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文体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我市多部门联合推出“政策组合拳” 缓解疫情影响提振行业信心~~~
~~~营业时间调整为10点到16点
天津女孩儿紫萁与武汉音乐人合作,把真情旋律送给战“疫”英雄——~~~
~~~
~~~
~~~
俱乐部公告宣布“零转让”~~~
~~~
~~~
~~~
40强赛如果确定延期~~~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3月06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俱乐部公告宣布“零转让”
还剩九天 天海能否“跑赢命运”
本报记者 顾颖
  进入3月,就听说天海俱乐部有计划发公告“零转让”,但是当时并未太在意,因为总感觉不太可能走到那一步。一方面,按照当时的预判,一直有新的意向投资人在和俱乐部断断续续接触,尽管双方谈得并不太积极,但希望始终有;另一方面,中国足协也并不是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对天海队“怀有杀心”,甚至他们始终在耐心等待天海这边的一些消息。

  但是北京时间3月5日上午的10:31,一纸“零转让全部股权”的公告,还是通过俱乐部官方微博发了出来。一家中超俱乐部,以这样的方式宣布原投资人的退出之意,经历了“从不肯放弃到决定放弃”的艰苦心路历程,而以十天为限,寻找新的下家,这在中国足坛势必引起轰动。单以公告为切入点,大致可以有几方面的解读。

  首先,这份公告是情真意切令人有几分动容的,回顾了曾经的理想、四年的历程,感谢了所有应该感谢的各方面,也申明了由于各种原因无以为继的现状,最后表示,为了保留来之不易的中超资格,本着对中国足球、球员、教练员和球迷负责任的态度,俱乐部忍痛作出艰难决定,招募合适的转让对象,以零元转让费的方式转让俱乐部100%股权。从绚烂的曾经到不堪的现在,确实应了有球迷说过的那句话“看着你起高楼,看着楼塌了”。

  第二,“零转让”之下,如果有投资人介入,将面临什么?在俱乐部公告中,很细致地阐明了,2019赛季末,俱乐部进行了资产评估,总价值基本在6.4亿元到7.7亿元人民币之间,假如考虑到近期有几名球员转会离开,那么这个数字理论上会有所缩减,天海俱乐部“零转让”,转让的就是这部分资产。不过在公告中,同时有一句“具体的债权、债务等细节面议”,实际上这个可以解读为,如果有投资人愿意接手俱乐部和球队,之前的债权、债务,基本倾向于需要新的投资人来承担。天海俱乐部眼下背着的“最沉重的债”,是保罗·索萨和莫德斯特两人的败诉赔偿,这是“数以几亿计”的,不过假如能够努力达成和解,赔偿的金额会有大幅下降,这是意向投资人肯定会特别考究清楚的内容。

  第三,天海俱乐部给出的转让截止期限为3月14日,最后时刻会有什么“峰回路转”出现吗?根据中国足协的相关规定,无论谁投资,俱乐部和球队都不可能离开天津,是否有此前从未联系过的“黑马”有所心动横空出世,这个无法预计,但是之前谈过的一个投资方,确实一直和俱乐部没断了联系,最现实地看,他们是否能够下决心“出手”,是所谓转机的关键点。假如“他们来了”,天海这支球队可以瞬间迸发生机,而悲观地说,假如“他们放弃”,并且没有新的投资人来和俱乐部接触,那么天海俱乐部、天海队,就不是像之前有的球迷猜测的,可能要降级打中甲的问题,而是面临直接解散。

  第四,由于球队3日再集中,有外地球员返回,按照相关要求,现在整队需要在俱乐部隔离14天,公告一出,教练、队员们也在焦急等待“命运的安排”。按照现在中超俱乐部的经营行情,以“保级标准”维系一年,起码需要5亿元人民币以上,再加上债权、债务,意味着即使计算进来自中超公司的分红等收入,新的投资人也要准备好“大几亿”元人民币。

  最后的“生死时速”,希望天海俱乐部、天海队能够“跑赢命运”继续活下去,真是这样的话,未来他们也许会有个新名字,否则,不长不短的四年,他们的生存轨迹就要彻底“画完了”。

  本报记者  顾颖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