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相声快嘴李伯祥(76)
李伯祥口述 钱钰锟执笔
  替子尽孝

  我就坐火车到了北京,在车站下了车,打了一辆车赶到了医院。我进去一看,敢情侯先生不行了,病危了。

  当时我很着急,估计他叫我到这来是有什么事要嘱咐嘱咐我,可是我来得太晚了,他说话已经不行了。

  他住的是一个高级病房,有沙发,侯耀华、侯耀文他们都在那守着夜,看见我这么着急,耀华说:“伯祥师哥,你有高血压,我知道你刚打医院里出来,今天晚上你不许守夜,今天晚上我们盯着,您先休息一夜,明天早晨您睡足了,您再来倒班来。”

  我说好吧。侯耀华先生给我安排好住处,说:“您在这块儿休息一夜,我还得回去盯班去,明天派车接您来,您值早班。”我挺感谢他,但是我这一宿也没睡好。

  在病房看到侯先生那个病情,我就预感不大好,可从心里又希望他能好起来。第二天早上我就又奔医院去了。到医院一看,耀华、耀文都值了一夜的班了,都困得不得了了,于是我就替换值班。当时有四个人值班,哪四个人呢?一个是我,一位是侯先生的大儿子侯耀中,一位是女儿侯耀茹,还有一位是侯先生的徒弟丁广泉,就是收了好多外国徒弟说相声的那位丁广泉。

  我们四个人在那盯着,就看侯师叔的呼吸好像是越来越急促,有点儿缓气缓不过来的感觉。又呆了不到几分钟的工夫,从里边出来一位女大夫,问谁是侯先生的亲人?我们四个人都站起来了,我说我们四个人都是他的晚辈,大夫说现在有个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说说,你们看这个荧光屏,监控心脏跳动的那个仪器,里边这个图形如果要是波纹状的起起伏伏,好像问题还不大,也就是难受。可它现在已经画直线了,说明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如果你们家属要求抢救,我们可以采取电击等措施,但是说实话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只会增加病人的痛苦。如果说放弃抢救,把这些管子要是一拔下来,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宣布这个人走了。你们看是拔还是不拔,如果要拔了,就是把侯老先生送走了,意思就是去世了。

  如果要不拔,他是不走,但是他受罪啊,说句不好听的话,在那活受罪啊。可这个时候,耀华、耀文他们熬了一夜了,当时都不在医院。

  丁广泉说,伯祥您是大师哥,您看看怎么办?我说兄弟,你是他徒弟,我是他师侄,这个时候大师哥也不敢做主,该做主的做主,你不该做主的,性命关天啊。万一我给拔下来,人家本家不同意那怎么办?可是如果不拔,看着侯先生在那活受罪我心里也难受。

  天津人民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