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新周末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A1版
要闻

第02版
时事新闻

第03版
天津新闻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8年1月13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津门奇人
看一眼就识谱 不去票房就爱公园 没拜师不收徒 外地票友专程来听
人民公园“甜嗓儿爷爷” 72岁的京剧“网红”(图)
单炜炜

  冯骥才先生曾作《俗世奇人》,记录天津卫“各种奇人妙事”,展示此五方杂处之地的众生相。当代亦有各种奇人——多为专注某一行而至痴迷者,或显于专业领域或闻名市井民间,其孜孜追求之精神、不辞辛劳之作为及乐观豁达之态度当为所敬。“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新报星期六辟专栏以记之,显天津精气神之正。

  只要不是刮大风下大雨大雪封路、热得冷得都发布“警报”的出不了门的天气,每周一三五的人民公园斜对着广东路的门里那一小块儿空地上,你都能听到陈万树大爷在唱梅尚程荀张赵康——72岁的人手持微麦,出来的声音还么甜,难怪总有外地的爱好者们专门到这里来听这位“网红大爷”唱京剧,尤其演那红娘、金玉奴那小丫头,大胖身子举手投足却那么灵动可爱。

  从不保养连感冒咳嗽都扛过去,那为什么这嗓子甜润不减?鲜进票房跟弦儿,为什么就爱公园拿个小麦,还“好吃多给”爱听就给唱?从没拜师学艺,为什么举手投足那么传神?津门京剧票友向来为天下先,陈万树这“独树一帜”,可真让人好奇。

  8岁时唱评戏唱哭乡亲

  “我从小在天津北郊长大的。哥哥姐姐都是乡里评剧团的,姐姐唱哥哥给拉弦。”陈大爷说,自己小时候就是跟着剧团听戏,8岁就会唱小白玉霜的《秦香莲》。当时的大爷大娘让陈万树“来一段”,小孩子也不怵头,张嘴就来,“夫啊,三年前你为赶考奔京……”虽然声音稚嫩但声腔悲怆,可真有抹眼泪的。14岁去考天津评剧团,可惜“出身问题”,进不了啊。“我都不记得自己怎么就是识谱的。”读小学4年级时,陈万树已经能看懂简谱唱歌了,“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溜一眼那数目字,我就能记得住,而且直接就唱出来。”

  那时候,最爱听的已经是京剧了,“就觉得旦角小嗓演唱那么动听。”自己一试,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挺给力,“小嗓还挺亮。”自学的第一出戏是梅派的《女起解》,“那会儿没有收音机,都是话匣子,而且听这一回,不知道下回什么时候再播。”于是,难得到市里来的时候,陈万树的零花钱都贡献给了劝业场附近的新华书店——买唱本。

  最初在农场还能看到传统戏《凤还巢》《贵妃醉酒》等,后来新编戏、现代戏越来越多,不到20岁,不但会唱不少传统戏段子,陈万树还能唱“山风吹来一阵阵”的《黛诺》、“大雪飘北风紧天阴云暗”的《白毛女》了。怎么学的?陈万树说,就是听、看和模仿,哪有唱的就听,听人家怎么唱,看人家口型动作,自己模仿,“重要的还有看书,理论知识,讲得都很科学。”

  第一次上电视是“谦让”出来的

  “其实从小到现在,我都没有看过什么著名演员的现场演出。”陈万树说,自己上高一的时候,就迷上张君秋的《望江亭》,尤其是“只说是杨衙内又来搅乱”那段南梆子,而且不知是不是因为太痴迷,从1965年下放到河北黄骅中捷友谊农场,到1990年落实政策回天津这段时间里,张派的整出《望江亭》就只会这段南梆子,“不像梅派其他戏,整出唱都能拿下。”

  1987年,陈万树参加了河北省的比赛,就以《望江亭》选段参赛,以前很少和乐队合作,但头一次合作就能和伴奏“合”上了。表演时,观众都认为陈万树能得名次,结果只是个“优秀奖”,和第三名只差“0.01分”。1990年,回到天津,住在小海地。陈万树四处找工作,最后落户双林农场。那时佟楼公园有一大群爱好者在唱,46岁的陈万树最年轻。“虽说大家都是票友,但唱得很认真,我受益匪浅。”陈万树说,尽管是票友唱,但还有水牌子,“写着演员和演唱的唱段。”陈万树当时还在河海中学做临时工,有时下午去上班,他8点多到得早,基本就在“头里”唱。那会儿没有网络,不然“佟楼公园的陈叔叔”就先红了。唱完一段,观众非让接着唱,“以至于后来我都躲着那里走了。”

  陈万树总爱“让”,别人唱大段,他就唱小段。有一年,天津电视台《中华戏曲》去公园录票友的节目,票友们都大段大段展示。“我没多想,就唱了《苏三起解》里‘苏三离了洪洞县’那段。”过几天,就他的这小段唱上了电视,“那是我第一次上电视。”

  就爱在公园里一起“乐和”

  关于嗓子,陈万树说是天生的,不吊嗓也没倒仓过,吃东西也不讲究忌口,“从晚上8点唱到10点20,7个弦师11段,还一口水没喝。”转天嗓子就哑了,可第三天,就恢复了。老爷子不但唱梅派、张派,其他旦角流派都唱得惟妙惟肖。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张君秋赵燕侠李维康,都爱都学。也有人说他嗓子像黄桂秋,“他唱法更甜,我还真差着点。”

  陈万树说,自己现在基本不去票房唱,“因为‘事儿’多。”以前,一个票房几个弦师,看到陈万树就相约合作一段,结果到陈万树的时候,几个弦师争着来,陈万树说,自己倒是能盯下来,“别人抢弦师,弦师抢老陈”可太不利于“团结”了。还是花园最好。陈万树说,自己太喜欢花园里的氛围了,大家围一圈,距离那么近,有时自己唱串了词,大家都哈哈一笑。如今每周一三五,陈万树一早坐公交到人民公园,9点多唱到10点多,休息一个来小时,11点多再唱几段,然后坐公交回家。“我也被惯坏了。以前唱俩小时不喝水,现在唱一段就有人给倒上水,得,喝吧。”今年夏天,陈万树在人民公园演唱的视频开始走红,“天津甜嗓儿爷爷”立刻走红,尤其点到为止的动作,让人丝毫不觉得这个有点胖的爷爷有任何违和感,而且引得北京、上海,甚至还有美国的票友专门来听。

  老爷子很多事看得很淡了,有次在中国大戏院演出,5分钟的唱段有4分钟小麦没音,“我照样唱,反正前排听美了。”他说自己只彩唱过一次,但没唱过整出戏。他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得认真听别人唱,总有你不及的长处。”好吃多给——能唱多少?“反正长期能唱的唱段有五六十段。”只要天气能让出门,一三五的惯例一直唱到腊月中,“虽然说正月十五‘开箱’再唱,可初十就又在公园唱开了。”上了岁数了,人民公园里的老朋友们也爱哄着这个好脾气的“老小孩”,就为多听他唱,“有一回我一连唱了16段!”陈万树有点“埋怨”:“他们总让我突破,我才不呢。”新报记者 单炜炜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