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新周末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要闻

第02版
时事新闻

第03版
天津新闻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8年1月13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伍连德 北洋军医学堂走出的无双国士 1908年回国到津(图)
单炜炜
  获衔的伍连德
天津陆军军医学堂
在东北的伍连德(右)
鼠疫中挨家检查
伍氏口罩
万国鼠疫研究会

  1935年,诺贝尔年度生理学或医学奖候选人的科学家中有一位中国人,他便是中国现代医学先驱、中国检疫事业创始人伍连德。时至今日,人们对这位1960年1月21日去世的“无双国士”印象并不深刻,而他曾扑灭了当时震惊中外的东北鼠疫、霍乱;1915年,倡导成立了中华医学会……这位祖籍广东的华侨医生,“因应袁世凯邀请,担任当时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相当于副院长的职务,开始了一生辉煌事业的崛起。”

  比爱因斯坦大4天的“北洋后人”

  110年前,伍连德到天津,改变的不仅仅是自己的人生轨迹。“伍连德或许只是马来半岛一个著名医生,但历史就是很奇妙。”天津市地方史研究专家张绍祖介绍,伍连德的父亲伍祺学是广东台山人,闯南洋来到槟榔屿经营金铺生意,一共有11个子女,伍连德行八,“伍连德的生日是1879年3月10日,比爱因斯坦大了4天。”从小学习优异,1903年,他以有关破伤风菌的学术论文,被剑桥大学授予医学博士学位。而这期间,他曾在英国利物浦热带病学院、德国哈勒大学卫生学院及法国巴斯德研究院进修与研究,尤其是巴斯德研究院,这是一家和传染病防治研究有关的研究机构。到1907年,名字还是“Gnoh Lean Tuck”的伍连德,在槟榔屿开设的私人诊所已小有名气。就在这一年年初,他接到了两封信,一封来自英国伦敦,邀请他出席国际抗鸦片会议,一封则来自中国天津,一位清政府官员邀请他担任当时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这个官员是直隶总督袁世凯。

  张绍祖说,伍连德决定来天津也和当时他的事业有关,“他在当地支持和领导禁烟,得罪了英国殖民政府,居然被以贩毒藏毒罪名诬告;而中国,也是他一直心心向往的‘母亲国’,同时,他的夫人从小在中国长大,身体并不适应当地气候,也希望回国。”

  对于伍连德是先去伦敦还是先到天津,不同的研究者给出的结论不太一样。在伍连德自传中,写的是“我第一次回祖国是在民国纪元前五年的7月,那时清政府还没有被推翻,我应直隶总督袁世凯氏之聘,就任北洋军医处的职务。旋复被派往伦敦柏林考察军医事宜”。

  但有一点,为什么袁世凯会邀请伍连德,看似毫无联系,其实非常有根源。尽管目前各方考据的细节并不相同,但是比较得到认同的说法是,伍连德的母亲林氏的兄弟,也就是舅舅们几乎都加入福建船政学堂,在甲午海战中,舅舅林国裕殉国,舅舅林国祥先后担任广乙舰、济远舰管带。伍连德夫人的三叔也是在致远舰上殉国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后,林国祥先被革职,后来又在1896年被起用去英国订购海天、海圻两艘巡洋舰,其间遇到了外甥伍连德,林国祥的两名副手程璧光、谭学衡也和伍连德相交甚欢,袁世凯正是由程璧光那里听说了伍连德,这里所说的是伍连德第一次回国,在天津见到了袁世凯,袁世凯“叙旧”以其为北洋后人,当参加北洋军为国报效,随即让他先到北洋军医处进行考察并报到。

  之所以一直称伍连德为中国人,理由是,根据当时清政府的律法规定,包括华侨在内,每一个华人都是中国人。

  对陆军军医学堂的现代化改革

  张绍祖介绍,北洋军医学堂是中国最早的陆军军医学校之一。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11月14日,由袁世凯主持创办,以培养军医为办学宗旨,校址初设在天津南斜街原浙江会馆。1904年秋创立天津北洋官医院,院址在河北金家窑(三岔河口水师营旧址),袁世凯创办,在总督衙门的管辖之下,是北洋军医学堂的附属医院,总办徐华清兼任。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学堂改属陆军部军医司,改名为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同年12月迁入河北黄纬路新校址,校门朝南开。学堂范围约是黄纬路、宇纬路、三马路和四马路之间的部分或全部,现为胜天里楼群所在地(1976年唐山大地震前为东兴里),新校舍为欧式建筑,能收容学生200人。当时有学生150余名,分为3个班。该校由徐华清任总办。张绍祖说,当时外籍专家、学者、军医占师资三分之二,其中日本人居多。袁世凯当初聘请伍连德,就是希望摆脱日本人的影响,将陆军军医学堂改成像海军医学堂一样的英式学校。

  根据不同的考据,1907年,伍连德拜见袁世凯后就去了欧洲考察,也是在伦敦,伍连德以殖民地实际情况作的关于抵制鸦片的演讲,受到了与会者的热烈掌声。但可以确认的是,1908年5月,伍连德带着妻子和1岁多的儿子举家回到中国,此时,他的名字已经是“Wu Lien Teh”。

  取道香港到上海,把妻儿托付给一个亲戚后,只身北上。到天津,他受到陆军军医学堂总办徐华清的热烈欢迎,却在北京遭遇尴尬,光绪帝和慈禧相继驾崩,袁世凯遇冷。幸亏程璧光、谭学衡斡旋,军机大臣、陆军部尚书铁良最后面见伍连德,并签署了任命。据说,伍连德月薪三百两,而当时总办徐华清不过三百五十两。

  接妻儿到天津,伍连德开始一系列改革。根据目前一些资料显示,他参照自己的学习和考察经验,开始采用西方重视实践的办法,首先健全实验室和建立临床门诊;其次,教材也换成欧洲最新的教材;教学中加入了英文学习,他还主张增加体育活动提高学生体质……仅仅两年的时间,伍连德推动中国医学教育开始现代化进程,为军队输送了合格的现代军医。张绍祖惋惜地说,伍连德多次进京建议建立一座现代化军队医院供陆军军医学堂实习用,但始终没有实现。

  在天津,伍连德的“交际圈”也广纳人脉。首先是赫赫有名的金韵梅,中国留洋习医的第一位中国女子,开创了中国近代多个先河,成为了伍家好友,伍连德次子、三子都出生在金韵梅在天津开设的医院中。然后是“同乡”或者同出生于殖民地的唐绍仪、伍廷芳等。据说,前者甚至酒后向伍连德透露甲午海战是袁世凯和伊藤博文在朝鲜争夺舞女引起的;而后者,伍连德认其做叔父。这两位后来是辛亥革命中南北方的代表。伍连德在自传中说,自己和住在天津的温平忠过从甚密,在温家伍连德还见过温平忠的外甥女——宋庆龄。

  此外,原本连中文都不太会说的伍连德,后来也成为梁启超、严复等人的好友。有资料显示,梁启超在1926年9月14日给孩子们的信中说:“他(指伍连德)已证明手术是协和孟浪错误了,割掉的右肾……他很责备协和粗忽……”

  伍连德对于天津的感情很深,一,是缘于这里是他人生中辉煌事业的重要起点,二,在天津,他也失去了两个儿子,三子在6个月大时患痢疾而死,次子肄业于南开中学,16岁时得了肺炎而死,“那时,盘尼西林还没发明,而我正在东北。”

  东北抗击鼠疫救万民于水火 

  2011年4月3日,中国微生物学会、中国疾病控制中心等机构曾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联合举办“纪念万国鼠疫研究会召开100周年学术研讨会”。一百年前的1911年4月3日,在沈阳召开了

  历史上第一次国际学术会议,总结刚刚扑灭导致6万人死亡的中国东北鼠疫,11个国家33名权威和专家出席,这次会议的主席正是临危受命、抗击鼠疫的总指挥伍连德。

  1910年12月20日,伍连德从天津出发,历时近60个小时到达鼠疫爆发的哈尔滨,此时伍连德31岁。根据1910年11月14日《盛京时报》记载,“自瘟疫发现之日,满洲站共184人,华人死166名……”从夏秋之际爆发的疫情,已经扩散,根据《盛京时报》报道,疫病起于俄国,染病华工被俄人驱逐回国,最初在哈尔滨发现的就是这些人。

  伍连德到达第三天就秘密进行病理解剖一具染病死尸,据伍连德回忆,这可能是中国境内第一例实体病理解剖,因为直到1913年,尸体解剖才被官方立法许可。最终,伍连德确定,瘟疫就是鼠疫,首次提出“肺鼠疫”的概念,当时驻东北的各国领事大部分都对此不感兴趣,随着疫情扩散,最终对于伍连德不屑一顾的俄国防疫局的医生们不得不戴上伍连德发明的加厚口罩,伍连德也“扮演了一个庞大组织的总司令,给医生、警察、军队,甚至地方官吏下命令”。伍连德提出了“焚尸”,得到了当地支持,还请来圣旨……当时史志记载,伍连德以病理性研究为依据判断此次鼠疫还将复发,从1911年开始,他创建了一系列防疫机构,亲任总医官,带领中国第一代防疫人驻守哈尔滨二十余年,其间有准备地成功抗击了1919年的霍乱和1920年的肺鼠疫再次流行,并为东北留下了第一所现代医学学校。九一八事变后,伍连德拒绝与日本人合作,于1931年离开哈尔滨回到槟榔屿,1960年1月21日病逝于当地。

  1911年,召开万国大会后,伍连德不仅被清政府授予陆军少校军衔,俄国、法国也颁发了勋章。

  曾是离诺贝尔奖最近的中国人

  伍连德于中国近现代医学事业的贡献和名气相当大,他是国际微生物学会发起人之一;成为国际联合组织中最早的中国研究人员,获得“鼠疫斗士”称号;主持拟定了中国第一部《海港检疫章程》,并将其权利收归中国;1983年由国际著名流行病学家J.M. Last主编的《流行病学词典》中,伍连德是唯一被列入的华人科学家……

  1910年,伍连德等人就提出成立中华医学会,直到1915年才正式成立,伍连德当选第一届会长并连任两届。一百年后,2015年,中华医学会成立100周年时,屠呦呦获得该年度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实现了中国本土科学家诺奖零的突破。张绍祖介绍,诺贝尔奖遵循的原则是,除了公布最终获奖者外,候选人的名单都不对外公开,并设置了五十年的保密期,所以每次猜测的候选人的真实性,都只能依靠时间来验证。在1901—1951年度的生理学或医学奖候选人情况中,获得提名的科学家只有伍连德一位中国人,时间是1935年。

  根据解密内容,伍连德的诺奖推荐人是William W Cadbury,中文名“嘉惠霖”,当时在华著名美国医生、广州博济医院院长和岭南大学医学院教授。诺奖评价人是著名瑞典病理学家Folke Henschen,中译“韩森”,曾于1942—1946年担任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审主席,他给伍连德的诺奖提名理由是“在肺鼠疫防治实践与研究上的杰出成就及发现旱獭(土拨鼠)于其传播中的作用”。

  伍连德在天津的故居已不可考,在北京的故居位于东堂子胡同4号,旧门牌是55号,楼房与花园均出自清末留法建筑设计师华南圭,而华南圭在1916年署北洋政府交通部技正,1918年帮交通部长叶恭绰创办天津扶轮中学,还曾于1932年出任天津整理海河委员会主任,倡导并主持了天津海河挖淤工程,1933—1937年,担任天津工商学院院长。

  1923年梁启超回顾晚清到民国五十年历史,发出感慨:“科学输入垂五十年,国中能以学者资格与世界相见者,伍星联博士一人而已!”张绍祖说,中国现代医学先驱、中国检疫事业创始人的身份无愧于“国士无双”的称号。

  新报记者 单炜炜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