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天津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要闻

第02版
综合新闻

第03版
天津新闻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8年11月9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天津广播电视台《百姓问政》文字实录
七里海保护之后 村民利益有说法(图)
信华

  为贯彻绿色发展理念,本市专门出台了《七里海湿地生态保护修复规划》,按照规划的要求,宁河区对于七里海湿地核心区、缓冲区的旅游设施进行了拆除,拆除就要给补偿,但现实情况究竟如何?

  拆迁一年 未见补偿款

  按照本市出台的《七里海湿地生态保护修复规划(2017-2025年)》,去年年底前,七里海保护区内的230多处旅游设施相继被拆除。北淮淀镇北淮淀村村民李连荣经营的农家院就在其中。2017年11月,她的农家院被拆了。

  “政府还挺着急,拆也得拆,不拆也得拆。都是口头上说的,先拆着,有补贴。”李连荣说。在李连荣家拆除房屋的估价报告上显示,去年9月30日就完成了房屋测量,总价值703万。可是从拆完到现在,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她一分钱都没有拿到。这样的情况不止李连荣一家。为此,村民们多次找到了牵头负责的七里海湿地自然保护区管委会,但是迟迟没有得到回复。村民们又找到乡镇府、县政府,结果一样,“一年多,啥事都不管,都是推。”村民说。

  记者:陈主任,为什么咱们就不给百姓签这个协议呢?

  七里海湿地自然保护区管委会副主任陈力:这方面我们也有一定的责任,可能是在工作推动上有一些进度缓慢,这个下一步我们会签协议,因为我们政府承诺要给老百姓在这个拆除违建的损失方面有一定的抚慰。

  记者:什么时候承诺的?

  陈力:我们在拆除的时候就已经做这个承诺了。

  记者:承诺多长时间给?

  陈力:是在今年的12月底之前开始启动这个抚慰金的全面发放,一直在进行评估后的校对、核实等等这些工作,还要进行现场验收,所以可能这个流程走下来时间是比较长的。

  记者:当初我们承诺给大家钱的时候,并没有承诺给的时限,是这样吗?

  陈力:对,当时没有跟大家承诺时限。

  记者:田镇长,您的镇里的这些百姓,他们都清楚这些吗?而且这些问题年底都可以解决,那么我们的采访当中,好像没听到这些呀?

  宁河区北淮淀镇镇长田维宇:年底解决的这个事儿,我不说嘛。

  记者:这个您清楚吗?

  田维宇:现在我知道了。

  记者:我明白了,您现在就是说咱俩是一块儿知道的。

  田维宇:刚才按陈主任说的,大体在今年的12月份基本能分清,然后只要把这些认定做好,就马上会给,兑现这个拆迁户的抚慰金。

  记者:我问问您镇里的这个被拆迁的拆迁户,你们谁是北淮淀镇的?田镇长说的这些,包括陈主任讲的这些,之前你们都了解吗?刚才人家说了年底之前都解决呀。

  村民:我刚听陈主任说的,是刚听说。

  记者:那在这之前镇里边甚至是管委会,跟你们沟通的都有什么呀?

  村民:沟通的都是现在整理材料。材料整完以后定啥时候给吧。

  记者:你们最关心的什么时候给钱,这个有过准确的答复吗?

  村民:之前没有。

  记者:你看看镇长,还有主任,为什么你们都清楚,拆迁户不清楚,这怎么解释呢?

  陈力:这可能有我们工作的失误,因为根据这些违建点位的排查和核实的情况,最终来确定发放补偿款的具体日期。而这个日期虽然我们在方案上是这么定的,起初的时候没有向老百姓公布。

  记者:有没有这种可能,就是说这个事儿你们也要听财政的,比如说陆局长那要给一个准谱,是吧?之前财政在这方面,是不是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呢?

  宁河区财政局局长陆盈:应该说我们从资金上多渠道的筹集,第一,市财政目前已经拨付宁河区2个亿的资金,用于湿地的保护和修复工作,同时我们也积极向中央来申请湿地保护的专项基金,相关的材料已经往上报。那么第二渠道的话,我们区的财政从去年环保督察整改工作以来,全区的财政投入于七里海湿地保护和修复工作已经是有3个亿左右的资金,第三个渠道是发行专项债,那么这样的话,我们为七里海湿地保护和修复工作的十大工程,我们设计了一个90个亿的生态保护的专项债,就在前几天10月11日,我们通过市政府在深交所已经成功发行第一期债券15个亿,票面的利率是4.02。

  记者:多渠道筹措资金您这个财政局长还是有底气的。

  陆盈:年底前启动抚慰金的发放工作,这一点我们财政做了充分的准备。

  记者: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告诉拆迁户,让他们踏实呢?这当中有一年多的时间呢。

  陈力:这个我们是有责任的。起初没有尽早的给老百姓发放时间的承诺,截止到目前,我们已经把前期的所有工作基本上完成了,所以说到现在为止,我们才能够有底气地说,我们能够确保年底之前启动发放。

  记者:区长您觉得在这方面,老百姓不理解,我们区里的工作做的到位吗?

  宁河区区长张伟:应该首先感谢的是宁河区七里海周边的各镇和各镇的百姓,对这项生态环保工作的支持。第二点我说两个字儿“道歉”,刚才我听了这么多问题,我感觉政府的各个部门和百姓之间缺乏一个有效的沟通,我看最重要的就是为民的情怀还不够,就这个事如果两个人换位思考一下你去怎么做;第二个道歉就是说,作为我们区政府、作为我来讲,在这个工作上,还没有当做一个特别特别重要的工作、马上要解决的工作,没有去强力推动。那么下一步我想,在12月底以前坚决兑付,给今天在场的我们的拆迁户一个承诺,给我们七里海周边、其他没来的我们的群众、我们的百姓一个承诺:12月底以前绝对兑付。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以前无论在沟通上、在宣传上、还有在各方面的工作上,有政府做的不到位的地方,但我也希望我们的所有的230个拆迁户,在评估认定上尽快和我们各个镇尽快地对接,这个是决定发钱的一个根本。

  违法生产 依然存在

  今年5月份,市委、市政府在宁河区召开现场办公会,会上播放的暗访短片指出,七里海湿地缓冲区内依然有违法生产经营的现象。时隔五个多月,记者再次进行了走访。在缓冲区的潘庄镇西塘坨村,村民告诉记者有印花厂在夜间偷偷生产。根据村民的指引,记者在10月11日晚上八点多来到这家印花厂。两个生产车间灯火通明,工人正在进行生产作业。“通常都是白天有人来检查,让拆除,就来一趟,白天也没干活。”印花厂负责人告诉记者,“问题是不光是我们一个厂子。”

  造甲城镇大王台村同样位于七里海缓冲区内,村内有一家经营多年的毛衣厂,宁河区同意其继续进行生产经营活动。但按照规划,到2020年底大王台村将完成整体搬迁,搬完之后怎么办,企业负责人心里没有底。“这厂子干了20多年了,给我们咋安置?等着吧,2025年走就不错了。”

  记者:潘庄镇蔺镇长白天去了一趟,告诉他们别干了,这工作就干完了?我们记者发现这样的问题,它正常吗?

  宁河区潘庄镇镇长蔺学军:在家庭类小作坊的这种生产经营,在巡查起来,应该说难度相对较大,它有一种反弹性。

  记者:也就是这个情况您之前不知道?

  蔺学军:我们确实在巡查中有失误,下一步我们应当加大巡查的力度和频次。我们对这个缓冲区内这种小作坊类,尤其是带有污染的企业的治理,坚持的是巡查治理与宣传引导相结合的方式,做正面的宣传引导,引导他自主地放弃经营,如果发现他有生产经营迹象,对污染类的这种企业,立即是按照政策的规定进行关停取缔。

  记者:我想问问环保局的杨局长,这个问题除了他们镇上的责任之外,环保局您觉得应该担负什么样的责任呢?

  宁河区环保局副局长杨景春:就刚才讲的我们有薄弱环节,我们还有监管不到位、监管不及时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环保部门一是充实一线的执法力量、加大执法能力,二是举全区之力解决散乱污企业擅自恢复生产的问题,我们有几个层面的监督渠道,一个是我们积极拓展社会监督,充分利用咱们8890热线,还有就是我们环保部门的12369群众举报热线,受理群众关于环境类的各种投诉和举报,我们要求一般的信访件,我们做到48小时之内到位处理,那么说一些证据可能随时易逝的信访件,我们要求24小时之内到位。

  记者:蔺镇长您告诉我就是加强巡查,还沿着这种办法,是不是还有更多的企业发现不了呢?

  蔺学军:对这类小作坊类的尤其是对环保有影响的企业,我们是这种巡查,我们也按照区政府的要求,结合人力社保部门,增加对这些被清理取缔人员的,这种技能的培训,拓宽他们经营致富的渠道和能力。让他们在我们的宣传中,更方便接受放下、放弃这种污染类企业的经营。

  记者:孟镇长,咱们这个20多年的毛衣纺织厂,您了解吗?

  宁河区造甲城镇镇长孟宪江:这家企业坐落在造甲城镇大王台村,他这个企业属于毛衣加工类的,按照咱们区里边散乱污治理领导小组的工作要求,对这类没有污染型的企业,尤其是涉及民计民生的可以经营,直到随着生态移民搬迁,然后再终止他的经营资格。

  记者:孟镇长,他最关心的是以后怎么办呢?

  孟宪江:现在来讲周边的园区,尤其我们造甲城镇周边是现代产业园区,现代产业园区将来的定位都是高附加值的一些企业,类似这种毛衣加工类的可能很难进去,到时候我们再结合企业本身的特点,还有他企业本人投资的意愿,下一步看看他还有什么其他的投资想法,再结合着一并来和园区对接。

  记者:但是我们记者在采访当中,他们说的话是看这意思2025年也搬不了,这就是咱们对接的成果吗?

  孟宪江:按照村里的整体安排,将来大王台村会搬迁到北淮淀示范区域,目前来讲前期的手续已经基本完成,目前临时道路和临时围挡正在施工。到10月底应该是开始进场施工这是没问题的,按照时间安排到2020年搬迁,应该是没问题的。

  记者:您心里有谱,为什么不给他们吃个定心丸?

  孟宪江:就是目前现场的情况和他们想象当中的,大规模开工的情况不对称。

  记者:没看到步骤?

  孟宪江:对,是这么个情况。

  记者:咱们现场的这个企业,关于这方面还有哪些问题?

  村民:我们村也是这次要搬迁的村子,我们要搬到淮淀新市镇,但据我所知淮淀新市镇那里还没有开工建设,2020年搬迁完成,但现在已经是2018年年底,我们2020年能否搬进去?

  宁河区区长张伟:咱们生态移民搬迁,涉及5个村2.5万人,您是哪个村的?

  村民:我是大王台村。

  张伟:大王台村,我们这还迁安置在两个镇,一个是潘庄镇,一个是北淮淀镇,潘庄镇的生态移民的搬迁,大概是64万平米左右,其中30万平米已经建完,现在正在完善配套,潘庄镇的二期34万平米,最晚在11月份,就进场打桩施工,北淮淀镇的还迁房104万平米,设计图纸前期的土地征转,各项手续都已经审批完毕,完成地基的工程,明年一年封顶竣工,2020年6月份启动还迁,2020年年底还迁完毕。

  整理 新报记者 信华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