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3月24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沽上
丛话
书人闲话(五)
湘江边的女书人
朱晓剑
  网络真是一个好东西,不管天南海北的人,只要趣味相投皆可聚在一起。像我这样的“70后”一代大多是最早接触网络的,混过论坛、玩过博客,继而豆瓣,再玩微博,凡此等等,不亦说乎。也正是得这种便利,如果玩得久了,也许多多少少就是一位“名人”。株洲的舒凡老师即是其中之一。

  2011年,全国民间读书年会在东莞进行,我因事未去,却知道舒凡去了,第二年在上海的年会上我才第一次见。我还记得那时候她在主持株洲新闻网,在网站的论坛里开一个读书板块,吸引了各地爱书人的进驻,大伙在这里谈书论艺,好不热闹。除了做网站外,她还张罗着每周二晚上在湘江边摆上一排旧书摊,每个书摊带60至100本书,至此株洲的爱书人有了交流平台。这些做法皆可看出她对阅读的热爱。

  其实像舒凡这样的“忙人”,读书时间虽少,却也见缝插针式地进行阅读。我见过她在上海、天津、长沙等地淘旧书的“狠劲儿”,别人逛过一圈就已住手,她却在乱书丛中翻翻找找,居然从中发现不少宝贝。舒凡在株洲摆旧书摊还不过瘾,还张罗着举办全国民间读书年会,这届活动创造多个第一,比如会前编文集、会后有成果都是从这次年会开始的。

  我还记得在株洲参加年会时,旧书摊一字排开,摆在湘江边,江风吹来,各地的爱书人在这里扎堆儿、淘书,这道醉人的风景让人羡慕。要知道在一些省会大城市也是难以看到这等规模的旧书摊。

  舒凡不只是做了这些,她先是成立“株洲书友会”,继而在湖南首个成立全民阅读协会,还开了间山塘书屋,面对市民定期开放。她在单位里是负责人,既管日常工作,也负责经营,总是忙碌着这样那样的工作,却还是有闲暇时间坚持淘书、读书。这种精神真是可贵。

  聂鑫森先生曾说:“株洲的读书氛围好,能在全省闻名,全在舒凡一个人热心张罗。”可不就是这样,举凡株洲的种种阅读活动,比如乡邦文化讲座、阅读推广活动,等等,还真是少不了她的努力。比如说湘江边的旧书摊,日晒雨淋,没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她推动政府部门为旧书摊安装了遮阳雨棚,为了方便摊主和淘书者休息、看书,旧书摊的木栈道由原来的15厘米抬高到36厘米,沿线还设置了长凳。这让旧书摊多了些温暖。

  舒凡对旧书店的好,是希望株洲这个“火车拉来的城市”从工业城市转型,有更为丰富的文化底蕴,故愿做一些与此相关的工作。有时,舒凡利用假期或周末外出去各地走访新旧书店,她也会带上株洲本土旧书店的负责人,“了解外面的行情,可以让大家对这个市场多一些信心”。她为旧书店着想,让他们看得见未来。

  不只是这些,舒凡还联系孔夫子旧书网和全国一些知名的旧书店,在株洲和醴陵连续举办旧书交易会。引来长沙、岳阳、南昌、深圳等地的爱书人来此淘书,这样的以书会友,在全国也是首开先河的大事。像这样的大手笔,即便是身处旧书业的一些知名旧书店,也难以承担下来,而舒凡却做得得心应手。

  我去株洲时曾参观过舒凡的书房,密密麻麻的图书,书架上放不下,书桌上也是图书,让人大开眼界。这些书多是她一册册从不同地方淘来的。从这些书里亦可看出她对阅读的深情。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