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体育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3月07日 星期六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于方舟(108)
阎焱 著
  天津之别 

  大沽口,天津人的心之伤口。1926年3月12日,就在天津民众开始为期5天的纪念孙中山逝世周年活动之际,日本军舰却公然炮击天津的大沽口炮台。《益世报》当即报道:“天津各民众团体,正当热烈纪念中山逝世周年时,突有此事发生,更为激愤。” 

  纪念孙中山逝世周年活动开始后,李大钊亲临天津,作题为《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演说。然而,就在李大钊痛说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血泪历史之时,日本帝国主义的军舰竟继庚子事变26年后再度将侵略的炮口,悍然对准了天津的大沽口炮台。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大钊和于方舟,这对同在纪念中山先生逝世周年活动中进行演讲的师生,面对大沽口炮台那近在咫尺的隆隆炮声,回望中山先生反帝反封的不屈一生,怎能不对日本帝国主义怒火中烧,义愤填膺? 

  1926年4月15日天津团地委的一份工作汇报,曾用含有部分暗语的隐秘方式记录过当时的纪念活动:“中山纪念在南市大舞台开会5日,有讲演、新剧、电影等,均请民校人去讲演。街市上均贴有口号,计发出刊物(纪念册、大中二校的传单、中国向导、中青等)约计三十万份,并出临时纪念刊5天,每天1万份。”工作汇报在许多地方都使用了代号──如:“民校”实指国民党的组织;“大中二校”实指共产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大学”为共产党,“中学”为青年团;“中国向导”实指当时的中国共产党党刊《向导》;“中青”实指团中央的团刊《中国青年》。文中还隐去了人名,如“有讲演”,却并没有写明谁在讲演。其实,那次活动中的讲演人,就是国共两党在中国北方的最高领导人李大钊。当然,令人痛惜的是,这也是大钊先生最后一次天津之行。 

  据李志新回忆到,李大钊在参加纪念孙中山逝世一周年活动的同时,还曾到于方舟办公的大东旅社与之亲切长谈,并欣然命笔为于方舟题写了一副对联:“我记得他给于方舟写了一副对联,词很好,现在忘了。”此次到津,李大钊高兴地看到,当年“新生社”和天津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的一批青年,已在他的亲自指导下,将天津的大革命不断推向高潮,于方舟等都在这里以高负荷量的工作取得了高效率的业绩。然而,令他们怒不可遏的事情就在这时发生了,日本军舰竟然炮轰天津大沽口!面对日本帝国主义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耻挑衅,李大钊嘱于方舟密切关注局势变化,自己则赶回北京准备随时应对。孰料,随着日本帝国主义者强力支持奉直军阀重返津、京,中国北方尽处一片极为严峻的白色恐怖之中。1926年的3月到访,竟成李大钊最后的天津之行…… 

  中共党史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