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新报星期六/新周末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要闻

第02版
综合新闻

第03版
天津新闻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9年1月12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古董迷局
300年风云变幻 津门古玩“离合”(图)
单炜炜 制图 单君
  杨庄子
  上世纪八十年代兴起
  汇集山西河北精美柴木家具
  水西庄
  清康熙、雍正年间
  与问津园一起引领天津收藏
  鬼市
  清末兴起
  数次迁移 生活用品和古玩杂陈
  劝业场 天祥
  上世纪二十年代兴起
  大罗天后新聚集地
  沈阳道
  1987—2014
  先有沈阳道
  后有潘家园
  大罗天
  1925—1945
  游艺市场改最大古玩市集

业内人常常将天津誉为“聚宝盆”,缘自清代时期起就汇集商贾文人在天津兴起了收藏之风,绵延至今,古董、古玩、文玩在这里聚合离散,也促进了天津的文化和经济的繁荣发展。

  历史上,天津的古玩店铺、市场颇具影响力,近代天津,有名的古玩交易市场有大罗天古玩市场、天祥商场等,上世纪80年代末后兴起的沈阳道古物市场以及西青道杨庄子古典家具市场都在全国赫赫有名。

  

问津园

清康熙年间

  天津本土“第一代”古董收藏

清康熙、雍正年间

  问津园 水西庄

  “文人雅集”兴起的

  天津收藏之风

  张氏查氏创风气

  引藏家藏品汇集

  “有钱、有势、有才。”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业内有着鉴定“神眼”之称的刘光启老先生说,这是真正的收藏古玩之人的三大特点。

  天津文史研究学者唐文权告诉记者,业内公认的天津本土最早的收藏家就是问津园的张霖和水西庄的查日乾、查为仁父子。

  收藏是为陈设和赏玩需求

  “一是园子内陈设的需要,二是文人雅集的赏玩。”唐文权说,清代诗人梅成栋曾说过:大抵津门诗学倡其风者,惟遂闲堂张氏为首,继之者则于斯堂查氏也,“张氏、查氏引领天津本土的诗学之风,其实也开创了收藏之风。”

  张氏在顺治年间以行盐长芦开创家业,迁居天津至张霖一代,已家盈万贯,成为北方赫赫有名的大盐商。《大清畿辅先哲传》中这样记载:(张霖)家故饶于财,任部郎时……颜其堂曰“爱日”,更筑遂闲堂、一亩园、问津园、思源庄、篆水楼、园亭甲一郡。唐文权说,根据张焘《津门杂记》等记载,张氏遂闲堂、问津园等在“天津城东五里锦衣卫桥附近”,就是现在中山公园一带,始建于康熙年间。

  张霖广交名士,问津园曾一度成为当时南北文人的“雅集”之地,“姜宸英、赵执信、朱彝尊、梅文鼎、方舟、方苞、吴雯、徐兰等皆是张氏客人。其中洪升的《长生殿传奇》是在问津园内最后定稿的。”纪晓岚也曾这样说张氏:益饰池馆务极幽胜,法书名画之属充牣栋宇。可见张氏“藏”之珍贵。

  查氏父子的水西庄亦是如此,“说水西庄是‘法物图书、金石彝器贮藏极多’。”唐文权认为,乾隆曾数次驻跸水西庄,“其间的陈设,必定非凡。”

  众多国宝都曾在津出现

  张氏查氏成为天津本土第一代收藏家,也从客观上引发了古董文玩第一次向天津聚集。根据历史记载,清代著名收藏大家孙承泽在天津盖了海云阁,成为他放置藏品的处所。“他写的《庚子销夏记》《澄清堂帖》中,记录着自己的一些藏品的情况。”其中,“澄清堂所刻皆右军书,计十卷……极其精善,置天津海云阁。”

  唐文权说,安仪周在天津古香书屋也汇集了其收藏的宝贝,隋展子虔《游春图》卷、唐韩干《照夜白图》卷、宋范宽《雪景寒林图》轴等皆是其旧藏。

  1925年—1945年

  大罗天古玩市场

  游艺场改的最大市集

  古玩收藏本就是聚散离合,唐文权说,孙承泽就曾记述藏品在自己有生之年已经由于各种原因开始散失,“问津园、水西庄的没落,也导致了其藏品流失。”第二次津门收藏之热,则兴起于清末民初。

  汇集40多家店 字画店最有特色

  寓公藏 “二代”卖 逊帝流失

  “这和天津在近代史上独特的‘位置’有关。”刘老介绍,众所周知,天津曾一度有着北京后花园之称,“从清末的政客、逊帝到民国的总统、总理各种政要、名流,都在天津择地而居。”同时,天津也是民族工商业的兴起之地,“天津成为北方经济中心,有钱、有势、有才,也成就了天时地利人和的‘聚宝’之机。”

  宝,汇集在哪儿——五大道中。刘老说,除了溥仪寓居张园、静园,五大道的寓公们,徐世昌、徐世章、靳云鹏、朱启钤、罗振玉等是大收藏家,“有些人收藏得杂,也有人收藏得很专。”唐文权举例说,韩慎先、张叔诚、张伯驹等以书画收藏闻名;卢木斋、周叔弢、傅增湘等以古籍善本为好;王襄、孟广慧收藏甲骨;徐世昌收藏金石青铜重器……甚至这些收藏也成就某一门类学术研究的发展,比如甲骨文、经卷典籍校勘、敦煌学等。

  也有附庸风雅者,一方面大量古玩汇集到津门,一方面也为造假者提供可乘之机,“作假、做局的例子比比皆是。”

  汇集到天津也在天津开始流入市场,“用现代的话来说,那些民国官二代、富二代,坐吃山空,父辈的收藏也被用来换钱继续奢靡生活。”刘老介绍,包括溥仪带出皇宫的宝贝,已经由于各种原因出现在天津市场中。

  当然,也有许多位收藏家或其家属后人将珍贵藏品捐献给国家,比如周叔弢、张叔诚、徐世昌儿媳张秉慧等。

  古玩小摊贩引发的商机

  这一时期天津古玩市场在哪里?唐文权说,当时多集中在估衣街、锅店街、南市、北门里及东马路一带。服饰收藏大家何志华说,天宝路鬼市那时候也发现过不少好东西。

  “西广开蓄水池靶档道天宝路,三四点、四五点钟天不亮就开始卖东西,基本有三种人在那儿:串胡同收来货的;小偷偷来的,在这儿‘销小货’,还真有丢了东西来这儿踅摸的;落魄的达官贵人,不好意思露脸就摸黑儿在这儿卖点家里值钱的玩意儿。”

  真正形成规模的是大罗天古玩市场。唐文权说,大罗天古玩市场的前身,其实是天津著名的游艺场。唐文权说,关于大罗天的起源有两种说法,一是1917年曾任天津海关道的蔡绍基出资在日租界中心地区兴办了“大罗天游艺场”,二是1923年巴西洋行华经理莫三开无声电影院,以“大罗天游艺场”对外营业,后来营业不佳才转卖给蔡绍基。大罗天选址在多伦道山西路交口一带,和张园对面。“业内名家回金海先生曾在大罗天古玩市场内集粹山房字画古玩店,留下了不少关于大罗天的回忆。”

  1925年以后,大罗天杂耍剧院停业,一些古玩小摊贩互相联络发起租赁剧场,大罗天经理遂把古玩摊集聚在一起,陈列出各式小古玩、新旧瓷器、翡翠、玉器、古陶器、绣花、字画以及雕刻等手工艺品,因陋就简地开设了大罗天古玩市场。大罗天古玩市场从成立之日起到七七事变前是极盛时期,有大小古玩商店共40多家。其中字画古玩店尤具特色,商号计有稽古斋(总店设在北京)、集粹山房、云山阁、泳古斋等。

  大罗天往事

  放烟火的“夜花园”

  在回老先生记述中,大罗天是和当时天津的张园、桃园齐名的“夜花园”,每当盛夏,更为游人乘凉娱乐所乐往,“据说天亮之时还会放烟火”。

  大罗天正门有一尊广州佛山石湾窑烧制的“刘海戏金蟾”坐像,是国内绝无仅有的特色瓷器,格外吸引人。游艺场内则建有剧院、露天电影场、杂耍剧院(演出曲艺、大鼓、时调、戏法等),剧院后附设演员宿舍、厨房,并建有熙来饭店(兼旅馆)、小卖部,备有烟酒点心及台球、套圈等赌博游戏。

  大罗天游艺场开办后,居住在租界内的晚清遗老、北洋政府的官僚政客,多来此游玩消闲。京剧名角梅兰芳、程砚秋、杨小楼等均在此登台演出过。

  张大千“假画”发迹

  1931年寄寓上海的张大千,经上海广东路古玩市场经理黄寿生介绍,结识天津大罗天辉云阁字画古玩店经理赵盘甫。赵盘甫回天津后,带来了张大千仿摹的古书画多种,收藏家周希梦买去了张大千仿的石溪墨笔山水巨轴、收藏家胡之贤买去了张大千仿的倪元璐字对和陈老莲字挑、收藏家魏珩买去了张大千仿的梅清册页。这些仿摹作品受到天津藏家的欢迎,同时“字画古玩商也利市三倍”,为张大千来天津创造了条件。

  1932年,张大千两次在天津举办个人书画展,展品都被提前销售一空,还有人特别定制,张大千在天津名利双收。据说,在天津期间,张大千也在大罗天搜罗了不少真迹。

  刘光启老先生介绍,过去造假的手段相当高明,让不少收藏大家打眼。

  回金海就曾讲述过,大罗天的辉云阁字画古玩店把清末招子庸画的四条墨竹中的三条,改成包括郑板桥在内三位大家的款识,分别卖给了任毓麟和胡若愚。写假款的专家张鉴轩作的清黄易《寻碑图》,也是在辉云阁被高价卖给了“古货富翁”方若。

  败在抗战胜利时

  大罗天在日租界内,天津沦陷后,大罗天屡屡受到日本欺诈,不少店铺开始陆续迁出大罗天。

  最致命的是1942年,业主蔡绍基与日本人合资开采的金矿亏损过巨,欲将大罗天整个产业和熙来饭店卖给日本的长泰洋行,准备作为日本军用仓库,尽管中间得以缓期迁移,但随着抗战胜利,大罗天古玩市场也彻底消亡。新报记者 单炜炜

  (下转09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