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专题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1版
要闻

第02版
时事新闻

第03版
综合新闻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4月21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每日新报与上海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天津卷烟厂联合推出
英美烟公司与天津早期电影(图)
文 曲振明
  英美烟公司拍摄的古装片《柳蝶缘》剧照
  “三炮台”广告

  往事如烟 第九期

  留住一段岁月的记忆,可以有很多方式——老照片、旧报刊、有心人的笔记……还有带着年代色彩和腔调的老电影。自从电影诞生,每一个时代的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光影记忆。不同的行业,也在电影的胶片上写下了自己的历史。让我们回顾电影与卷烟的结缘。银幕上留下的,那个时代流行商品的一种特性,一丝回味。

  电影对于今天的观众来说是非常熟悉的。然而一百年前电影刚刚问世时,天津人接受这种动感画面的刺激,却是十分惊诧。光绪二十二年(1896)法商百代公司在天丰舞台放映电影短片,勾人魂魄的画面,着实让天津人开了洋荤。天津的电影放映比日本早一年,与上海同步。而天津电影事业的兴起,却在20世纪20年代。当时英美烟公司进入天津电影市场,并以先进的设备和拍摄手段,推进电影事业的发展。

  当时最具实力的电影制片厂

  英美烟公司1903年进入天津市场,1912年在天津河东大王庄建立覆盖华北地区的销售营业部,1919年建立卷烟工厂(即天津卷烟厂前身)。随着电影在中国的盛行,英美烟公司将电影作为推销香烟广告的重要手段。1921年2月,驻华英美烟公司在上海召开董事会决定拨款用于发展中国电影广告。嗣后由公司组织的买烟赠电影票活动,在各地十分盛行。为此,英美烟公司开始筹备投资中国的电影事业。

  1923年,驻华英美烟公司在上海虹口路正式成立电影部。当时投资15万元购买进口摄影设备,使得英美烟公司拥有“除美国之外当时世界任何地方所能找到最先进、最好的电影制片厂之一”。当时电影部由英国人海勃道夫为负责人,英国著名摄影师威廉·詹森为主任。随着业务的开展,电影部相继在天津、汉口、香港成立分部。

  天津电影部就在英美烟公司设在河东大王庄的营业部内。拍摄的第一部广告影片是威廉·詹森拍摄的拟人化的卡通片,内容是“一头毛驴摇着耳朵,拒绝移动,直到它的中国主人点燃了一支香烟,飘荡在空中的烟雾拼出香烟牌子”。英美烟公司为了迎合中国人的兴趣,表现中国戏剧和使用中国话的电影,聘请中国著名导演管海峰,邀约上海、香港、广州等地演员拍摄了一些故事片。1925年,英美烟公司电影部拍摄的故事片,有《空门遇子》《柳蝶缘》《慢慢的跑》《名利两难》《三奇符》《神僧》《心病专家》《遗产毒》等。所有电影都是为了促销卷烟,为此每部电影的每一处镜头的每一个副标题下,都印上英美烟公司各种牌号的卷烟。

  天津电影部由英国摄影师岳塞担任主任,主要拍摄华北地区富有趣味的新闻、北洋军阀在北京的各项政治活动以及各地的风土人情,如《蒙古真相》《北京张家口古景》《临城大劫案》等。当时最著名的新闻片是《每周新闻》,专摄各地新闻趣事。天津各家电影院纷纷向英美烟公司电影部订租,十分受欢迎。

  “三炮台”电影院吸引着达官贵人

  英美烟公司从拍摄广告电影片中看到电影不仅能为宣传香烟服务,而且可以借此获得丰厚的利润,便产生进一步发展电影事业,控制中国电影放映市场的策略。一方面改变原拍摄纪录片的方针,拍摄故事片和中国影片竞争;另一方面大量收购电影院,以控制放映网。英美烟公司收买或自建电影院,是从上海、天津开始。

  1922年驻华英美烟公司执行董事唐默思退休后,投资500万元组建孔雀电影公司,当时美国杜邦公司的5位导演、前财政部长周自齐、海军部长蔡廷锴等12位名人入股。1923年,英美烟公司买办郑伯昭建造并拥有了上海奥迪安大剧院。随后收买了“闸北” “大英”“新芳”“宝兴”“自由”等5家电影院。英美烟公司天津部也采取一些策略,借助上层人物、社会名流的兴趣拍摄影片,投资一些电影院。

  1924年11月1日,由天津英美烟公司总办克特珍出资冠名的一家“三炮台”电影院开业。当年12月份出版的《英美烟公司月报》记载了当日的盛况:“开幕之日,观客极为踊跃,后至者竟无座位。”包括黎元洪及如夫人危文绣在内的天津名流显贵应邀出席。当天放映的电影是《天津赛马》,黎元洪与在座的许多名人被摄入影片,大家被“自己之现身银幕”惊呆了。

  所谓“三炮台”电影院,估计是平安电影院。因为早期英美烟公司的势力在英租界比较活跃,因此一些广告商业活动,也要兼顾英租界的侨民。平安电影院开设于1909年1月,地址在法租界铁桥(今解放桥)迤南巷内路西,名叫“聚乐平安电影院”。这是外国人在天津开设的第一座影院,创建人为英籍印度人巴厘。该影院设备比较简陋,1909年9月又在法租界国民饭店旧址开设“平安电影院”。1919年影院楼下咖啡馆厨房失火,殃及影院被焚毁。1922年,巴厘用火险赔款并筹集资金,在英租界小白楼建起了当时天津最豪华的影院——“平安电影院”(今音乐厅)。这座影院外观豪华、壮观,设有座席1000余个,设有包厢和高级雅座。观众多是居住在英租界的富绅、达官贵人。黎元洪、曹锟以及张勋、颜慧庆等是这里的常客。

  英美烟公司拍摄的影片,具有一定的广告目的,为促销卷烟提供服务,电影票价十分低廉。“三炮台”影院票价分成3角、2角、16枚铜子、8枚铜子四种并附赠烟,如一等赠“三炮台”、二等赠“哈德门”,有时索性以卷烟替代电影票入场。

  无休止的广告受到社会批评

  英美烟公司的香烟广告光怪陆离,在天津中原公司、劝业场的霓虹灯、天津总站的路牌、鼓楼的涵洞以及老地道的过梁上都出现过,但英美烟公司无休止地开展广告活动,受到了社会的批评。

  1924年金钢桥新桥启用,吸引了天津人经常到这里观望。由于新桥花费50万元集资,“当日之省政府为一时之利起见,竟允许纸烟厂大登哈德门广告于其上。” 因为金钢桥河北段曾是直隶督署衙门、后来的河北省政府所在地,桥头描绘过五色国旗。这里是地方政府势力的标志,出现香烟广告有碍观瞻,立即遭到士绅的不满,纷纷在报上发表评论对这种行为进行抨击。对此冯问田《丙寅天津竹枝词》有诗纪事:“重建金钢新铁桥,香烟高悬画商标。若非舆论时攻击,广告谁能立取消。”1926年9月迫于市民压力,哈德门香烟广告被迫撤下。 

  英美烟公司为了推销卷烟,进而垄断中国电影市场,受到媒体的关注。据报道,“英美烟公司在中国直接或间接地控制了当时近100家电影院,足以决定中国电影事业的命运,因为它能决定哪部电影能否广泛上映。”还由于英美烟公司拍摄了大量的反映当时中国社会阴暗面的影片,一些中国电影评论家谴责它把中国人描绘成醉鬼、妓女、赌棍、罪犯、乞丐和“西方人奴隶”。

  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后,英美烟公司拍摄的影片受到中国人广泛抵制。迫于压力,英美烟公司放弃了在中国的电影事业,停止了制片活动,停办了收购来的电影院。1926年,英美烟公司电影部更名为红印电影公司,但实际上已经卖了所有摄影设备,停止了电影的经营。 文  曲振明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