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津彩全运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权健队报

第03版
权健队报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4月21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利剑出鞘 老将重出江湖(图)
苏娅辉

  在刚刚结束的全运会击剑预赛第二站男子佩剑个人赛中,北京奥运会冠军仲满一举夺得冠军。如今,他已经是南京体育学院训练处副处长。为了帮助江苏队顺利完成全运会任务,他选择复出参赛。从去年9月份全国锦标赛复出开始,仲满便夺得个人赛冠军。目前参加三站比赛,已经夺得两站冠军。这也让他对冲击天津全运会男佩冠军充满了期待。

  在全运会预赛的赛场上,不仅仲满一名老将复出。男子重剑方面,辽宁队的董国涛和马权双双复出参赛,二人上届全运会帮助辽宁队夺得团体冠军,马权还收获了个人赛冠军。如今,面对队里人员上青黄不接的困境,已经转为教练的他们携手再战江湖。董国涛不仅是男重项目上年龄最大的,也是目前击剑赛场上年龄最大的选手。

  再比如女子花剑方面,天津队的孙超在女儿刚满两个月的情况下,就毅然决然断奶复出参赛,她也是目前女花赛场上年龄最大的选手。在天津击剑队,复出参赛有“传统”。比如目前正在带队征战的女佩主教练宁宪奎、男佩主教练杨震,二人在九运会时双双复出,带领天津男佩夺得团体赛冠军。女花主教练张建秋九运会时复出参赛,当时创下的“高龄纪录”直到现在都未被打破。

  仲满:

  这片赛场还是属于我

  按照奥运冠军安置政策,仲满目前是南京体育学院训练处副处长,同时他也是高级教练。退役之后,他终于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不再只是训练和比赛。上届全运会,仲满和队友们一同拿下了男佩团体冠军。本届全运会,为了更好地帮助江苏男佩完成任务,仲满重新出山。“一方面是队里需要我,另一方面也是我自己喜欢,对击剑有感情。毕竟这么多年,这份感情是无法割舍的。”

  做出复出的决定并不费劲,但是复出的过程却并不轻松。毕竟好几年不打比赛,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精力、体力、竞技状态都在走下坡路。“难度确实挺大的,比如要减体重,要强化体能,都要重新开始。我也知道在场下的生活过得轻松舒服,但是既然回来了,就要认真对待。而且,复出也并不是突然决定的,我知道自己还会回来打,所以也没有觉得离开太久。”重新回到赛场,仲满成了赛场上的老大哥,以前同一批的队友现在多为教练或裁判。每次出来比赛,见到老朋友们都让他感觉很开心。当大家问他怎么还打时,他会开玩笑称“混口饭吃”。但是他心里非常清楚,这片赛场还是属于他的。无论是技术、经验,还是霸气都还在。

  选择复出,仲满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对于他这样已经有家庭的老将,队里的管理也非常人性化,由他自主安排训练时间。这样,他还能有一些时间留给家人。如今,女儿已经7岁,上小学二年级。儿子5岁,上幼儿园中班。下午训练完,他可以接孩子放学。每天晚上,他尽力推掉所有的应酬,回家陪伴孩子。以前孩子上兴趣班,他也会安排时间陪着,今年随着比赛任务的繁重,他已经陪不了了。全运会击剑预赛第二站在江苏苏州举行,离仲满家不远。但是家人未能到现场为他助威。“这次比赛正好赶上周一,孩子要上学,所以没能到现场。”

  “以前和孩子说,爸爸去上班了,现在还是这样说。所以他们也不知道‘上班’到底是什么概念,不知道具体是做什么。从他们懂事起,爸爸就是经常不在家,也都习惯了。现在我出去参加比赛,和他们说,他们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在孩子的概念里,爸爸的比赛就是奥运会。”有时候,仲满也会将孩子带到击剑馆,让他们感受一下氛围。“他们对击剑挺感兴趣的,其实可能对孩子来说,只要是玩,就都开心。我也不会刻意让他们练击剑,根据他们自己喜好决定。现在儿子还学轮滑,女儿主要是学舞蹈、画画和英语。”

  去年9月份的全国锦标赛,仲满复出参赛,虽然恢复系统训练时间很短,参赛也是为了找找比赛感觉,但是一出手就是冠军。目前参加的两站全运会预赛,又夺得一站冠军。虽然年轻人是铆足了劲去冲击他,但是他并不想给别人战胜他的机会。仲满已经夺得全运会团体冠军,个人赛未能夺冠也算是他运动生涯的一个遗憾。如今复出参赛,他也是冲着弥补遗憾的目标去的。“现在好多对手都比我小很多,年轻人也确实具备一定的冲击力。我也知道他们都很想赢我,赢了我就可以说打败了奥运冠军。但是我不想输,要保持胜利的感觉。”

  董国涛:

  最年长击剑选手再战江湖

  上届全运会带领辽宁男重夺得团体冠军后,董国涛的身份一直是教练兼队员。直到上个月,他才正式转入教练编制。在辽宁男重人才断档、青黄不接的情况下,他选择复出参赛。1980年出生的他,是目前击剑赛场上参赛选手中年龄最大的。他说,会放松心态去打,但依然会尽全力去帮助队伍完成冲击奖牌的任务。

  为了帮助队伍完成全运会任务,董国涛去年9月份全国锦标赛选择复出。团体第五,个人第七,是他交出的成绩单。两站预赛,一站团体铜牌,一站团体第八。“队里年轻人还无法承担起全运会这样的大赛任务,队里需要我们能够带一下。现在的阵容是两老带两新,两名年轻队员都是1996年左右的。队里承担的任务是一枚奖牌,我们会去冲击一下,主要也是为了锻炼新人。目前打了三站比赛,真切感受到了‘拳怕少壮’,‘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这些二十七八岁的都是国家队主力,无论是技术还是经验,都不缺乏,我再和他们对抗就吃力了。”

  对于董国涛这样的老将,队里的管理也非常人性化。“我现在37周岁了,已经过了最佳竞技状态时期,而击剑又是对身体条件、反应速度、灵活性要求非常高的运动,复出参赛面临的挑战确实非常大。毕竟不年轻了,过了睡一觉都缓过来的年龄,恢复起来慢了。对于老将有单独的训练计划,我的技术已经定型了,主要是要加强身体素质、专项力量和体能的训练,这也是技术的保障。”

  董国涛的妻子也在体育系统工作,同为体育人,非常理解和支持他的工作。儿子正在上幼儿园大班,到今年9月份就要上小学了。照顾这个淘小子真是费心费力,而他的精力大部分在工作上,照顾孩子的责任大多落在妻子的肩上。以前没有比赛任务时,他还能带儿子进馆玩,小家伙对击剑运动也挺感兴趣。如今一忙起来,真是没有这个时间了。“对于家庭和孩子,确实我我爱人付出多,也多亏了双方父母的帮助。我既然选择复出了,就要专心投入到全运会的备战上,这必然就得舍弃一部分东西,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这么多年,家人也早都习惯了。”

  上届全运会,董国涛和队友一起夺得团体冠军。2009年全运会,他夺得个人赛铜牌。此次谈及比赛目标,董国涛在给自己减压,他希望能够轻装上阵去发挥。“竞技体育就是存在不确定性,尤其重剑这个项目,偶然性非常大,具备夺冠实力的选手太多,可以说,前16名的选手都有机会。在我们这个领域,能夺冠的一定有实力。但是,有实力的未必就能夺冠。我现在心态挺好,不给自己那么大压力。我会尽全力去打,至于结果就顺其自然吧。”

  马权:

  双料卫冕冠军再度出山

  上届全运会,马权在家门口包揽男子重剑个人和团体冠军。那一刻,他说,终于圆满了。按照他的想法,希望能够转型当教练,能有时间兼顾家庭。然而,面对辽宁男重青黄不接的窘迫现状,他最终决定复出参赛。两站预赛过后,他获得一站团体铜牌,一站个人铜牌的成绩,让他相信自己还具备去冲一冲的能力。

  “现在队里人才上确实是青黄不接,有些省市队是一、二队两套阵容,二队交流出去,而我们是两名教练带两名年轻队员才凑齐一支参赛队伍。”从2007年开始,马权就已经是队员兼教练,直到今年初,他才正式转为教练。了解队伍面临的困难,马权也是积极准备着。“上届全运会之后就不打比赛了,但是为了今年的全运会,我从去年初就开始复出了,就是希望提前恢复和准备。和以前相比,现在的难度确实很大,感觉精力不够,体能恢复慢。以前就是训练馆、食堂、宿舍三点一线,没有家庭的概念。现在有家、有孩子,肯定要牵扯精力的。如何在训练比赛和家庭上找到平衡点也很重要。现在队里在我训练这方面还是比较人性化的,安排上针对性很强,一般是半天训练,比较容易集中精神,也能兼顾一下家庭。”

  马权的妻子张莉是著名的女子重剑选手,曾经代表中国队出战奥运会等国际大赛。对于马权的复出决定,张莉非常理解和支持。“在成绩上她不会给我任何压力,就是嘱咐我多注意身体,别受伤,千万别一瘸一拐的回来。因为我伤病比较多,她最担心的是这点。”女儿5岁了,上幼儿园大班。小姑娘经常和爸妈去击剑馆,虽然没正式练过,但是一招一式有模有样。“我不出去比赛时,她和妈妈特别亲。我要是告诉她,爸爸要出差了,她马上就和我特别亲,要抱抱,有好东西也给我,这也算是一份意外的收获。”

  重返赛场,马权说,自己对待比赛和看待比赛成绩的态度不一样了。“以前太看重成绩了,心里只有金牌,现在觉得比赛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这次我们的任务是前三名,我对个人赛没有定具体目标,但是一定会努力,要对得起自己的付出。”□

  本版撰文 本报记者 苏娅辉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