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生活广记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要闻

第02版
时事新闻

第03版
综合新闻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8年6月14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青春记忆
难忘的高三岁月(图)
童晔
  插图 单君

    又到低头闻见栀子花香的六月,轻易就让我回想那年的高三岁月。作为一个美术生来说,从艺考到高考,整个高三过得惨不忍睹。记得美术专业统考的时间定下来时,小寒的节气就逼近了,那段时间,气温下降到零摄氏度,风像锋利的刀刮在窗户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在冷水中洗调色盘的双手冻得又红又肿,我趴在去往南师大考点的车窗上,用胡萝卜般的手指头抹开灰尘绘出侧面人像的轮廓,当时心中一片惘然,殊不知接下来统考路上的插曲,一幕又一幕,足以让人惊心动魄。

  考试那天早上,我和同桌还有各自的妈妈在集中去往考点的路上等了两个红灯,就跟丢了车。人海茫茫,车来车往,妈妈打了好几通联系考点的电话,都没找到南师大。一迷路,各个路口都相似,偌大的南京城,我们四个人因无助更显得渺小。同桌在车上紧握着我冰冷的双手,妈妈们心急如焚地向路人求救。最后在一个出租车司机指引下,来到了南师大后门。一路一路的学生正排着队陆续进场,我们拎着画板直接冲了进去。

  统考过后便是校考。在妈妈的陪同下,我来到南京参加外省的美术校考。陌生的城市,狭小的宾馆,萦绕在鼻间的水粉味和晃动在眼前的名单,构成了我虽然艰苦却内心春暖花开的半个月。刚到南京的第一天,所有的宾馆都满员,我们背着包拖着箱子在大街上徘徊了两个小时,终于在临近考点的一个小旅馆住了下来。小旅馆因陋就简,生意却不差,和旁边的火锅店一样,客来客往,空气里充斥着浓重的烟熏火燎的味道。

  这里的旅客和我一样,都是来考试的学生,不断有背着画板拖着行李箱的学生来来去去。我和妈妈挤在唯一的一个单间里。与其说是单间,不如叫杂货间,约莫七平方米的房间里挤满了生活用品,我的画架难以撑开,头顶上的空调和灯罩上落了厚厚的灰尘。我坐在行李箱上打量着这勉强称作“房间”的地方。一旁的妈妈正弯腰忙碌着收拾,只留一个无限放大的背影给我。浓烈的火锅味熏得我两眼酸涩直流泪,泪眼朦胧中,妈妈挽着的头发松散开来了,乱糟糟地搭在肩膀上,背驼得像个老妪。我心一凛,妈妈在我读高三这一年老多了。

  第二天的素描考试并不顺利,我手忙脚乱交了卷后才反应过来忘记画细节了,气得一屁股坐在石阶上。妈妈却不以为然地说,没事,第一场考试本来就是练手的,接着把一盒铺满了青椒肉丝和鸡蛋的饭递给我,说是特意从街角的餐馆里排队买来的。冰冷的石阶,涌动的人群,鲜美的肉丝,炽烈的阳光,就像一幅意境深远的画,令我不住地颤抖。接下来渐渐熟悉了考试的模式,考点从这个校址换到那个校址,妈妈带着我不急不慌,老马识途般从容。

  在那半个月里,一场又一场的考试就像流出去的水,抓也抓不去。参加最后一场水粉考试时,撕下画板上最后一截胶带的那刻,我心下一阵黯然:画画生涯就这样结束了?然而,根本容不得我多想,一头扎进了模考的生涯。经历过一模失败,二模成功,心情从冰点到沸点,再陷入沉静,一种似乎是从遥远的天际缓缓地沉下来的静谧。高考前一百天的复习,一百个昼夜不知疲倦地复习,我已忘记了季节的变换,校园里紫荆花何时开败的,合欢又几时簇起了团团粉红?当栀子香息一点点沁入心脾时,我才恍然知道六月已来。

  随着高考的即将到来,美术班师生关系反倒更亲密了,从当初的相互看不惯到最后彼此欣赏,唇齿相依。时间的光在那一年里崩裂、凝固又倏忽而过。好在那年的夏天不算热,似乎是老天对考生的一再垂怜。记得我在高考前一天写随笔的时候,被老师发现狠狠地训了一顿。他说,都大考临头了,你还有闲情写文章?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我不过借文字梳理一下紧绷的思维,把心放轻松,再放轻松,这是我生命中的重要节点啊。今年的高考已经结束,终将成为一些人的笑,一些人的泪,而我,哭过,累过,拼搏过,无怨就好。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