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读书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编辑手记~~~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编辑手记
“科幻圈”的阈值(图)
于晨
《驱魔》,韩松著,上海文艺出版社2017年8月出版。
  今年是韩松写作科幻的第35个年头。

  在11月中旬的成都国际科幻大会上,韩松讲述了自己与《科幻世界》结缘的风雨兼程,提及“全世界科幻迷必须经常相聚,围着篝火喝酒跳舞”,也算是科幻圈的一项“传统”。我当时看到报道特别感慨,给韩老师发微信,说自己这些年大约只能算在“圈子”的边缘张望,希望能为中国科幻从核心圈层向大众推广略尽绵薄之力。

  2011年冬,我在北京第一次见到韩老师。“我大部分作品都只是私藏,可能永远也发不出来……”他说话时有种奇特的羞涩,类似孩童为自己的执拗抱歉,隐约却又能感觉到“藏之名山、传之其人”的平静信心。忽然就想起很多年前,黑蓝文学网给我们策划过一个探索书系,其中包括韩松的一本,当时几番波折,可惜机缘未到。

  这句话在此后数年我还会不断听到,而我总是坚持,“我们会努力的。”在此期间,我所供职的大型纯文学双月刊《小说界》,在刊发了韩松两篇卡夫卡式的寓言文字后,保留了不定期常设栏目“乌有谭”,还被科幻圈著名的“人形AI”三丰写进了科幻年鉴;后来陆续成书的“医院”系列,开篇章节《看病》2014年也刊发于此。

  《医院》出版之后,韩松数次表示想听听医生们的反应,对于向来不提任何要求唯恐麻烦别人的他来说,几乎可以称得上“执念”了。我兜兜转转找到“医生站”APP定向推广,24小时不到评论即达四五百条,那一刻我真正意识到,韩松小说的价值已然超出“科幻圈”的阈值。如何思考我们时代的医疗变局,科技革命将怎样重塑生命和健康,能否理解宇宙尺度的病与痛──这就是我们的“药时代”。

  《驱魔》附录了“医疗人工智能简史”,“预言”人工智能接管医疗卫生行业,病人将成为算法的一部分,同时小说中被赶出病房的医生们从未放弃夺回医院的控制权,“药战争”一触即发。韩松和江晓原曾就此进行了“当人工智能消灭人类之后”的主题对谈。

  江晓原的学生吴慧用科学史博士的干劲,以古籍整理的“辑佚”法,提取《驱魔》中屡屡提及的《医院工程学原理》相关内容,写成详细的阅读指南,“科学元素在他的科幻小说中是描述的手段。在故事的每个片段中,能读到《变形记》,能听到体育比赛的旁白解说,能看到一点不愿意表露的宗教情怀,还有时事评论的口吻,这些内容仿佛是构建庞大公式体系的变量及其繁复的条件设定。”

  这个冬天,韩松凭借《驱魔》斩获了第八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科幻小说金奖和最佳科幻电影创意金奖;时隔半个月,韩松荣获2017深圳读书月“年度致敬作者”,《驱魔》荣获“年度十大好书”。有媒体称韩松为“中国当代的菲利普·K·迪克”,韩松很高兴,也很惶恐,“以后要写一本真正畅销的小说,没有人看不懂。”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