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倾诉空间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A1版
要闻

第02版
综合新闻

第03版
时事新闻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9月13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每一棵花心大萝卜为什么都能自圆其说(图)
阿德
漫画来自插画家园

  诉 川宁 32岁 职员

  我很清楚,在不少人眼里,我就是一个花花公子——这就像是一个标签,被人贴多了,模特都会承认自己的命运本该如此——我甚至学会了换位思考:如果我是女人,碰到我这样的男人,估计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看起来成了全民公害。

  头几次伤害往往不自知。看着对面那个女人哭成了泪人,难免生起恻隐之心;或者微信收到胁迫的言语,不是要我的命就是要自己命的,我起初也会心有惴惴然——那个时刻,我感觉自己就是个逃债的破落户,不仅搞得别人兵荒马乱,自己也是惶惶不可终日。

  后来也就麻木了——我想过究竟为什么。不是我变得心狠了,而是在这些段逝去的感情关系中跳出来看,我真的没有做错什么。既然没有做错,为什么要内疚?

  说说你的道理。

  我的异性缘天生泛滥。小时候我曾苦恼过,一起踢球的哥们嘲笑我天天被姑娘们围追堵截,后来看他们流口水的倒霉样子,苦恼也就变成了淡淡的从容。

  之所以是淡淡的,因为我从来没有以此为傲。我不认为异性缘好的人,就能拥有异于常人的权限,相反如果处理不当,可能还会带来无休止的麻烦:自从我对男女之情开了窍,就被纷纷杂杂的感情关系裹挟进去了。

  直到大学毕业,我决定掌握主动权——那种被姑娘们主动追求,因为抹不开面子而仓促答应的关系,看起来并不是谈恋爱。我想发自内心地去喜欢上一个人,然后把她捧在手心里。

  我也是这么做的。我爱上了办公室同事,一个经常黑脸的女上司。她不是我的领导,至少不是我们部门的。就算是又怎么样呢?办公室拒绝恋爱的这套说辞,在我的世界里行不通。我要来了她的微信,打着询问工作的借口,钻进了她的朋友圈。原来经常黑脸的她,生活里却是由粉红色泡泡组成的。后来她告诉我,没有对我进行微信分组的原因是,我的长相符合她的审美。

  一来二去我们就在一起了。现在能想到的浪漫举动,是站在她家楼下,手里捧着一碗羊肉泡馍。她是西安人,好这口。她邀我上楼,共进了这碗馍之后,抱在了一起。那是我的一段快乐时光,不仅在于白天我们是上下级关系,夜晚女上司卸下黑脸妆容依偎在我身边的巨大反差感,还来自于这是我的选择。

  为什么没有坚持下去?

  我受不了被控制。原来接触的迷妹们还比较听话,但女上司有点说一不二,总是想把控我的生活节奏。最疯狂的是,她提前半年规划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去见双方家长,假期要去哪里旅行,甚至住在哪个酒店。

  我简直要跳起脚来——要知道,我一直认为身体里住着一匹狼。面对今后要搬进动物园的命运,我不能忍。我果断提出了分手,不容分说的样子吓坏了她。这应该是她将近三十岁的人生里,第一次彻底崩溃。她捂着胸口喘着粗气一字一顿地说:给我滚。

  从她家搬出来,我们再也没有私下见过面。她休了一个长假,回来时剪短了长发。我们的恋情当然走漏了风声,如今我成了负心汉,更成了众人讨打的对象。人力很快送来了解聘信,说我违反了公司某某章程,我想都没想就签了字——谁说情场失意商场得意的?

  这都是你自己作的。

  我错了吗?承认自己对一段感情无能为力而及时抽身,难道不是应有的素质吗?还是说,我也要像很多人那样,明明感觉不合适却要碍于情面而拼命坚持?从效果看,也许我这样做是绝情的,但我够坦白,从头到尾没有欺骗过谁。为什么到头来还要被众人谴责呢?

  翻阅我的感情经历,好像问题都出现在这个关卡上——别人追我时,我不懂得拒绝,可是仓促发生了关系之后,我往往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最后还是以分手告终。后来我掌握了主动,照着自己的心意去追求别人,可是每当尘埃落定确定感情关系之后,我的心力好像就蒸发掉了一大半——不是看她不顺眼,而是看这段感情不顺眼。

  你不是想欺骗谁,而是你太爱自己。

  诚实有错吗?我在每一段感情开始之前,从来都是毫不保留地这样描述:我在别人眼里是个花花公子,事实上我也谈过很多次恋爱。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感觉不适可以离开。但奇怪的是,这个时候的诚实在她们眼里,总是那么性感——用一位前任的说话:一个男人如此坦诚地告诉你他是个烂人却深深爱着你,不由得让人产生巨大而强烈的拯救他于水火之间的欲望。

  结果是,这份鲁莽没有让她成为拯救者,而是下一个受害者。

  我现在特别欣赏淡进淡出的感情——能够心平气和地表达各自的需求,如实地展现自己的个性,然后做出理性选择。即使决定在一起也不是谁强迫谁。分手也是在充分思考和交流的状态下完成的,再见亦是朋友。

  也许你适合和自己谈情说爱,自体繁殖。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