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12月28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刻铜

  在水上公园里,靠近西门有一座古朴的书画院矗立湖边,每日在公园里散步的人都很少知晓其实在这座书画院里面,有一位书画气息十足的篆刻家。书画院的墙上有一幅字是由书法大家范曾书写的,四个大字“少杰刻铜”标明了这里的主人和兴趣。今年50岁出头的王少杰把办公室和工作室都设置于此,一年四季,无论窗外的湖面上如何变化,书画院之中的他总是能静下心来,用刻刀篆刻着手中的铜器。刻铜要掌握篆刻,王少杰起初接触篆刻是学国画时看到人家的作品除了落款还得盖印,“印怎么办,自己也想上手刻一个。”就这样,王少杰的刻铜技艺获得南开区非遗项目。

  本报记者/赵伯月

  效仿古人在青铜器上篆刻

  天津技艺

  王少杰专攻的铜艺文房,成为刻铜领域的一片新天地

  从印玺到文房扇骨

  除了刻铜印玺,王少杰还工于铜艺文房,他首创了篆刻的铜扇骨,也是目前唯一的工艺铜扇骨。

  剑走偏锋,

  学国画却爱上了篆刻

  冥冥之中,王少杰自己也不清楚与书画篆刻之间的缘分,究竟是他看中了这门艺术,还是这门艺术挑中了他。无关世事风向,无关浮世取向,总有一股力量促使他走到刻铜的这一步。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家里没人干这个,我就是喜欢。”上世纪70年代末,王少杰还在上高中,有空没空就拿出纸笔来画。当时提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对画画有兴趣的王少杰多少有些不合时宜,家里也不太支持他走这条路。“那时候家里管得严,不让画,我就在学校画。”王少杰回忆起上学时的一段经历,有一次上课偷着用铅笔画画,被老师发现,被吓得丢了魂儿似的,没想到老师看完他的画问了句:“这是你画的?”王少杰支吾着答应了。几天后,老师来家访,和王少杰家里说:“他画画有点天分,我能教出100个成绩好的学生,但是很难培养出一个画家。”听完这句话,父母对王少杰画画这件事不再管了,而这位发现王少杰天分的老师,正是范曾的校友。

  家里放宽了管教,随他兴趣画。赶上70年代末80年代初艺术复兴的时候,王少杰说:“当时一宫、二宫都办书画班,我是在和平文化宫学的国画。”接触到国画艺术,让王少杰兴奋了好一阵子,国画中讲究笔墨线条,体会笔墨的浓重与山水的远近,王少杰一下子上了瘾。直到现在,王少杰在书画院的墙上还挂着几幅山水画,和窗外的西湖相得益彰。

  国画最后得落款、盖印,非常讲究。王少杰一看人家画完画就会用一方石印蘸上印泥盖在作品上,他就想,印怎么办,要是自己会刻就好了。有了这个念头,王少杰开始尝试刻印。那时候,王少杰的父亲在单位干采购,一出差就给他踅摸石头来。“适合篆刻的石材有三种:福建的寿山石、浙江的青田石,还有内蒙古的巴林石,那时候巴林石非常少见,父亲能给我带来的只有寿山石和青田石。”

  想学篆刻,必须有老师教,“过去都讲究入室弟子,就是学生到老师家去学。”王少杰没人教,那时候能找到一位好老师就成了他最大的愿望。

  后来朋友介绍了篆刻大师蓝云先生,王少杰听了以后特别高兴,拿着自己刻的印就去拜师了。“蓝云先生说,在我们这个门儿里有句话叫:师访徒三年,徒访师三年。意思就是说,作为师傅,如果徒弟是那块材料,那么雕琢起来即使时间再长也值得;作为徒弟,能找到名师也不容易,老师找对了,算进对了门。”王少杰说自己是幸运的,作为蓝云先生的入室弟子,在篆刻领域有了更多的见识。

  王少杰一个礼拜去老师家学两三次,剩下的时间回家练习。刚开始,刻刀用得不熟练,一用力就出去了,手上留个口子。“现在用显微镜看手,有好多细微的刀痕都是那时候留下的。”王少杰说。自从拜师学习篆刻,王少杰没少下功夫,白天上班,晚上找个墙角开始刻,刻石头动静大,怕吵人,所以躲在角落里,“那时候12点之前都没睡过觉。”

  几年的篆刻功夫,让王少杰懂得如何评价一方印篆刻得好坏:一看章法,构图上是不是舒服,比如印上四个字,怎么摆最恰当;二看字法,因为篆刻一般都是大篆小篆,字的对错;三看刀法,从刻出的作品看,每个老师都有各自的风格,是谁的作品,从刀法上一目了然。

  刻铜乃篆刻之祖

  复古先人之功

  王少杰每天临摹篆刻帖,渐渐的,他发现铜印才是石印之祖,我们的古人最早是在青铜器上篆刻。王少杰说,“篆刻”这个词,大约是在清代才正式定名的。而明清两代,石材才逐渐在篆刻界“一统天下”。清人所著《明史·文苑传三·文徵明》中写道:“文彭、文嘉并能诗,工书画篆刻,世其家。” 文彭,就是“四大才子”之一文徵明的儿子,正是他偶然发现“灯光石”冻石可以当作治印材料,大力倡导才让石材得以广泛的应用。

  石头的质地更柔软,适合文人进行艺术创作。而且刻石中总会有惊喜,有些无意之举反而能创作出形态自然、刀锋犀利的作品。但事实上,在篆刻工艺兴起之初,篆刻家手中的材质并不是石头。篆刻艺术延续至今已有3700多年的漫长历史,战国、秦汉、魏晋六朝时期是篆刻艺术的高峰,这一时期的用料主要为玉石、金和铜,而在传世数量上又以铜印为主。

  “刻印的方式,其实也和书画一样,都是从临摹古人开始的。想学刻印,也要模仿历代的印章。王少杰说,从历史变迁来看,铜印是石印之祖。刻铜印比刻石印难度更大,初学者一般不会问津,王少杰也是经历了18年的石印篆刻经历之后,在1998年才开始尝试创作铜印。王少杰学习铜印篆刻,整整用了一年时间摸索基本技法,所有已知的技巧都要抛到九霄云外,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子一样一点点重新开始。他把手头能够找到的紫铜、黄铜、白铜等各种不同材质的铜都找来试手,用眼瞄、用刀试之后才选定了某一种最适合进行铜雕的黄铜。

  选定材质之后,他又用了很长时间来选择篆刻所用的工具,最终放弃了刻石头的小刀,转而用白钢制作了一柄更纤长、沉重而顺手的刻铜专用刀。 

  王少杰在体验过石刻和刻铜后,开始有了不同的体验。“刻石头的时候,常常会出现石材自然剥落等最初意想不到的、不是设计的效果,会导致最终成形的印章呈现一种自然的纹理,也是一种备受文人雅士推崇的审美体验。然而刻铜的经历就完全不同了,必须要提前计划得当,按照自己的设想,准确找到相应的位置,循规蹈矩才能让艺术效果显现出来。可以说,刻铜印考验篆刻家的构思和掌控能力,不是胸有成竹,纯碰运气是刻不出好铜印的。此外,石头的材质松散,刻铜材质紧密,一刀下去,刻出来的笔道走势和感觉就完全不同。” 

  除了刻铜印玺,王少杰还工于铜艺文房,他首创了篆刻的铜扇骨,也是目前唯一的工艺铜扇骨。“目前已知的扇骨材质有很多,竹、木、象牙等等都很丰富。连我们这些刻铜的人都没听说过铜扇骨,直到一位文化大家、扇骨收藏家在古籍上发现了铜扇骨的记载,就鼓励我尝试着扩展刻铜领域来进行创作。像这样富有创造性的作品,始终是我的骄傲。”

  刻铜,即直接操刀在非铸造铜器的平面镌刻之工艺。以阴文刻、阳文刻及双钩浅刻为主要造型手法。刻铜艺人在铜面上,以中、切、挑、铲等技法,刻出阴阳、虚实、飞白等效果,借以再现书画神韵。 

  篆刻刀法,在每一个篆刻家手中有着不同的发挥,每个人的刀法也不尽相同。执刀的姿势,有人习惯用执毛笔式,也有人惯用握拳式。王少杰拿起刻刀在一块方方正正的铜器上比画着,他说篆刻刀法其实主要分冲刀和切刀两大类。

  冲刀法,就是刻刀入器后,以一定的角度向前冲刻,指与腕须密切配合,用力要均匀,行动宜果断,冲刻过程中,刻刀的角度不变。

  切刀法就是以刀角入器,刀杆起伏切割完成。在一起一伏的连续动作下,一个刀痕接一个刀痕地连缀而成。在一起一伏之间,刀痕十分清晰,要求前后衔接得浑成自然,切忌矫揉造作,刻成规律性的锯齿之状。

  何为刻铜

  本版策划/金凡晴 王辰龙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