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8年11月09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天使的歌谣(36)
霍 君
  偶遇

  更大颗的泪落在陈晨的脚边。

  飘红抹了一把泪水,他都不要我们娘儿俩了,我拦着他干啥?

  陈庆旺一跺脚,出了病房。像一头捕捉不到猎物的老豹子,在医院的走廊里狂躁地徘徊。他想做点什么,必须马上作出点什么动作,来排泄一下心里饱涨涨的情绪。他忽然注意到了手里的煎饼。

  陈庆旺高高地举起手里的煎饼,对着病房门口的垃圾桶。煎饼就要从他的手里滑出的那一瞬,他的手猛然停止了向外发力。

  陈晨,你爸走时,你咋不拉着他点呢?

  爷,你说我爸咋知道我在医院呢?咱们费那么大劲儿都找不到他,他一下子就把咱们找到了。

  爷问你呢,你咋不拉着他呢?

  想不明白,没准儿他真是蜘蛛精变的,在心里一默念:陈晨在哪呢?然后就看见我在医院躺着了。

  你净扯淡,你爸要是蜘蛛精,我不成了老蜘蛛精了。

  陈庆旺看出来了,陈晨不愿意回答他的问题。但是,陈晨的表情是有了变化的,再怎么说也是个孩子,还远远没到把什么都可以藏住的年龄。他的小眉头居然是舒展的,流露出几分欢欣来。

  咳咳。陈庆旺搂着胸口一阵咳嗽,陈晨妈,你先把出院手续办好了,等会儿车来了就省事了。飘红就出去了。

  你的脚就是为找你爸才伤的,跟爷说,你为啥不把你爸拽住?

  爷,你不是老蜘蛛,你是老狐狸,还假装把我妈给支走了。

  噗──陈庆旺乐了。生活就是一碗苦涩的汤药,捏着鼻子往肚子里灌。为了鼓励你喝下去,会奖励你一粒糖。而陈晨就是陈庆旺的那粒糖。

  爷,你说我爸回去,陈浩他爸真会拿刀砍我爸吗,让我爸把陈浩他妈还回去还不行吗?

  陈庆旺明白了。明白了陈晨的担忧,明白了一个孩子的良苦用心。暗暗地在心里叫着儿子的名字,小松头啊,你呀,你呀,不配有这样的孩子啊……

  此时,陈庆占的儿子陈建兴,正准备进城去接陈晨。作为村长的他,在进城之前安排好了埋路灯杆儿的人。首批二十根节能路灯杆儿,经过芝麻村两委会研究,决定安在村里的主街道上。主街道就是通往学校的那条街道。

  经过学校的门口,他本来可以不减速,不停车,不说话。可是,他减速了,停车了,也说话了。

  摇下车窗,孩子咋地啦,想逃学啊?

  学校门口的学前班大班七岁小女生张子涵,又在上演去年雨中的一幕,小手死死地扳住大门框,把自己哭成了一朵雨桃花。急了的子涵妈扬起手来,做摧毁状。回头,见是村长,扬起的手便垂了下来。

  一点话都不听,非得吵着上医院去看陈晨。那女人的眼睛和腔调都是湿润的。村长陈建兴的心啊,一点防备都没有,忽悠一下子,朝着一个没有底儿的深坑坠下去。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