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版:聚焦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9年08月30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外卖“潜规则”便宜了谁(图)
本报记者 胡萌伟 摄影 吴迪
  前不久,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18年度中国生活服务电商市场数据监测报告》 (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在线外卖市场规模达2480亿元,相比2017年的2096亿元增长了18.32%。同时,2018年在线外卖行业用户规模达4.06亿人,相比2017年的3.1亿人增长30.96%。外卖行业蓬勃发展不假,用户消费黏性不断提升也不假,但那些背后的“潜规则”却也愈发明显,这些问题好像菜品中的“苍蝇腿”,看似影响不大,却总让人有点“反胃”──真相到底是什么?

  各方声音

  要保证消费者知情权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归根结底,羊毛出在羊身上,多出的成本总会让消费者买单。

  对于这些问题,消费者也有不同的看法。

  有人说,外卖嘛,人家小哥能给你送到家,你足不出户就能吃上热乎的饭菜,贵点、多花点钱,完全可以接受;也有人说,多花钱不要紧,但我每个订单也支付了配送费,菜品涨价似乎就不合适了;还有人说,外卖商户水平参差不齐,行业还应多提升服务水平,修内功上多下功夫……

  对于外卖平台来说,除了一定比例的佣金,更是创造了竞价排名来赢得创收,通过种种方式来让自己站在“高处”。商户们为了保护自己的收益,也只好将被平台压榨的那部分利润,转嫁到了终端消费者身上,由他们稀里糊涂、不明就理地去消费和买单。

  但话说回来,商家不能否认,由于外卖业务的展开,在实体店正常运转的情况下,产品销量大幅增加。甚至对于部分地处偏僻的小店来说,这更是其主要的销售渠道,给他们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收益。

  “多销”了,却不愿“薄利”。其实,外卖订餐价格高于堂食价格,以及菜品分量缩水等问题,早就引起了关注。2018年1月1日《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前,国家食药监总局就曾集体约谈网络餐饮平台负责人,要求确保线上线下餐食服务同标同质。

  还有声音认为,商家对于一份餐品究竟应该多少分量,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化规定。没有衡量标准,本身就是一个问题,也直接影响着消费者维权。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陈礼腾认为,在线外卖市场经历了从百花齐放到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的“三足鼎立”,再到美团、饿了么“双雄争霸”的局面。如今,在线外卖市场开始步入新纪元,在线外卖的服务将更加多元化、高效化。在此背景下,如何盈利、保持平台的稳定发展成为生活服务平台未来的发展核心。

  退一步讲,即使现在外卖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成本越来越高,平台和商家为了生存和发展,不得不调整相应的经营策略,也要保证消费者的知情权,这是底线。《价格法》明确规定,“经营者销售、收购和提供服务,应当按照政府价格主管部门的规定明码标价”,“经营者不得在标价之外加价出售商品,不得收取任何未予标明的费用”。不然,平时买你家一份炸鸡有10块鸡块,外卖要多花钱不说,还只剩下8块,那最终损失利益的,会是谁呢?

  竞价排名

  排名靠前的未必是真正干净、好吃又实惠的店家。有一些商户,是仅仅“活”在甚至“活跃”在外卖平台上的,要么门面房脏乱不堪,要么就根本没有门脸。

  打开美团、饿了么外卖首页,当你为不知道吃什么而犯难时,可能会直接在首页的附近商家中选择。

  “你以为排名越靠前的就是优质商家,殊不知,有些商家是通过竞价排名的方式,直接占领了‘C位’。”白领张先生一语道出“真相”。

  有业内人士称,除了收取佣金,外卖平台对盈利的渴望愈发强烈。

  比如,当记者在饿了么平台咨询如果提高排名时,客服就提出“秘籍高阶版”:“借力平台资源,助店铺一臂之力①选择星火、蜂鸟等合作方案②使用二维码推广③使用竞价推广提升排名。”相应的,美团外卖也提供类似服务。

  也就是说,商家通过付费就可以买进排名靠前的位置。

  “人家都竞价,你不竞价,怎么竞争过人家?”一位餐馆老板说,“排名靠后,有可能1天才接1单,没办法。”

  所以,排名靠前的未必是真正干净、好吃又实惠的店家。

  实际上,更有一些商户,是仅仅“活”在甚至“活跃”在外卖平台上的,要么门面房脏乱不堪,要么就根本没有门脸。可看人家平台上的月销量,也是成绩斐然。

  有人士认为,付费搜索虽是广告的一种类型,但也应该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具体要求,不能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

  价格双标

  菜品提价,背后最大的推手就是平台抽成,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商户的经营成本自然水涨船高,如果不是商家之间“满减”竞争汹涌,谁也不愿意调高外卖菜品价格,先涨价、再优惠其实是无奈之举。

  和开票难大多以小餐馆为主的情况不同,线上线下价格不一的问题,在外卖平台上的各类商家来看,可谓不分大小、均匀分布,更似乎成了公开的“秘密”。

  小海地一家连锁品牌的天津菜馆,堂食和外卖就执行着不同的价格标准,例如一道京酱肉丝,堂食26元,外卖平台上28元;一道鱼香肉丝,堂食24元,外卖更要贵出4元。

  麦当劳也是如此,普通汉堡包堂食8.5元,麦乐送9元;麦香鱼堂食16元,麦乐送19元;巨无霸堂食21元,麦乐送23元;经典麦辣鸡腿堡中号套餐堂食26元,麦乐送32元。

  如此看来,线上价格更贵,用户需要花更多的钱才能在家吃到相同的菜品,但真的是这样吗?不尽然。

  以一家水饺店为例,饺子15个为一份,香菇鲜肉饺子一份堂食20元,西葫芦鸡蛋饺子堂食12元,而同样的菜品,外卖平台上的价格分别为26元和19元,上涨幅度为30%和58%。

  到了下单环节,情况就有了不同,若堂食这两份水饺,总计32元。若通过外卖订购,两份水饺45元,还需加上4元的餐盒费用和1.5元的配送费,但同时可以减去17元的店铺满减优惠和记者账号里的6元红包,最后总计价格为27.5元。

  那么,是外卖更便宜吗?

  先别着急得出结论,算好下面这道数学题或许才能得到答案。

  叫外卖,烧烤绝对是“头牌”。记者注意到,和其他烧烤店类似,微山路上的一家烧烤店也将自家在订餐平台上的烤串价格上调了一些,例如堂食3元的羊肉串,外卖价格为3.5元;堂食4元的咖喱五花肉,外卖5元……

  该店铺在外卖平台上执行满100元立减17元的优惠。若堂食35串羊肉串,价格为105元。外卖平台上为122.5元,加上5.5元配送费,减去17元满减优惠、3元门店新客立减、6元平台红包,最终为102元,低于堂食价格。

  若堂食50串羊肉串,堂食为150元。从外卖平台上订购,为175元,加上5.5元配送费,减去17元满减优惠、3元新客立减、6元平台红包,最终为154.5元,高于堂食价格。

  可见,整体来看,在商家各种满减活动、平台各种优惠之下,订外卖和堂食的价格基本持平。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所言,如果不是平台抽成金额可观,如果不是商家之间“满减”竞争汹涌,谁也不愿意调高外卖菜品价格──“先涨价,再优惠其实是无奈之举” 。

  菜品提价,背后最大的推手就是平台抽成。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国辰认为:“平台抽成订单的一定比例从法律上来说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在消费者和商家中间,平台起到了一个类似于居间合同性质的服务关系。毕竟,它搭建了一个平台,还要维护这个平台,并提供了外卖小哥的资源,这是一个巨大的成本。”

  饿了么方面表示,饿了么上开店本身不收取任何费用,但产生订单后会收取平台服务费,根据不同的地区、配送方案,门店自行配送大致要收取每笔订单金额的5%—8%; 饿了么配送收取每笔订单金额的 15%—25%。美团外卖则称,商户自行配送的费率为5%—12%,美团配送费率17%—23%。

  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商户的经营成本自然水涨船高,“但不能否认的一点是,菜品线上线下价格不一,应该明确告知消费者。”张国辰说。

  菜品缩水

  订了外卖,却发现常见的那份小配菜不见了?一份盖饭在店铺吃到撑,外卖送上门后总觉得量小了不少……

  总在餐馆吃一份套餐,订了外卖,却发现常见的那份小配菜不见了?拉面馆里吃一碗拉面,自己多加辣子多加醋,等订外卖时才注意到醋、辣椒油、麻油都变成了5毛钱一小包?一份盖饭在店铺吃到撑,外卖送上门后总觉得量小了不少……

  这些问题,您都遇见过吗?

  商家这样解释:

  “餐盒是固定的,所以和堂食食物装盘子里不一样,餐盒有时会出现盛不下的情况,量就可能少一点。”

  “麻辣烫的汤在店里多要少要都没关系,盛饭盒里可不一样,汤太多了,容易洒出来。”

  “你来店里吃饺子醋管够,外卖我怎么管你够呢?何况小包装也是有成本的。”

  对于堂食和外卖菜品的不同,张国辰认为,这个问题要一分为二地看。

  “堂食是三两米饭,外卖少了半两,这样的话,如果没有提前告知,就可以视为菜品出现质量问题。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这类问题其实难以监管,就好像一份黄焖鸡里应该有几块鸡肉一样,总之是要明显少于堂食的分量。”

  “还有一种情况是小配菜少了一样。比如,买一份酱骨头,外卖平台上的图片里就是一份酱骨头和一碗米饭,堂食时还另送一份土豆丝,但外卖送来没有,这就没问题。因为配菜不属于主合同义务,在这份外卖里,主合同义务就是排骨和米饭。从商家的角度说,可以理解为鼓励消费者去堂吃,毕竟堂食没有平台抽成,利润较高,而走外卖平台的话,商家就有自主经营策略,在一定程度上缩减成本。同理的还有拉面馆、饺子馆等,堂食醋、辣椒都是免费,外卖时这些配料则单独挂单。这些我认为没问题。”

  拒开发票

  对于小微企业、个体户,在税收方面的相关法律上已经有了不少优惠政策。但对一些商家来说,缴税仍旧好像从自己口袋里掏钱,多少都舍不得。

  外卖平台上的商户不支持线上开票的现象不在少数。例如,当在饿了么上下单时,在结算页面的发票信息一栏,常常会看到这样一句话:该店不支持线上开票,请电话联系商户。

  常常在饿了么、美团外卖等平台叫外卖的市民赵女士说,大多数不提供发票的商家都是小型商户,但也有一些是知名的连锁加盟店。“大型餐馆一般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这些商家会标明‘该商家支持开发票,请在下单时填写好发票抬头’。”

  外企职员贺小姐也感同身受。她说,自己曾经在线上订了公司附近某知名麻辣烫连锁品牌的菜品,却被告知不能开发票。“我当时就打电话过去了,对方只说自己没有买发票,别说线上订餐,就算去堂食也没有发票。只能提供手写的收据和消费小票。”

  赵女士和贺小姐的经历不是个例。

  记者也致电了一家自己曾经订过餐的商户,在饿了么平台,这家餐厅的月售销量为335单。

  “您这儿能开发票吗?”

  “我们只能开收据,就是手写的收条。您想点多少啊?”

  “我们大概四五个人,点四五个菜吧。”

  “那估计得超过100元钱了。超过100元的话,我可以找邻居餐馆买一张发票,100元一张的。您要点得少,就没有票了。咱们是小餐馆,没法开,不行您就去能开发票的店点餐……”

  餐厅老板娘说得恳切,可听起来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记者咨询12366纳税服务热线,工作人员表示,根据相关法规,销售商品以及提供服务,收取款项,应当开具发票。税务部门会给商家核定一定量的发票版额和数量,如果根据业务需要不够用了,可以申请增量。

  本以为开发票不是什么难事儿,却处处碰到钉子。在记者采访到的一位税务专家看来,这背后能反映不少问题。

  “应该说,从税收制度法规这方面来看,我们国家没有任何疏漏。”这位税务专家首先表示。他说,作为商家,进行经营活动了,就有义务为消费者开具发票。“在进行了工商登记的前提下,现在一些商家之所以不开具发票,就有隐瞒收入、逃税的倾向。因为你要开票,首先就得去税务机关领购发票,你一个月报的销售收入就不能比开具的发票金额少,这对于部分小个体户来说,自然就是一种‘负担’。有的商家说‘这个月的票用完了,下个月您再来拿吧’,但仔细想想,作为一个持续经营的商家,对于自己的经营肯定要有一个合理的估算,至少不能月初让开票,这个商家就说‘票用完了’吧?何况,票用完了,你可以再及时领购。”

  该税务专家坦言,如今,对于小微企业、个体户,在税收方面的相关法律上已经有了不少优惠政策。但对一些商家来说,“缴税仍旧好像从自己口袋里掏钱,多少都舍不得。”

  “有的时候,超过一定金额了商家才肯开票,这说明‘大主顾’的订单,商家在权衡利弊后,还是舍不得拒绝。”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