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缤纷体坛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泰达视界

第03版
泰达视界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5月19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羽超俱乐部欠薪林丹微博讨薪维权(图)
苏娅辉

  5月16日晚,就在国羽出征苏迪曼杯赛的前夜,林丹等7名运动员通过微博联合发布声明,称羽超联赛广州粤羽俱乐部拖欠薪水,若不立即支付全部薪金,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权益。2016-17赛季羽超联赛于2016年12月6日开赛,2017年2月2日结束,林丹从青岛队转会至广州粤羽,常规赛出场八次全部获胜,帮助队伍完成保级目标,最终排名第7位。

  俱乐部董事长兼总教练高军并不否认欠薪事实,但是责任在河源方面,并称自己也没有拿到薪金。目前,高军已经和河源方面进行协商,本周内支付队员(林丹400万除外)和教练工资的50%。拥有广州粤羽四年经营权的合作伙伴负责人付迅承诺,一定全额支付林丹以及俱乐部其他运动员、教练员的全部薪酬,但是他需要时间筹集资金,希望林丹先专心征战苏迪曼杯。

  林丹在声明中称:“2016年初,高军及付迅邀请我们(林丹、郑雨、居方鹏宇、李云、任朋嶓、诸葛露凯、周昊东)作为广州市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运动员,参加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联赛。经协商,我们7名运动员与广州市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订立了合约。2016-2017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联赛中,我们按照粤羽俱乐部的安排参加了联赛,部分运动员为了实现俱乐部保级的目标,还超额参加了比赛场次。此外,我们还出席了俱乐部赞助商活动,并且代表俱乐部出席了俱乐部安排的河源市社会活动。

  “而令人寒心的是,至今我们仍未收到薪金!根据约定,俱乐部应当在比赛前或比赛过程中就应按参赛场次支付运动员报酬。为了不影响集体荣誉,我们在未收到俱乐部应付酬金的情况下,仍坚持完成了比赛项目。而我们对俱乐部的体谅换来的竟是一再的拖延!我们多次与粤羽俱乐部沟通支付薪金事宜,而至今俱乐部的解决态度实在是让人无奈及失望。为俱乐部争得荣誉的时候我们无所保留,请不要让我们的汗水白流!请尊重运动员的付出,立即支付拖欠的全部薪金。否则,我们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权益!”谢杏芳很快转发林丹微博,支持丈夫维权。她写道:“上面的,请尊重运动员的付出。”

  据悉,包括林丹在内的7名运动员目前一分钱薪金都没有拿到。大家不止一次地通过各种方式讨要薪金,但都未能成功,对方一直拖延。而粤羽俱乐部欠薪也并不是第一次,王仪涵表示:“我也有类似经历,声援丹哥,维护运动员的权益!”2013-2014赛季,她被粤羽俱乐部租借打季后赛,但到目前为止,俱乐部仍未支付上海乒羽中心的租借费用,她的薪金也只给了一半。有消息称,粤羽俱乐部拖欠的只是中国选手的薪金,而对外援则已经结清。据悉,韩国名将李龙大、申白喆多次催促,加上官方介入,俱乐部已经支付了他们的全部薪水。 □

  俱乐部承认欠薪事实

  广州粤羽俱乐部董事长兼总教练高军并不否认俱乐部欠薪的事实,但是责任在河源方面,并表示他自己也没有拿到薪金。“这件事和粤羽无关,我们其实是背了黑锅。在羽超球队成立后,我们就将经营权转让给了惠州方面,惠州方面在河源寻找了赞助。根据合同,运动员与教练员的薪水都应该由河源方面支付,这也是我们之前将羽超比赛主场放在河源的原因。但目前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河源方面并没有拿出这笔资金。我本来是不上微博的,结果有朋友告诉我出了这个事,我也很震惊,很着急,我马上前往河源了解这件事。至于问题解决到什么程度,这个我现在不好说。我只能说,我尽全力吧。毕竟运动员打了球,就应该得到应得的工资,对于这件事,我也没有什么好回避的。”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的资料显示,广州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金为3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高军,法定股东代表为广州羽毛球协会。据公开报道,广州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是由广州市体育局授权广州市羽毛球协会通过市场化运作筹措资本组建而成的,也是国内首支以股份制为基础建立的职业羽毛球俱乐部。成立之初,俱乐部实行以职业经理人管理的总经理负责制,并向社会集资,由多个股东组成。而目前俱乐部的股东只有一个——广州市羽毛球协会。俱乐部2016年度的财务状况没有公示,2015年度的营业收入为116.7万元,净利润27.4万元。俱乐部2012年曾夺得过羽超联赛冠军,但在经营上一直艰难,所以转让了经营权。高军虽然是董事长,但平时主要做的是总教练的工作,经营方面则交给付迅的公司。据付迅个人认证微博显示,他之前曾担任过广州粤羽的常务副总。

  按高军的说法,林丹的合同其实是与付迅的公司签的。付迅公司设在惠州,在河源拉到赞助,所以去年主场才会搬到河源。球队官方称呼为“河源农商银行队”,赞助商还包括人们熟知的某矿泉水品牌。林丹并不想纠缠于俱乐部中的复杂关系,“他们之间怎么协商,相互间有什么关系,这和我们运动员无关。我们并没有收到任何薪水,这是他们必须要去解决的,其他没什么可说的。”□

  解决方案出炉

  林丹400万

  尚无法兑现

  17日上午,高军以及粤羽副总经理赶往河源,与有关方面进行了一天的商谈,效果比较显著,大约下午五点基本达成口头一致——各方将让资金到位,尽快将薪金发放到运动员手中。“俱乐部只负责球员训练等工作,运营拉赞助等交给惠州起跑线文体有限公司来做的。目前俱乐部与起跑线等相关方已达成几点共识,本周内支付队员(林丹除外)和教练工资的50%,因为全发不够,如果够的话也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拥有广州粤羽四年经营权的合作伙伴负责人付迅承诺,一定全额支付林丹以及俱乐部其他运动员、教练员的全部薪酬,但是他需要时间筹集资金,希望林丹先专心征战苏迪曼杯。

  据悉,林丹在整个赛季的薪酬达到税后400万元。之所以把林丹排除在首批支付薪酬人员之外,是因为他的薪酬实在太高,合作伙伴方面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筹集资金。高军感谢河源农商银行等已经支付了全部费用的赞助商,也表示会尽快解决整个俱乐部的薪酬问题。付迅承认,林丹以及经纪人团队此前曾经给予广州粤羽10天宽限期,期限已过仍无妥善方案,所以通过微博发布声明。他目前已经通过各种渠道筹集资金,即使变卖财产也会支付林丹的全部薪酬。□

  本版撰文 本报记者 苏娅辉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