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01月14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岁月风尘(29)
尹学芸
  哪里还想什么大作为

  陈怀宇从书房出来,就提着衣襟一路小跑。头戴瓜皮帽的兆林把头伸出来问:“爸,爸!第三课还研习不?”陈怀宇脚步不停地摆了摆手。兆林不满意地嘟囔道:“还宁可湿衣不可乱步呢,父亲这样走岂不全没了章法?”

  两个男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兆林在后面看呆了,印象中父亲从没如此激动过。

  两个男人分开后又彼此注视了良久,陈怀宇这才想起喊兆林过来,说:“兆林,快给大伯父行礼。”兆林跑过去刚要跪下磕头,被李景阳拦下了。李景阳看见兆林只觉得眼前一亮,兆林长着圆鼓鼓的额头和一双聪眉慧目,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孩子。李景阳问:“兆林几岁了?”兆林响亮地说:“回大伯父,虚岁十一了。”李景阳对陈怀宇说:“兄弟好福气,看兆林生得聪慧英武,气度不凡,将来一定有大作为。”兆林说:“我将来要当教书先生。”

  李景阳赞许地笑了笑。

  陈怀宇喟然一声长叹,说:“生逢乱世,能苟且偷生,且衣食温饱也就知足了,哪里还想什么大作为。”

  李景阳说:“兆林还小,哪里就如此悲观。”

  陈怀宇脑袋摇得像拨浪鼓说:“我们也曾有过这个年纪。我们的父辈也曾有过相同的希望,可结果又怎样呢?中国是一个腐烂的毒疮,里面除了生些蛆虫还能生些什么?睁眼看看我们的周围,除了强盗还是强盗。中国的,外国的,相互勾结,鱼肉乡里,好端端的人都变成狗,而且是癞皮狗。他变成狗是为了咬人,你变成狗是为了活命。人都活到了如此境地,真是生不如死,可死又何为?”陈怀宇说不下去了,豆大的泪珠顺着他清癯的面颊流下来。李景阳也不觉湿了眼角。百灵见状赶紧说:“快去屋里坐吧,兄长奔波了一天,一定是又饿又累。怀宇别只顾说话,招呼客人要紧。”

  陈怀宇拥着李景阳就往屋里走。李景阳侧目看见了陈怀宇脸上的泪水像虫儿在爬,而且爬到了他的心里。

  李景阳用半天的时间了解了陈家大院这些年所经受的风风雨雨。陈家为兴办学堂曾支付数以万金,不单是柳树堡,惠及周围五邻八村,受教育者已逾千人。学堂理应姓陈,陈怀宇一直与各色人等虚以周旋,就为保住自己的这点心血。前年春上,莫名就有一顶“通匪”的帽子戴在了陈怀宇的头上。陈怀宇度过了六个月的铁窗生涯,受了皮肉之苦不说,还拿出了大半家私进行打点,人是回来了,可学校却早换了招牌,成了“治安所”。原先的教员一个也不在了。陈怀宇气血攻心得了一场大病。病愈后他把学校搬到了书房,学生只有一个,那就是儿子陈兆林……

  李景阳暗自思忖,陈怀宇的劫难也是始于春天,应该是杂牌军进驻上甸、下甸的时间。想起那个春天李景阳就胸闷气短,断没想到那段时间陈怀宇正在受牢狱之苦。

  百花文艺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