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缤纷体坛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权健队报

第03版
泰达视界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12月29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林丹再惹赞助风波(图)
苏娅辉

  12月21日,2017-2018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第5轮,青岛仁洲主场迎战浙江能源。这是林丹加盟青岛后的主场赛季首秀,加之青岛作为卫冕冠军,开赛以来保持不败战绩,这场比赛格外引人关注。然而,由于林丹的个人赞助商与羽超联赛赞助商存在冲突,使得他险些无法登场。虽然经过协商,林丹最终上场并获胜,但青岛仁洲被羽超联赛组委会纪律委员会处罚,被扣除赛事补贴12万元,同时被给予警告处分。“羽超你超在哪”、“延迟比赛被罚12万,为了维护羽超利益。那运动员个人权益谁来保障?广州粤羽欠运动员薪水一年了谁来维护?”对于所发生的事情,林丹接连发微博质疑。

  青岛仁洲俱乐部

  被扣12万补助

  按照规程,当日比赛男单安排在第4场,由林丹对阵黄宇翔。前3场女双、女单和混双过后,实力强大的青岛仁洲已经以3:0提前锁定胜局。就在人们期待着林丹的登场亮相时,场上的情况却出乎了人们的意料。混双结束后,男单比赛的裁判员、运动员迟迟没有出场,现场观众也从满心期待举着手机相机到议论纷纷,现场略显混乱。在此期间,俱乐部进行了现场幸运观众抽奖活动,但这并不能转移开人们的视线。经过了长达28分钟的等待,林丹和黄宇翔才在裁判的带领下入场。林丹上场时用的是个人赞助商品牌的球包,而非青岛仁洲俱乐部羽超联赛赞助商品牌的球包。据悉,由于林丹球包是日本品牌,而羽超联赛的赞助商是国产品牌,双方在开赛前并未进行明确沟通,结果导致林丹登场前才被要求不允许携带球包入场。在经过双方长时间的沟通后,最后才勉强达成协议,林丹得以登场。比赛中,林丹2:0完胜对手,取得本赛季羽超联赛首胜。不过,因为赞助商的原因这场比赛无法进行电视转播。

  比赛转天的12月22日,羽超联赛组委会纪律委员会向青岛仁洲俱乐部下发了关于该事件的处罚决定,并告知参加羽超联赛的各俱乐部。在决定中提到,青岛仁洲俱乐部运动员林丹未按规定使用羽超联赛组委会规定的联赛赞助商提供的球包,且赛前因未按规定立即纠正导致比赛延时开赛28分钟,根据相关处罚条例,共扣除青岛仁洲俱乐部赛事补贴12万元,同时给予俱乐部警告处分。处罚是依据本赛季羽超联赛纪律处罚规定(试行)第七条“比赛中不服从裁判员判罚,不听劝阻,造成比赛延误15分钟以上,扣除该俱乐部补贴10万元。”以及第二十六条“对于参赛俱乐部运动员不穿规定服装,或者服装广告不符合联赛《2017-2018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联赛运动装备及其广告的管理办法(试行)》,一经发现,给予警告或通报批评,责令立即纠正,并扣除俱乐部补贴2万-10万元;并负责赔偿由此对中国羽协及相关赞助商造成的各项损失。”

  对于处罚决定,青岛俱乐部方表示,完全接受和服从羽超联赛组委会纪律委员会做出的决定,同时在之后的比赛当中,加强俱乐部管理以及与运动员的沟通,防止类似情况再次发生。“羽超你超在哪”,12月22日上午,林丹发布了这样一条微博。23日,林丹再次发布微博:“延迟比赛被罚12万,为了维护羽超利益。那运动员个人权益谁来保障?广州粤羽欠运动员薪水一年了谁来维护?”此时,他已在羽超第6轮登场并以2:0拿下两连胜。

  林丹受困于赞助商问题

  不是首次    

  这已经不是林丹和羽超联赛第一次就赞助商问题产生分歧。早在2015年时,以重金临时租借到青岛的林丹就曾经因为赞助商的“不统一”而被禁止出场。当年,林丹将以租借的形式代表青岛征战2015年的羽超季后赛,合同期从6月3日至当年羽超季后赛结束,费用按照中国羽协的封顶标准150万支付。在男子单打比赛中,他将全部出场。6月13日,青岛队客场对阵湖南队,林丹届时将首次代表青岛队出战。15日,青岛队将回到主场,林丹将与主场球迷见面。然而,在13日开赛前3小时,青岛队被告知林丹不能上场打比赛。当时,据俱乐部总教练李卫国介绍,这是因为羽超联赛赞助商是威克多,与林丹的个人赞助商尤尼克斯冲突。在之前比赛中遇到赞助商冲突时,允许将运动员比赛服装上的商标遮住进行比赛,但到季后赛突然不行了。“我们本来让林丹穿威克多的比赛服装上场,将商标遮住,但被告知季后赛不允许。林丹是影响力很大的球员,赞助商不愿意做出让步。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但最终的结果是没有结果。这意味着,接下来所有羽超联赛季后赛的比赛林丹都无法上场了。”

  得知无法上场的消息后,林丹在微博中表示:“首先要跟所有到场的球迷朋友们说一声抱歉。我已经来到长沙,但刚刚接到通知,今天无法上场了。我只想打好比赛,推广羽毛球,我的赞助商之前也做出了一些让步,打国际比赛大家也都能协调,为什么来到中国联赛突然说不行,希望接下来会协调好。”对于如此局面,当时林丹十分无奈。“很惊讶,但确实也有些无奈,因为羽超有羽超的规定,大家都达成不了妥协,那就没办法上场。”当时为了回馈球迷,在正式比赛结束后,林丹同现场观众进行了短暂的打球互动,也算是对不能上场所造成影响的一份弥补。无法上场,他只能以俱乐部形象大使的身份参加一些推广活动,这对俱乐部和林丹个人乃至整个联赛都是很大的损失。青岛仁洲总教练李卫国曾表示:“从俱乐部角度来讲,希望在今后联赛中,无论是运动员转会、商业运作模式还是对俱乐部约束,能够规范一些。”

  然而,两年半过去了,关于赞助商所带来的问题依然在上演。其幕后,是林丹个人球衣赞助商与联赛赞助商以及中国羽协之间的利益冲突。在2015年年初签约个人赞助商时,经过协调,林丹与国家队层面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但回到力求“职业”的国内联赛,却受阻了,这确实让林丹很郁闷。“我只想打好比赛,推广羽毛球,我的赞助商之前也做出了一些让步,打国际比赛大家也都能协调,为什么来到中国联赛突然说不行,希望接下来会协调好。”这是林丹两年前的困惑,现在看来是“持续进行时”。

  赞助商问题“绊倒”多人

  羽超遭质疑    

  遭遇赞助商问题困扰的不仅林丹一人,在2013-2014赛季比赛中,效力于广东世纪城俱乐部的李宗伟只参加了常规赛的3场比赛。从2013年11月以后,他在羽超联赛中也只能作壁上观,原因是他的个人赞助商与联赛赞助商是同业竞争对手。两家赞助商各不相让,联赛主管部门又不能给李宗伟提供折中处理办法,中国羽协最终向这位羽超联赛的头号外援发出了“禁赛令”,让花了大价钱引进李宗伟的广东世纪城俱乐部叫苦不迭。当时,遭遇同样问题的还有泰国天才少女因达农,以及印尼男双组合阿山/亨德拉。

  开展了这么多年,中国的羽超联赛一直不温不火,而且时不时还要爆出负面消息。反观正在进行的印度羽超联赛,影响力则是越来越大,吸引众多明星参加,安赛龙、戴资颖、马琳、陈文宏、李龙大、柳延星、高成炫、金基正、申白喆、田厚威、孙完虎、鲍伊等均在列。而且赛制和赛事安排也从观众角度考虑,现场气氛火爆异常、娱乐性十足。转播限制、转会限制、赞助商广告限制,市场不开放,这样的中国羽超联赛确实让人担忧。正如林丹在微博中所说的:“羽超你超在哪?”□

  本版撰文 本报记者 苏娅辉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