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11月08日 星期三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严修戒酒
陈凯
  天津国货售品所创办人宋则久1917年编辑的《实用书札》,收集有严修(1860—1929)致友人林墨青(1862—1933)书札多件。其中有一谈及“戒酒”事,用墨颇多,且是敞开心扉,乃至是“私房话”。从中可使今人了解“南开之父”作为“平常人”在生活中的一个侧面。兹照录如后:

  “墨青仁弟大人如握手,昨日畅谈,颇慰素心。吾弟酒戒甚厉,大妙大妙。前日郑府招饮,辄至于醉,晚又践芥园和尚之约,已属自坏其防,又以醉人见酒,沉湎相继,虽未至于大创,然两日来,精神闷损,颇自惘惘。昼渐长,无所事事,辄复就枕思睡。猛自思,岸然七尺,何乃了不长进,极蹶然起,顷取曾文正日记,读竟四卷,觉心平气阻,如小人见君子,虽惭愧无地,未尝不心爱而神移也。辗转细绎,此后功过消长之机,总以戒酒为第一关键。因拟自约三事,日课五事,为长安居计,而以不饮酒冠于自约之首,即自今日试行之。欲不以告人,稔知己病,必且中变,今急以白吾弟,为不容翻悔之佐证。且冀弟随时督责之也。去年之约,犯者我首,今若再犯,则直绝物矣。当初戒酒之心之时,若有许多碍难,许多不敢自保之处,是吾心之伏莽尚多也。吾力不能自制,且请援军合剿之。人生两闲,不能改过,可痛也。乃至欲改而不能,且明明能改矣。而犹数日而小犯,又数日而直如其未改,且较未经此一改之先,尤肆然无所顾惜也,岂不尤可耻哉。吾言甚壮,而志亦甚坚,且四五次于兹矣,而故态犹是也。今不惜急呼痛诋于前事之不德,将以力改之也。果其改之,三五年之后,回首追忆,有不怡然湛然判然于人禽之界者哉。弟志士也,因无良友,辄不能独善,我有良友,乃不能以同善,且令吾友不能独善也。罪何可言,今日之约有类要誓。弟其毋破其戒,夺于人言。更思援手,毋令人下流也。此书不必示人,亦不可弃之,藏之秘牍,为吾两人异日之符印可乎。匆匆不得罄其所欲陈,一二日稍暇,能过我否。此达,即请刻安。小兄严修顿首”。手札编辑付印时,未属年、月、日。

  严修,近代著名教育家,有“南开学校之父”之称,清末曾任翰林院编修、贵州学政、学部侍郎等要职。

  从信函中“昨日畅谈”,“能过我否”句,当是二人同在天津,而不会是严修自异地来函。“为长安居计”,似当是严修于清末入京城为官之前。

  严修作为近代著名教育家,自然也有“平民”的一面,何况人无完人。从这一信函中,我们可以看到,老先生是嗜酒的,且达到过“醉”且不能自制的程度。更不止一次地决心戒酒,却悔无“长进”,信中痛切自责,甚至以“人禽”相喻,再次表示戒酒决心,并要求老友监督。并要求将此手札“藏之秘牍”,以为来日相证。又因“匆匆不得罄其所欲陈”,故而邀林氏来寓所继续深谈。可见,一种嗜好乃至习惯的改变,不是轻而易举的。虽然自古以来,文人嗜酒似习以为常。但养成不醉酒的良好习惯,也非一日之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