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1月17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眼见为实未必实
武宝生
  山西人和陕西人,大都喜欢吃面。有些面食的制作方法也大致相同。比如吃汤面,连汤带面一起入肚,热热乎乎,美得很!

  我一位同学家住西安市,我在他家吃过一次油泼辣子面,吃得我浑身冒汗!他说,他们老家宝鸡塬上,吃汤面时,只捞着吃面,捞完面,把汤再倒入锅中,重新盛一碗再捞着吃,最后把半锅剩汤倒给猪吃。我反对他的说法,说他一定是记错了。

  我后来在宝鸡塬上搞了半年“四清”,老乡天天给我吃汤面。开始时,我像在山西老家一样,连汤带面一起入肚。很快被塬上人制止了。说,灌一肚子汤水,不抗饿,而且汤里有陈料,喝了不干净。

  从此,我才明白,同是吃汤面,却有不一样的吃法。

  赛珍珠的小说《大地》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后,自称对中国茶道颇有研究的华人江亢虎曾在《纽约时报》刊文,认为小说中对中国生活细节的一些描写失真。他胸有成竹地写道,我爱喝茶,且在中国生活多年,纵观我本人及华人饮茶的体验,可以肯定地说,赛珍珠女士对中国人喝茶的描写是不正确的。她描写中国人泡茶,本应该是,先往杯子里放好茶叶,而后倒入开水。这叫先冲后泡,而后再喝茶水。这,在中国是连三岁的娃娃都知道的事。可是,赛珍珠女士却错误地写作先倒好开水,而后再放入几片茶叶。错也!当时,不少人真被江先生的“指正”蒙住了。因为大家都是用开水冲茶而喝的。其实,赛珍珠女士的描写并没有错。因为,这是当时皖北农村的泡茶习惯。她写的是自己的亲眼所见。

  看来,江先生的茶道研究有待进一步全面。因为,他没有到当时的皖北农村进行过实地考察。

  不过,世上之事,深奥而又复杂。有时,眼见为实未必实!任你眼力再好,单凭看上几眼也很难看透事情的本质。

  据《吕氏春秋》记载,孔子在带领弟子周游列国途中,遭遇战事,已断炊七日。那天,颜回好不容易弄来一些白米为大家煮饭。孔子在不远处眯着眼睛歇息。米饭的清香诱惑着他。不经意中他看到,颜回掀起锅盖,抓起米饭往自己嘴里塞。见此情景,孔子心里不禁生怒,但他马上沉定下来,继续眯着眼睛装作没看见,也没有急着责问对方,而心里却对颜回有了些许厌恶之意。待米饭煮熟后,颜回请孔子进食。孔子若有所思地说:“我刚才梦见祖先来找我,说腹空难耐。我们先用干净的米饭祭祭祖吧!”颜回一听,急忙说:“这锅米饭不可祭祖啊!”孔子问:“为什么?”颜回涨红着脸说:“我刚才煮饭时,不小心将几粒柴灰掉进米饭里,沾灰的饭粒丢了太可惜,我便抓起吃了。人吃过的米饭是不可祭祖的啊!”听到此,孔子恍然大悟,立马对自己的误判愧疚万分,便十分抱歉地对颜回说:“啊!原来,你吃的是灰大米啊!都怪我看错了!哎,我刚才冤枉你了!”

  接着,孔子又对弟子们说:“请大家一定要记住今天的这件事。有的事,表面看清了,但不一定真正弄明白了;而要看透、了解一个人,就更不容易!常言道,眼见为实。可是,今天的事却说明,眼见为实未必实啊!”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