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3月24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和于是之
这一生(5)
李曼宜
  “戏剧部十唱”

  当时的“生活干事”都干些什么事呢?我后来从于是之的一个旧笔记本中发现了几张发黄的“学习纸”(当时统一发的较粗糙的供学习用的纸)上,记录着他的“一周汇报”──看来,他要操心的事还真不算少:安排各组的学习和排练秧歌、腰鼓以及学声乐、练体操的时间;请协理员对新同志进行政治测验以便政治学习分组;请各组组长了解每人读书情况;利用星期日开组长会总结工作;注意发掘每人的特长,以“组织其力量”;此外,还要安排报纸传阅的办法、如何保证睡眠时间及病号伙食,等等。他并不“脱产”,和我们一样学习、排练,还要挤时间读书、找同志们聊天;他不是什么“干部”,可领导开会有时临时就把他找去“列席”……从早忙到晚,不知疲倦,分内分外,全都招呼,一心扑在“家”上。

  那时,晚上还要和几位“老”同志一起去总工会教工人打腰鼓。当然,他们也是坐着那辆毛驴拉的胶皮大车去的。

  戏剧部刚成立那会儿,他心血来潮,模仿当时唱的“边区小唱”那首陇东民歌的调子,填了一个“戏剧部十唱”。我们集会的时候,大家一唱,还挺来精神儿。现在看那“歌词”,十分幼稚可笑,可是实实在在地反映了当时的生活和人们那股子心气儿。

  “戏剧部(那么嗬嗨),好光景(那么嗬嗨),各组的男男女女、哥哥嫂嫂、弟弟妹妹、和和气气,哈,咱们的家(那么嗬嗨)。

  “早七点,铃铛响,被窝里出来,漱口洗脸,哗啦淅沥、淅沥哗啦,啪!一盆水。(那时没有洗漱间,脸盆放在走廊上,洗完随手就把水泼到院里。)

  “石一夫,当部长,每天作报告,偷看一眼,偷看两眼,偷看三眼,嘘,小纸条。(每早召开的群众例会上,石一夫总要讲讲形势,布置一下任务,怕说话啰唆,把要点写在一张小纸条上,扣在手心儿里,瞄上一眼以备忘。)

  “唱新歌,打腰鼓,成天价Do、Re、Mi、Fa,咚巴咚巴咚,脑袋大。(说打腰鼓吵得脑袋大,这在后来某一时期,恐怕不太敢说,那是对‘革命文艺’的态度问题呀!可那时说的是实情,整天在小院打腰鼓就是吵嘛。然而,大家从心里喜欢它,南京、上海解放的时候,我们背着腰鼓,边打边走边唱,绕着北京的四城游行了一整天,在沸腾欢乐的人群中,唯恐自己的鼓声不够响亮。)

  “排新戏,迎五一,两个剧本里,关公大婶儿,女工周仓,说说唱唱,啧,啥都有。(这是把两个小戏的人物说在一起了。当时一个是《关公整周仓》,另一个是《老王的胜利》,都是小话剧,后者是他导演的。)”

  ……

  我们的青年时代,就是在这个“家”里度过的。

  作家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