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3月24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激活情感(图)
李治邦 乔植 摄
  在人的大脑里有一部分是跟记忆有关系的,这个记忆与物质的关联很少,大部分都是情感。所说的老年痴呆症,记不起来的多是情感。岁数越大,留存在记忆里边的情感就削弱得越快,能留下的都是最珍贵的那部分。一个朋友在弥留之际曾经对我说,我记得你因为我做了心脏支架,陪了我两天。我很吃惊,这件事他要是不提,我已经忘了。那天,与几个年轻朋友聊天,突然议论起一个话题,情感是不是需要激活,不能总是被搁置在柜子里边。说着说着,有人提出如今情感太多太烂了,接收得最多,遗忘得也最快,能激活什么情感呢。我就说把最美好的情感收藏起来,总拿出来欣赏一下,就像是收藏艺术品那样。朋友们说,这是一个奢侈的行为, 或者说是一个嗜好,怎么能收藏情感呢。这次疫情发展得很快,我一直关注着武汉的疫情发展,坚持着问候武汉的几个文友。我和武汉的一个文友用微信的方式回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他的书法特别好,我就不断展示着他给我写的好几幅书法作品和照片。其中有一幅字我们俩拿着,脸上的笑容很灿烂。他惊讶地对我说,你还留着这张照片,已经很久了。我说,我记得我那年去武汉,在长江边上你请我吃的武昌鱼,给我讲武昌鱼的故事。他那边沉默了,后来他跟我说,很多文友在武汉这段特殊的时期,总是跟他聊天讲过去,讲的是故事,但充满了感情。我就说,随着疫情在武汉的发展变化,大家与那里文友的感情也越发浓厚起来。

  有人还把情感简单地归纳为男女之间那点儿事,无非是情人恋人爱人。 其实情感是一个内涵广泛的词汇, 那是人与人交往最真诚和最圣洁的象征。我的一个战友在贵州成为一个地区的专员,我去贵州出差,他在他宽敞的办公室接待了我。我们下意识地聊了几句官场上的话,他就连忙摆手说停止吧,没意思。我们就转移话题说起过去的事, 他越说竟然越兴奋,清晰地想起许多往日在部队的细节。我们去爬香山,怎么摘的红叶,在山顶上我说的什么,他说的什么。他说, 你把一枚红叶夹在我的笔记本里,你说, 我们战友间的情感要像红叶那样永不褪色。说到此时,他从抽屉里取出那个已经发黄的笔记本, 我惊讶地看到,那枚红叶依然在闪烁着生命。我说,你还有心思留这个?他没说话,让我看笔记本里的那张页码, 上面工工整整写着:某年某月某日,天津的战友李治邦叮嘱我, 战友间的情感要像红叶那样永不褪色。我感触地说,难得呀。他情不自禁地说, 我常常回忆起咱们的往事,想我们说过的每一句激励对方的话, 因为这些话我都记在笔记本上,觉得特别珍贵。我在告别他时,曾经嘱咐他看看我另一个战友,姓黄,在他管辖的一个深山区。 姓黄的战友曾经在很多个夜晚替我站岗,而且是在冬天。 我这个“城市少爷羔子”总是在温暖的被窝里睡不醒,而黄姓战友就总是替我,在寒风凛冽中排遣着孤独。 我回到天津没多久,姓黄的战友给我寄来一封信,信里字数寥寥, 但让我掉泪。他写道,我做梦也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农民,老婆有病,孩子上学,家里连电视都没有。我写信绝对不是向你说怎么穷,只是感谢你,需要我替你站岗,我天天站都乐意。我对当专员的这个战友说起了姓黄的战友,说,你应该温暖他。没想到,我说完没过多久,姓黄的战友给我打电话,说你是不是告诉了他,他特意跑来看我,给我解决了不少困难。去年的春天,我贵州的这位当专员的战友因病去世了,我给他爱人打电话,她对我说,他去世前还说起你,说你们在北京当兵时候那份的情感。我听后泪流满面,他在那种时候可能记着的都是别人的情感。

  我的好文友何申是天津人,后来去了河北省承德插队,就留在那里,后来成了全国知名的作家。说起来很巧,我小时候住在长沙道26号,后来搬走了。一天跟何申吃饭,他说他住在长沙道26号,我俩一对证,结果是我搬走后他家搬去了。后来,我到承德出差,那天他对我说,知道我的书法好吗?我说,知道,求你的一幅字很难。他很生气,说,谁说的,谁找我都写。说着就给我写了几幅字,然后卷了一个卷给我。我挺感激,他对我说,我这个人最忠实的就是情感,情感没有了,人就成了行尸走肉。这句话虽然是喝酒时说的,但现在想起来都历历在目。可惜,不久前何申因病去世,我再打开他给我写的字,泪眼模糊了,因为他的字写的都是情感上的话。可能我也上了些岁数,觉得这几年去世的都是我的好朋友,一个个的突然去世让我好孤单。我想了想,我们活着除了工作,其余就是情感了吧。即便是在工作上也是跟情感息息相关。记得我在单位的时候,每逢到大年除夕,我就告诉大家都回家过年,我在单位守岁。可每次到了除夕,都有人跑过来撵我走,他们守岁。对我说,你忙碌了一年也该回家团聚了,我们不能让你再给单位守岁。我那么想,他们没有家吗,他们就不想回家过除夕吗?这份感情我记着,即便我退休了,也跟这些替我守岁的人说,谢谢你们,你们的感情我不会忘。经常跟大学打交道,发现在大学男女搭伴儿的不少,搭伴儿的时候彼此都说些动情动魄的话,但彼此都知道,一旦毕业多会各奔东西, 就泥牛入海无消息了。我对学生们说,有没有以后还联系的?他们说,不能说没有, 但还能沟通那份情感的很少了。我又追问,不联系可以理解, 但能不能把对方还深藏在心底呢?他们很为难,就解释说像是一颗流星,划过夜空就没有了。由此可见,感情也可以消失的,甚至很快。当所有的感情都消失了,还能记得什么呢。我相信,2020年的春节所有人都不会忘,它可能会成为全体国人的感情收藏。因为这场疫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记得我家门口有个穿红马甲的小姑娘,哪次我回来给我量体温,都很认真,不看见数字是不松手的。那天因为冷,总也见不到我手腕上的体温读数,她就耐心地对我说,您再等等。等了好一会儿,才出来体温读数。她朝我微微笑了一下,给我鞠了一躬,说,对不起,让您久等了。当时我的心被触动了一下,这个小姑娘不仅是对工作负责任,她还有对每一个进进出出的人的那份感情。我听到有这么一句话,随着你岁数的增长,感情的积累也越来越多,大脑记忆那部分就不断筛选和淘汰,留着的就是距离你最近的那个。我不敢苟同, 你在年轻时遇到的真正情感,到你老的时候也不会筛选和淘汰掉,那是刻骨铭心的,筛选和淘汰掉的不是真正的情感。

  我一个去美国的朋友曾经给我打过一次时间很长的电话,他嘬着牙花子说,怪了,在美国这么忙,有时候去一个地方旅游, 看着美丽的风光,就想起你来,你要在这儿多好呀, 也能和我一起享受一起陶醉。我说,谢谢你了,你纯粹是拿话搪塞人。他委屈地对我说, 真不是这样,我真的那么想。无独有偶,我去年到杭州西湖,黄昏时在一处风景游览。西湖水波潋滟,山水成一色, 水鸟在湖面掠过后在我头顶盘旋,恍惚时我突然想起他在美国打来的电话, 我猛然间涌起和他一样的感觉,他要是在这儿和我一起享受该多好,说着友谊, 咀嚼着往日的生活,是令人惬意的。由此可见,收藏那份情感的同时也需要你支付情感,因为你不支付情感就不能收藏。有的收藏家经常把自己收藏的古画古玩拿出来,细致地欣赏, 或者邀上几个知音共同把玩,然后再收藏起来。因为收藏者和被收藏的物品有一种默契, 有一种欣赏和被欣赏的纽结。感情也是这样的,你收藏它,不是把它束之高阁,而是要常常把收藏的情感拿出来, 让这份情感充实你陶冶你,弥补你的那份孤独。好几年前,我们曾经到意大利进行文化交流,应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的邀请去作客。在进入大使馆的一刹那,我看见五星红旗在飘扬,瞬间对祖国的那份情感就迸发了。因为收藏得太久,所以释放出来是那么得幸福。       

  题图摄影:乔植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