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1月17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岁月风尘(32)
尹学芸
  “我是姚飞飞。”

  三个月以后,安庆已经能随意走动,只是腿还有点瘸。在这三个月里,只有保安队十余人来李宅有过骚扰。远近都有枪炮声,但上甸一直安然无恙。安庆暗暗称奇。上甸离西华镇如此之近,却是一座世外桃源。

  “我以后还要来。”安庆临走时说。

  “他是谁?”荃迟迟不肯去睡,“我知道他走了,您还不告诉我吗?”

  李景阳装了一袋烟,吧唧了两口说:“不关你的事。”荃双膝跪倒在父亲的脚下,叫了一声:“爸。”李景阳吃惊地抬起头,看见了女儿的脸上写满了歉疚与不安。尤其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是怎样的通达情理和善解人意啊!李景阳惊奇地发现荃长大了,荃忽然就懂事了。荃的双膝跪倒也令李景阳感动。记忆中荃从没为任何事情服过软儿。荃的腰背总是拔得直直的,为她的自以为是辩护。

  “我知道您总是对我不放心,我过去太让您操心了。”

  李景阳看见了心底的一线光亮,这线光亮一下子就把他的心房照亮了。“快起来,快起来。”他说。

  “您还没告诉我他是谁。”荃问的执拗。

  李景阳无可奈何。他这时才发现,自己无可奉告。他也不知道安庆的真实身份。但凭感觉,他觉得安庆跟姚飞飞是一伙的。

  荃突然自己跳了起来,紧握了一下父亲的手,说:“有人!”荃异样敏捷地躲在了八仙桌的身后,同时把一只铜烛台紧紧握在手里,房门无声地开了,一个巨大的人头影自门而窗最后投到了墙壁上。李景阳冷静地站起身来,他看见了一个女人,剪着齐耳短发,穿着旧的兰花襟袄;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机敏异常。她几乎是和夜里的风一同飘进来的。脚下没有一丝声音。

  李景阳心里的声音从女人嘴里吐了出来:“我是姚飞飞。”

  李景阳忽然有些慌乱,他匆忙之中撞翻了一只脚蹬。他想离姚飞飞近些再近些,看看这个传奇人物是否生着三头六臂。

  “李景阳。”姚飞飞的嗓子有点粗。

  李景阳连忙点了点头,心里甚至有一些感动,瞧,姚飞飞也知道自己的名字。证明他们已经是老相识了,虽然没有见过面,可他们不是曾经属于一个阵营吗?李景阳想起那次去县城,那串灯谜似的谶语足足让他背诵了一路。李景阳恍然大悟,也许他前脚走出回春堂,姚飞飞派去的人后脚就跟了去,然后有了一次意想不到的行动,结局当然是大获全胜。李景阳几乎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他想把灯谜复述一遍,他相信灯谜肯定也装在了姚飞飞的脑袋里。如果此时揭开这个秘密,该是一件多么令人激动的事啊!

  “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姚飞飞的口吻像是面对着一个小孩子。李景阳比划了一个“八”字。姚飞飞补充说:“我们是八路军领导的燕山抗日游击队。是与鬼子真刀真枪对着干的。”李景阳微微一笑,说:“我知道。”

  百花文艺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