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城事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要闻

第02版
速读

第03版
深读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0年9月17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名人津事 故居镌影
之梁启超纪念馆
晚年定居意租界 两栋楼记录梁启超天津往事
饮冰室“老白鼻” 反袁治学逗幼子(图)
单炜炜 吴非
摄影 张春生
1936年,梁思礼在饮冰室门前留影。时光如梭,留下了精彩的光阴故事。
2020年,雨后的梁启超故居。 摄影 田平朝
晚年在天津,梁启超完成了多部学术著作。摄影 孙晓军
为书找一个安全所在,能时刻为己所用,也是梁启超选择天津意租界的原因之一。摄影 刘桂玲

“名人津事 故居镌影”系列报道,第四站,镜头对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级旅游景区——天津梁启超纪念馆,主要由梁启超故居和“饮冰室”书斋两个部分组成,2003年对外开放,是天津市首家名人旧居纪念馆。梁启超1912年自日本回国,1914年和1924年先后在当时天津的意租界建了南北毗邻的两座楼房,在同一院中。而这里除了是他晚年定居天津的寓所,也是他精心培育子女的居所。

梁思礼记忆里的“幼年小天地”

据说饮冰室建成后,作为梁启超的书房,他在里面写作时一般不许孩子们去打扰,唯有梁思礼可以随便进出、玩乐。

1912年10月初,因戊戌变法失败而被迫逃亡日本的梁启超,乘坐日本轮船“大信丸”正式回到祖国。1914年12月,梁启超辞去币制局总裁之职,举家定居天津,在这里度过了人生的最后十几年时光。

10年后,梁启超幼子梁思礼出生,1000多平方米的小楼,十几口人,考虑到读书写作、安放大量藏书的问题,梁启超请意大利建筑师白罗尼欧在当时的居所旁边又设计一幢带地下室的二层楼房,面积949平方米,也就是今天的“饮冰室”。“饮冰”源于《庄子·人间世》:“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我其内热欤?”梁启超受光绪皇帝之命变法维新,临危受命,面对国家内忧外患的严峻形势,内心之焦灼不安可想而知。

梁启超当年伏案奋笔的书斋“饮冰室”,也是梁思礼幼年时代玩乐的“小天地”。地下室、包括饮冰室外的大树、喷水池等等。梁思礼老先生在世时,每次回来都常提起自己曾经住过地下室的经历,“战争时期,有颗炮弹落在了饮冰室前的喷水池,万幸当时没有爆炸,如果爆炸了,他们都在地下室就很危险,后来知道这件事他们都吓出一身冷汗。”饮冰室前郁郁葱葱的大树之间的空当,梁思礼小时候每次踢球也曾拿来当球门……

梁启超共有9个孩子,梁思礼是在他51岁时出生的最小的儿子,自然是梁启超晚年的乐趣、开心果。天津城建大学社科部教授胡志刚说,在天津梁启超完成了不少学术作品,写东西时,梁思礼常跑到饮冰室“捣乱”,甚至梁启超写东西累了,也主动把梁思礼抱过去,逗逗他。1927年,梁启超在给海外孩子的信中曾提到:“每天老白鼻总来搅局几次,是我最好的休息,是最大的精神安慰。”梁思礼被父亲梁启超风趣昵称为“老白鼻”的这段往事广为流传。这是英语Baby(宝贝)一词的汉化,至于加个“老”字,文化学者、天津师范大学国际教育交流学院谭汝为教授认为,“这是天津方言‘老’的特殊用法,像‘老姑、老伯、老姨、老兄弟’等。梁思礼自己曾说:‘我们兄弟姐妹九个,我行老。’”

八一礼堂旁有“第一代饮冰室”

在天津,梁启超特别爱给子女写信,更乐于握着梁思礼的小手给远在国外的儿女们写写生活片段,甚至喜欢用梁思礼的语气。

河北区文物管理所的徐燕卿特别提到,在民族路的旧居和“饮冰室”书斋之前,1912年到天津定居初期的梁启超,按照他给长女梁思顺信中所提到的,那时候应该是住在天津日本租界的荣街(今和平区新华路),“月租百三十元,仅有可住之房四间耳”。根据相关资料推测,日租界大和公园,也就是今天八一礼堂所在地,园外一座二层欧式楼房很有可能就是梁启超在天津的“第一代饮冰室”。

梁启超曾在给孩子们的信中提到:“老白鼻一天一天越得人爱,非常聪明,又非常听话,每天总要逗我笑几场。他读了十几首唐诗,天天教老郭(保姆)念,刚才他来告诉我说:‘老郭真笨,我教他少小离家,他不会念,念成乡音无改把猫摔。’他一面念说一面抱着小猫就把那猫摔地下,惹得哄堂大笑。”信中对于梁思礼的事情描述得非常多,包括他跟梁思礼之间的一些小乐趣,“从他出生、到生病怎么治、稍微大一点会爬了在家里的情形等等。”梁启超还在给孩子们的信中专门写了不少描述小儿子梁思礼的打油诗,“昨日好稀奇,迸出门牙四个,刚把来函撕吃(事实),却正襟危坐。一双小眼碧澄澄,望着阿图和,肚里打何主意,问亲家知么。”胡志刚解释,当时梁启超的大女儿梁思顺也有孩子,“梁启超还开玩笑说,咱们两个孩子成儿女亲家得了。”

“一门三院士,满庭皆才俊。”

梁启超9个子女当中,除了梁思成、梁思永、梁思礼三位院士,其他的子女也是个个成才,几乎都是相当出色的学者专家,“即便不是大家,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也都做得非常出色。”有人说这是精英家庭的一脉相承,也有人感叹梁启超才是真正的“金牌老爹”。梁启超的家庭观念很浓,对子女也是充满了感情,从不掩饰他对子女的爱意,在信中直抒自己对孩子们的爱是“十二分热烈”,“接不到信也着急——我的宝贝们为什么还不给我写信呢?非常有意思。”

在胡志刚的印象中,梁启超的四儿子梁思忠性格很直率,有一次他直接问父亲为什么把家安在京城之外海河之滨的天津意租界。梁启超并没有回避:“别把私人的事情同国际事务搅在一起。除了我的家庭以外,我眼前主要关心的就是我的图书室。我需要我的书,我必须使它们保持能用的状态。比起放在可能被某些愤怒的学生不明智地放火烧掉的易燃的宫殿来,放在附近港口城市的外国租界里可能更安全些。而要使用这些书,我必须有时住在它们的旁边。”胡志刚觉得,退后一步讲他应该也是考虑京津离得近,铁路相通,在天津进可攻退可守,是一个退身之处,可以保持家庭安全。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被访者提供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