一点也不害怕那是假的,陌生的环境,陌生的病毒,总让人心有余悸。但是,作为一名医生,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在党和国家需要的时候,就应该站出来,顶上去,必须战胜心里的恐惧,坚定完成任务的信心。

  我们到达武汉以后,经过两天的培训和整顿,于2月12日正式开展武汉江岸方舱医院的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收治工作。江岸方舱医院整个收治工作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病人大量入院的阶段,这个时期也是新冠肺炎患者积累最多的时候,每天从社区隔离点都会转运来病人,这个时期的病人跟我们一样,在陌生的环境里也是情绪不稳定,我们每天的工作除了医治病人,主要就是安抚患者情绪。第二阶段,方舱医院床位基本收满以后出入院的病人保持平衡,我们的工作就是安排好病人的检验检查,筛选重症患者转到定点医院,筛选符合出院条件的病人出院到隔离点隔离。第三阶段,就是大量病人出院的阶段,看着旁边床位的患者甚至是比自己后入院的病人都出院了,有一些病人出现急躁情绪,还有的病人要求早点出院,有的病人要求多住几天再出院,总之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要求。这时候我就想尽办法安抚他们的情绪,让他们根据自身的情况,按照医院的规定,配合医护人员做好观察和治疗。每一次谈话都要耗费许多精力,有时会感觉力不从心、精疲力竭,话说得口干舌燥。但是当看到病人得到了安抚,我的心情也就放松了许多,然后深深地松上一口气,继续工作……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和同事们并肩作战顺利完成了江岸方舱医院的医疗任务,这段经历让我终生难忘,也将给我今后的工作带来不竭动力。

  李鹏盈

  36岁,急诊内科医师

  2月9日清晨,我还在做上班准备,接到了单位的电话,因为是紧急任务,院里安排所有驰援武汉人员上午紧急培训,由于住得离医院很远,我利用中午吃饭的时间抓紧回家收拾行囊,下午赶回院里,傍晚就踏上了去武汉的征程。

  一到武汉,我就被临时委派成东丽医院临时党支部战地宣传员,每一个稿件、每一张图片我都精心编辑和筛选,有时为了报道的时效性,出了方舱,即使身体疲累,我也要连夜修改稿件和编辑视频,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到东丽医院这个医疗团队整体的精神面貌。

  我利用在舱外的休息时间,和我的战友们一起“策划”了一个小型的抚慰心灵的礼物──编排了一段舞蹈《你笑起来真好看》。我一人承包了“编剧”“导演”“剧务”“后勤”,休息的空当,我为了督促组员练习动作,让大家“微信线上PK”。因为我们被安排在不同的岗位,班次不同。所以我就跟组长协调,找到了一天让我们东丽医院医护人员集体进舱,终于为患者们进行了表演,送上一份关心和祝福。

  因为舱里不能使用个人手机,而好多问题需要协调,我们就建立了“江岸方舱B1区医患沟通群”,我利用在舱外休息的时间给患者答疑解惑、解决问题。看见有的年轻患者“馋泡面”,我就把自己带的火腿肠、方便面带给患者,还“婆婆妈妈”地叮嘱上年纪的患者不要吃方便面……当看到患者一张张开心而满足的笑脸,我觉得一切都值得。

  江岸方舱医院在3月8日顺利关舱了,我在群里跟大家说要解散这个群──主要是基于保护患者隐私的角度考虑,但患者们纷纷留言,请求我不要解散这个群,于是我把群名修改为“天津武汉一家亲”。因为,对群里所有的人来讲,这个群早就成为了共同的“家”,每一天清晨,是暖心的互相问候;每一次有人痊愈了,是铺天盖地的祝福……当得知我们要离开武汉回家的那一刻,群里所有的人都送上了最真诚的祝福和感谢。在武汉,我多了一个家,一个温暖而充满人情味的家!

  张海亮

  41岁,肾内科主治医师

  疫情就是命令,责任重于泰山,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能够随队驰援武汉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荣幸。在武汉抗疫的日日夜夜里,我们每个人都付出了许多;我想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作为一名白衣战士,我理应责无旁贷地坚守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是的,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党的培养;我也相信,这是我们所有队员都想说的话。

  回想到达武汉之初,工作空前紧张,在疫情尚不清楚、风险随时存在的情况下,我有过担心,但医生的职责告诉我,要服从组织安排,按照操作流程、按照工作分工认真做好每一个细节,耐心对待每一个病人。随着工作有条不紊地开展,我渐渐适应了工作角色,每天坚守病区,用专业的态度、细致的人文关怀赢得了患者信任和同行认可。让我感动的不只医护人员,还有警务人员、环卫工作者等一线防控人员,他们始终坚守一线,超负荷运转,而无一句怨言。东丽支援武汉医护队伍中我是年龄较长者,我一直想,自己要多承担责任,为同事们多做一些事情,但是我似乎经常“履职”不到位。当瘦小的女队员出现低血糖不适时,就有人先于我主动上门关心;休息时,微信群里消息不断,队员们主动总结自己的防疫经验,分享给同事,还是比我积极踊跃。每个人都是不甘落后,勇于争先,生怕自己为其他队员少做了点什么。这种关心关爱化成了相互支持、相互帮助的力量,让我们信心倍增,我觉得我必须做得更好,才对得起大家的付出。

  “情况正在好转,出院率在增加,死亡率明显下降。”是我们每天都在争取和期待的报告。但是疫情面前,每一分积极变化都来之不易;而撑起这种变化的,是一股充满爱与温暖的力量。所有这些,都让我觉得,到达武汉是值得的,投入到一线防疫工作岗位是值得的。

  随着疫情的缓解,根据上级领导安排,我们8名队员先期返回天津,另外3名队员在继续完成武汉协和医院重症病区抗疫工作后,也于近日返津。战“疫”期间,我们的心一直在一起,每日微信互动不断,同事们团结奋战凝聚起的强大力量,将进一步鼓舞我们继续前进。

  (东丽医院供稿 记者 张轶娜 整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