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新报星期六/新周末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要闻

第02版
综合新闻

第03版
天津新闻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9年1月12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古董迷局
天津市服饰收藏家何志华细数津门收藏名家
搞收藏不是“藏” 能跑会写肯花钱(图)
吴非
  《雪景寒林图轴(局部)》
  安岐“安氏仪周书画之章”
  袁克文
  宋哲元
  西周夔纹铜禁

在天津市服饰收藏大家何志华看来,天津古董文玩市场有根基、能形成一定气候,和地理位置条件,以及形形色色的玩古董之人,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天津文物基础好,也就奠定了搞收藏的人气儿足。所以那时候天津古玩行业相当兴盛,大小店多,玩的人多,玩出尖子的人也多。”天津自身的特殊地理条件吸引外地收藏家来这里或藏宝或移居,大量珍奇异宝又引来全国文人雅士。罗振玉、方若、徐世章、张伯驹、张叔诚……数不胜数的收藏家,往往不只玩收藏,很多人还能作诗、填词、唱戏等等,“那是真正的玩家。”

  达官贵人军阀政客 手里都藏着玩意儿

  1922年开始,溥仪开始以“赏赐”为名,将大批宫中珍宝带出皇宫。根据后来“赏溥杰单”和“收到单”统计出来的数字,截至年底他们共带出宫历代名家书画手卷1285件,册页68件,乾清宫西昭仁殿的几乎全部宋版明版古籍善本……1925年,溥仪从北京逃至天津日租界,在张彪私宅张园安顿下来,那些带出宫的珍宝,也被转运到天津英租界,两年后溥仪搬到了当时的乾园,也就是今天的静园居住。

  “他把故宫一部分好的古董文玩带到天津,天津后来留下来的故宫古董自然多。之后他们又去东北成立伪满洲国,所以就全国来看辽宁和天津两地文玩市场见到的宫廷宝贝相对就更多些。”

  除此之外,何志华解释,天津过去晚清遗老遗少多,很多在北京待不住就愿意到天津来,“离北京近,又有租界,比如太监总管小德张举家搬来天津建了庆王府,溥仪的父亲、妹妹也都来天津居住生活过……这些人手底下也都存着玩意儿。”再有就是下野军阀政客,“他们各地敛古董没少捞东西,比如西北军,当地都有出土的宝贝。”

  天博宝贝西周铜禁 碎块从废品里找到

  何志华介绍,天津博物馆不少镇馆之宝,多是出自这些达官贵人或是军阀政客之手。

  比如祭祀用的西周铜禁,目前传世全世界仅见三件——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夔蝉纹铜禁,另外两个都在中国,一个发现于陕西宝鸡石鼓山西周墓中,一个就是藏于天津博物馆的夔纹铜禁,天津这件铜禁又是中国出土铜禁中形体最大的一件。

  据当年曾经见到此禁出土情况的人回忆,这批铜器是被军阀盗掘的。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总司令冯玉祥命令其部下第四方面军总指挥宋哲元击毙土著军阀党玉琨,而他手中的文物便全部落入宋哲元手中。宋哲元将一部分珍宝给了冯玉祥,还挑了一些文物留在自己身边,西周青铜夔纹禁就是其中一件。

  直到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占领天津英租界,查抄宋哲元的公馆,掠去很多财物,也包括这件铜禁。是宋哲元的三弟宋慧泉后来将这些文物从日军手中赎回,在家中收藏保管。据宋家人回忆,上世纪50年代,这件铜禁的一角被家人当废铜卖掉。“后来还是在收废品那儿发现的。”文物专家跑到天津各大废品收购站,最终找到了这部分铜禁碎块,上世纪70年代碎块被送到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进行修复,最终被保存在天津博物馆。

  买办后代玩宣德炉 范宽的画根在天津

  那时候能玩古董文玩的人,在何志华看来,往往都是根据自己的地位、家世、经济能力而决定,名人大家后代居多,“老百姓玩也是属于低一级的。”

  天津有位文物收藏大家吴颂平,祖父便是天津四大买办之一吴调卿。“玩宣德炉,当年的宣德炉就很少,太难做,铜得精炼,炼到多少遍才能成,所以说不会粗制滥造,可真的宣德炉存下来的也是相当有限。吴颂平当年知道自己快不行的时候,告诉后代子孙把家中所藏都捐了,而且是捐到天津。”上世纪90年代,吴颂平家属委托在津亲人将其生前所收藏的文物精品198件,全部捐给了天津市艺术博物馆。

  “包括张叔诚捐给天津博物馆的北宋范宽《雪景寒林图》,他一生致力于文物收藏,捐给天津博物馆的藏品不止这么一幅画,总数能达到百余件。往上捯,他其实就出生在一个官僚世家,上一辈在清朝任高级大官。”张叔诚的父亲张翼是晚清时期洋务运动的重要人物,身兼总办路矿大臣、开滦煤矿督办等要职,把握着清政府京津地区的煤矿供应,张家的财力在当时也是非常雄厚。“最重要的是,他们懂古董文玩。1860年,英法联军侵略北京,把在中国抢来又带不走的好东西进行拍卖,这幅画就是那时被张翼买走的。”

  追本溯源,这画的根儿,还是在天津。

  何志华解释,宋、明、清、民国可以说是中国收藏的四个高潮。明末清初天津有几个收藏大家,安岐占一号,“基本都是够口儿的藏品,像《雪景寒林图》这样的藏品不少都在他手里。”安岐当初巨资从收藏家梁清标手中购买了《雪景寒林图》,后来家道中落,家中存的古董被后代变卖,此画便是其中之一。安家子孙将《雪景寒林图》卖给当时的直隶总督,为讨乾隆皇帝欢心,直隶总督又将画转献给乾隆皇帝,从此《雪景寒林图》一直被珍藏在皇宫。

  袁世凯二儿子玩钱币 除了“藏”还得会研究

  在天津提钱币大收藏家,何志华说,有两位不得不提。

  一位就是袁世凯二公子袁克文。这位“皇二子”对政治毫无兴趣,却独爱诗文书法,收集古玩。“住天津,玩天津,一分钱没有了,还在国民饭店开房间玩呢。老百姓手里是市面流通的钱,他手里能有‘样钱’。”袁克文收藏的王莽布泉、铅泉、银泉金错刀、宣和元宝银小平泉等,都是古泉界不可多得的精品。

  “天津还有一位钱币收藏大家方若,也叫方药雨。现在多伦道有个福方里,那一片都是当年方若的房子。”在那个年代靠搞房地产发家的方若,闲暇之时好收藏古物,古钱是一大项。天津最早的游艺园“大罗天”附设诸多古玩摊铺,方若是收买古钱的大主顾,那些古玩商都会尽量将各处寻来的货源供给方若。此后法租界泰康商场、劝业场相继开张,方若仍为古钱的大买主。除了收集,方若还考究历代铸钱之源,《言钱录》《信钱别录》《言钱补录》《古钱杂咏》等相关研究书目出了不少。

  “所以真正的收藏不只是‘藏’,不是把这些古董在家里束之高阁,出书、写文章,得研究。天津著名收藏家徐世章,嗜砚如命,为得一方名砚,跑遍全国大小古玩市场,而且肯出大价钱。”收藏的古砚多是双层豪华装潢,内盒为紫檀木,外盒为楠木、红木或黄杨木,“一个砚做一个包装,从北京请人为藏品做拓片……这叫搞收藏。”

  懂服饰也懂家具瓷器 从小就和父亲逛鬼市

  今年80岁高龄的何志华在天津古董收藏圈里有名,很多人都爱称呼他“何爷”。何爷的服饰收藏全国闻名,收藏官服有的距今200多年。

  “我也是上世纪80年代开始玩古董文玩的。”

  何志华的父亲当年有一个阶段没工作,到市场经营古物,“瓷器、字画……原来家里嘛都有。”1958年父亲得了肺病,那段时间卖了不少东西,“尤其是字画、瓷器,但卖不上钱,三四块五六块就这意思,齐白石的扇面8块钱。所以说我现在主要收藏服饰,对家具、瓷器也略知一二,说传承谈不上,就是受家长影响,那时见得多。”上小学时何志华就开始玩邮票,那时候和母亲去劝业场,他爱逛邮票,母亲喜欢遛古玩店,“那前儿买瓷器,太便宜了!东西有的是,天祥市场、劝业场,大如意的罩子,镶着黄杨木雕刻纹饰,5块钱;樟木书箱处理,3块钱一个……都堆走道堆着。那时候我父亲也带着我遛鬼市,十来岁,就在南开区西市大街的天明市场。”

  何志华开玩笑说,搞收藏的人有一种“病”——“口袋里的钱得买着东西,花了,这一天才高兴。不过我那时候工薪一族,要是手里钱还富余,估计买得更多。”新报记者 吴非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