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新报星期六/新周末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要闻

第02版
综合新闻

第03版
天津新闻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9年1月12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古董迷局
300年风云变幻 天津市场变迁
百年古玩“聚点儿” 几乎都在市中心(图)
单炜炜
  大罗天旧影
  在张园里的大罗天石碑
  远处有天祥市场的招牌
  西青道古典家具市场内景
  旧时期天津明信片
  沈阳道

这些话 听得懂吗

  伙货

  多家合作利润均摊

  吃

  买下的意思

  捡漏

  便宜买到值钱东西

  铲地皮

  专跑农村收货或早市第一批淘货人

  一枪打

  一批货物连好带孬一齐卖

  玩

  谦指收藏

  走宝

  就是卖亏了

  棒槌

  指外行、不懂

  生坑

  新出土的东西

  打眼

  买了假货

  (上接08版)

  上世纪二十年代兴起

  劝业场 天祥市场

  大罗天后商户汇集

  劝业场三楼

  “ 文玩天下”

  1945年之前,陆续从大罗天迁出的古玩店铺以及北马路、南市等零星的古玩店铺逐渐迁入天祥市场、泰康商场以及劝业场。

  刘光启老先生介绍,在劝业场开业前已经有天祥市场和泰康商场在此开业。前者是李魁元、郝墨林、张泽州三人合资,1924年开业;后者由赵一琴等合资,于1926年开业。天津解放后,泰康成为居民楼,1958年,天祥市场并入劝业场,“如今的劝业场北楼就是过去的天祥市场。”

  古玩店和八大天相映

  刘光启老先生从小在北京琉璃厂学徒,出师后进入天祥市场内的金石山房,“当时有天鲁丰珠宝店、效珍斋古玩店、鉴古斋裱画店。”泰康商场则有崇记珠宝店、春生祥古玩店、彝古斋字画店、利元古玩店、文华斋书画店、聚昌源珠宝店、福顺诚珠宝店、德昌厚珠宝店、李季元珠宝店、谊文斋裱画店、集粹山房、国华社等。劝业场内古玩店最多,培生斋字画店、纯明山房古玩店、藻玉堂旧书店、解耀东钱币店、复兴古玩鼻烟店、天利象牙器皿店、集粹馆古玩店、容宝古玩店、俊久斋杂项店、益泰象牙店、藿箫馆字画店、聚宝恒古玩店、致古斋古玩店、珍宝斋古玩店、萃文斋、端增源珠宝店等。唐文权介绍,当时劝业场三楼几乎都是古玩店和书店,与“八大天”相映成趣,有人称之为“文玩天下”。

  联手做局“伙货”坑溥仪

  在劝业场还流传着这么一个和溥仪有关的传说,唐文权说,可以算是当时整个天津古玩界联手坑逊帝。

  起因是溥仪移居天津后,带出皇宫的大量奇珍异宝,为了维持皇帝“仪仗”,派人私下变卖。有一次,在锅店街万昌古玩店,就被店家以区区几千元买了价值上万元的古董珍宝,消息传出,天津众古玩店家羡慕不已。溥仪知道后,嘱咐下属以后要多问几家。

  果然,下属拿着珍宝先到旭街(今和平路)一家金店打探消息,结果被店主认出乃宫中至宝,尤其其中还有翡翠白菜,店主给了个很低的几万元“打包价”。下属前脚离店,金店店主马上和劝业场、康泰和天祥的各个同行打招呼,结果在哪里也没超过最初的价格,最后这批珍宝果然只能以该价成交。而这批珍宝再转卖所得利润,各家均得分润,用行话来说,这种多家合作的方式叫“伙货”。

  唐文权说,在电视剧《大宅门》中,白景琦去当铺当衣服,结果越当越少也是这个道理。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兴起

  沈阳道

  古玩进京第一市集

  最火时已成跳蚤市场

  自发形成的

  “周四大集”

  沈阳道在解放后就有古玩商铺,后由街道组织的旧物交换市场发展成为古物交易场所。

  红木要换组合家具

  进入上世纪80年代末期,天津最有名的古玩交易市场就非沈阳道莫属了。“其实,在此之前,沈阳道就已经有一些古玩售卖的店铺了。”刘光启老先生告诉记者,但没有形成后来的规模。

  1987年,当时和平区将沈阳道旧物交换市场,逐步发展成古物交易场所,1992年,正式更名为沈阳道古物市场。90年代初期,初中生唐文权就已经开始在此以逛为主地淘换东西了。“当时,这里属于晓市儿,天亮以后,地摊儿基本就没有了。”唐文权说,正式建立市场后,林立的店铺,其实不少坐贾就是最初沈阳道地摊儿发迹而起的行商,“当时,没有什么外地行商在沈阳道。”有意思的是,尽管市场里的物件真真假假的有不少,但当时做假的很少,“因为,真货都不好卖。”唐文权说,当时的风气是“淘汰红木换组合家具”,老物件太多了。

  唐文权的师父是北方制扇名家刘宇,“他曾经在沈阳道看到一个老头提着天津那种编织的篮子,全都是扇子,不少都是珍品。”老头要价200元全拿走,这在当时差不多是一个人近两个月的工资,“师父就挑那些有瑕疵但能修复的扇子买,边挑边褒贬着,这实际就是在划价,花几块钱买一些,再回去修复好。”王世襄、马未都、冯骥才等,都在这里淘换到心仪的宝贝,当然也有错失良机的,马未都在一次节目上就回忆,当年自己在沈阳道郎窑红的盘子要价80元,马未都嫌贵,转一圈后悔了再去已不见踪迹了,他后来感叹,这个起码能翻1000倍的价格。

  先有沈阳道后有潘家园

  沈阳道为何会在周四形成大集,有一种说法是,八九十年代古董不让进京被拦在了天津。很多外地小商贩,从东站下车或者长途车到达这里,基本在周四早上的三四点左右就已经人头攒动,开始交易了。到了后来,才进京形成了潘家园的交易。

  何志华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末,河北省大成县有些倒腾古玩的人,包括北京老外也来沈阳道淘东西,“有人就琢磨要不在北京也支一摊儿?那时候我也跟着一起玩,一到星期六,30块钱提篮坐车,到劲松大土坡上,大风天,穿着绿军大衣,花十块钱地摊费在那卖古玩,所以说是天津人给北京文玩市场带起来的。潘家园,那是后来的事了。”

  进入2000年以后,一方面是规模的不断扩大,一方面是“收藏热”的兴起,沈阳道名声大振,不但范围扩大,还形成了一些相对固定的区域。“最北端已经到了锦州道靠近和平路,最西蔓延到哈密道,辽宁路也都是摊位,甚至友谊新天地中间跨长春道的走道儿,也都是商贩。”唐文权说,友谊新天地后身,基本是家具、铜器为主,山西路哈密道交口盖起大棚,基本是玉石珠宝,其他街道是杂项,交易时间基本能持续到中午,“那个时候,天津的司机都知道,周四别往和平区沈阳道里扎。不然,车是进不去也出不来。”

  操作的手串 迁移的市场

  唐文权说,尽管越来越火,但沈阳道已经成为杂项的跳蚤市场了。

  一方面是旧货拉低了古玩这一名称的档次,“收藏热兴起,很多人觉得东西越来越值钱,这明显忽视了古董古玩的文化艺术价值。”唐文权说,连旧扫帚都摆出来卖了。其他各种杂项完全是真真假假新新旧旧都有,甚至国外跳蚤市场的回流货也出现了,“淘换旧货自有一乐,但称之为古玩真的名不副实。”还有就是人为炒作。“我至今都认为,手串的兴起热卖,完全是资本注入市场的炒作。”什么星月、菩提、天珠……“甚至各种叫不上名字的植物种子都成为追捧对象。”

  为了缓解沈阳道地区道路堵塞,解决环境、出行等问题,根除安全隐患,2014年8月14日起,天津出台相关规定,禁止在沈阳道古物市场周边道路、里巷占路摆卖。但集散之势已经形成,于是商贩们大多迁移到鼓楼天街,从此,沈阳道盛况不复。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兴起

  杨庄子古典家具市场

  汇集山西河北

  乡间精品木家具

  从山西、河北农村“进货”的西青道杨庄子古典家具市场,当年一批无奈“压货”的商贩,反而在后来又大赚了一笔。

  高古柴木家具 还有元代的

  九十年代中期,西青道杨庄子的古典家具市场,也成为当时北方最火的古典家具市场之一。唐文权回忆自己在1997年第一次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用“傻眼了”来形容当时的震惊:“居然能看到很多高古的柴木家具——元代的都有。”当然,当时自己的钱,也就够买个小板凳的小件儿。

  这些家具大多来自周边河北、山西。“尤其是山西,那个时代赶上了农村建设,有心人就去山西农村上货。”唐文权介绍,山西气候干燥,柴木家具易于保存,“别看是农村,但是有的是几辈子传下来的柜子、太师椅,而且做工相当讲究。”这些当时人眼中的旧家具,也和城里一样,远不如组合家具时尚。一些贩子到了农村,直接就通过村长、书记联系,表示以50元一件收购,“50元在农村就是巨资了,于是全村人都把旧家具卖出去,而这些商贩把家具运到天津后,每件就以五六百的价格售卖。”唐文权说,由于当年这些商贩收购得不少,有些卖不出去不得不“压货”,没想到几年之后,这些家具大火,当年“压货”的家具商很是大赚特赚。新报记者 单炜炜

  本组老照片均由唐文权收藏提供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