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泰达视界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权健队报

第03版
泰达视界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12月29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潘喜明——
回到梦想开始的地方(图)
赵睿

  中国和葡萄牙有8小时时差,数次和潘喜明通过微信联系,那边的声音总是呼哧带喘,小潘的回应也总是“俱乐部训练完了,自己再加练一些,保持好状态。”设想,一名正值当打之年的队员,怎甘心久坐于板凳之上呢?当年,身在葡萄牙的小潘投奔泰达,就因为负责引援工作的俱乐部高层一句话戳中了他的“泪点”——看你在这里很辛苦,跟我回家吧。在天津小潘也的确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但“家”有时无法满足每一个成员的需求。

  很多时候,一个人如果不顺,真是像“鬼打墙”一般。李林生出任主教练之后,小潘首发的4场比赛球队全部告负;施蒂利克上任之后的首场比赛,他也首发打满90分钟,那场比赛天津泰达在主场1:5惨败给保级对手长春亚泰。更无奈的是,随后在潘喜明伤停补时替补登场的两场比赛中,天津泰达却获得了胜利。施蒂利克接手球队期间,球队唯独输掉的两场球,都是他首发的比赛。这样的境况,无论对于小潘本人还是对于球队来说都十分尴尬。而且,小潘场均1.1次抢断,1.7次拦截和2.7次解围的数据实在不算亮眼,跑动、传球等各项数值也不及队友,而施蒂利克偏偏又是一位非常注重数据的教练。

  小潘是一个乐观的东北小伙,即便施蒂利克上任后把他摁在替补席上,他也保持着良好的心态:“当时就是想通过训练打动教练员,给我机会。”小潘说在泰达的最后一段时间,和他第一次到葡萄牙时有些相似:“自己觉得已经拼了、努力了,但每次公布转天的比赛名单,一看没有我也不高兴。有半年多,装着有没有自己都无所谓,其实那种失落感还是很强烈的。”

  但是,当赛季结束后被告知在施蒂利克的名单中,他被划归为“可留也可不留”行列,所谓“可留可不留”的意思是想要“打上主力有难度,但是作为一名轮换球员留下来还是可以的”之后,小潘说自己的心情“很低落”,他决定换个环境。站在小潘的角度不难理解——自己年轻,不甘枯坐板凳消耗金子般的青春年华。

  泰达俱乐部本意是要留住小潘,毕竟,球队在中后卫位置上的储备并不足,队长曹阳明年又老一岁,小潘年轻、身体素质不错,经过两个赛季的磨练,也逐渐走向成熟。但是,小潘说什么也不愿意坐板凳,泰达俱乐部也就没再勉强,双方好聚好散,他再次独自开始了留洋之旅。

  小潘并非第一次拒绝东家的盛情。他不是中国足协2012年组织选拔留学葡萄牙的中国希望之星队成员,因为工资待遇低,20岁不到的他拒绝了长春亚泰5年长合同,自己通过运作去的葡萄牙。2014年12月葡萄牙一场联赛,贡多马尔两名中后卫都被红牌罚下了,小潘把握住了那次机会。之后,他作为队中的主力中后卫,成了贡多马尔俱乐部的主力,从那时到赛季结束,全部比赛均首发并打满全场,并且凭借自己的出色表现成为2014-2015赛季贡多马尔俱乐部最佳球员。之后,他转会莱雄伊什,也正是得益于这次转会,中国国奥队主教练傅博注意到他,2015年夏天中国国奥队征召小潘出战法国土伦杯,也才有有了泰达俱乐部引进他的下文。

  2017赛季开始前,本报记者与小潘有一次畅谈,他为自己的新赛季订下两个目标:第一,争取打上主力;第二,进两个球。在当时的情况下,实现这两个目标并不困难:主教练帕切科十分欣赏这个有葡萄牙踢球背景的小伙子,在2016赛季后半程,经常让他首发登场。每逢获得角球、定位球时,弹跳非常出色的他都要上去争抢头球,有几次险些破门。2017赛季开始前,曹阳在最后一堂训练课的最后一分钟不幸受伤,给了小潘一个难得的良机。“赛季刚开始的时候确实信心十足。”小潘说。

  无奈,造化弄人。小潘2017赛季进的第一个球却是“乌龙球”。第八轮,天津泰达主场与辽足较量,补时最后一秒钟,小潘头球解围将球顶进自己球门,1:1,泰达主场“放生”辽足。小潘说:“那个球之后,好些天没缓过劲来,队里虽然没说什么,但自己老想着它。恨不得后面的比赛赶紧进一个,将功补过。”但是,真正为球队建功之球却来得非常迟缓,第24轮客场挑战上海上港,在0:2落后的情况下,小潘第67分钟接古德利开出的角球头球扳回一分,但比赛却是1:3告负。这个进球得分被失利所冲淡,可有可无。至于赛季第二个进球,随着出场时间的锐减,已无法完成。

  2017赛季,小潘有过令人赞叹的表现。3月10日,天津泰达主场迎战江苏苏宁,第24分钟,潘喜明在送出长传后,遭到了吉翔的侵犯,顿时脚面出血,鲜血浸透了球袜,连球鞋面上都能看到一片血迹,痛苦万分的潘喜明被担架抬出场接受简单治疗,而后返回球场坚持到半场结束。休息室里小潘脱下球袜,鲜血往外冒,脚背上的伤口隐约已经见了骨头,队医告诉主教练必须要换人了,但小潘高喊:“别换我!不能换我!”帕切科和队友被他的“硬汉”精神所感动,帕切科赛后动情地夸赞:“潘是一名伟大的球员,他的精神,就是我想要的精神。”幸运的是,吉祥的踩踏没有伤及骨头,小潘赛后到医院缝了三针。

  事实上,2016赛季下半程天津泰达俱乐部一位高层就透露:有其他俱乐部重金挖小潘。这位高层相信,如果小潘技术动作更成熟一些,减少场上的犯规,相信不久后他能进国家集训队。2016赛季,小潘出场的13次比赛中,共19次犯规,领到了8张黄牌,这样的数据可以说让人瞠目甚至令人胆战心惊。2017赛季19次出场中,又得到了7张黄牌。作为一名中卫,本队防守的重中之重,小潘的严重犯规的确多了,或者说他还没有学会犯规。小潘私下里表示:“在国外踢球,每天碰到的都是‘黑又硬’,身体对抗比国内激烈多了,很少吃牌。回来后场场吃牌,确实不太适应中超。”

  23日,西班牙“国家德比”,小潘独自赶到伯纳乌现场观战,身在异乡为异客,只有足球能把小潘这个“宅男”拉出来透透气。对于举世公认的两家豪门俱乐部,小潘说不上更喜欢哪一家,“觉得皇马主场输球挺可惜的,巴萨客场赢球我也挺高兴。作为后卫队员,我更多的是向拉莫斯、皮克这样的球星学习。”小潘说。

  小潘没有回避转会的敏感问题:“原来打算回葡萄牙踢半年或一年,有几家俱乐部知道我自由身后找过我,但我还没想好。”2018赛季中超转会窗口开启日期是1月1日,关闭时间是2月28日。差不多60天,他有充足时间为自己的将来做一个规划,哪怕时隔不久再次回到中超踢球,也都不意外。

  回到自己梦想开始的地方,说谋求新的机会也好,说是重新学习也罢,总之,对于25岁的球员来说还有时间去成长。□

  本版撰文 本报记者 赵睿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