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12月28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爱
折纸
我爱 折纸 将纸作为媒介,我们可以发挥很多。 很多人都玩过折纸的游戏,把纸裁剪成方方正正的形状,再折叠成小船、小皮球、小衣服的样子。所以很多人从小时候就接触过折纸,那些最寻常不过的纸在我们的手中虽然已经没有了最为常见的状态,却衍生成我们的玩乐品,这也是纸最大的宽容心——无论自己褶皱成任何形状,都提供给人们发挥想象的空间。 我们崇尚纸的发

  纸来纸往  95后大学生折纸艺术创业梦

  会折纸的人并非只是手巧,把一张平整的纸叠出有形状立体感的物件,放在过去就跟变戏法儿似的,有时更需要创作的天分。折纸艺术其实是一门非常“烧脑”的活儿,逻辑思维和艺术设计都不可或缺。

  天津科技大学大四学生万得生就是靠折纸出了名,他创办的“纸来纸往”团队参加过很多活动,手工制成的大火箭高2.3米,气势宏伟,还有今年在天津举办全运会,万得生的团队一下子做出好几个折纸拼插成的“津娃”,让折纸艺术被更多人了解。

  说起万得生的手艺,他说自己的作品主要还是靠三角插来拼成的立体造型。而三角插就是用我们最常见的打印纸,将长方形的纸以2:3的比例对折几次,呈现出带尖带口的三角形零件,因为是三角形,所以叫它三角插。“其实这个三角插有点像纸镖的感觉,所以我们用三角插拼成的作品更有点像‘纸浮雕’。”万得生说,“我们这个三角插的制作也正在申请非遗项目。”

  万得生家不在天津,但从小就接触到折纸,“我小时候做手工,用纸叠的菠萝、小笔筒,当时没人教,只是看人家用三角插做成作品,非常有意思,只要有工夫,自己也会拿出纸对照着实物研究制作。”后来上了大学到了天津,大二下学期,为了参加天津的一个大学生文化创意集市,万得生和几位同学都没有回家,大家都喜欢折纸,所以就聚到了一起,万得生负责教大家做纸雕三角插,其实大家就是想看看自己的作品能不能得到更多的认可。让大家都意外的是,他们制作的三角插工艺品,让不少逛集市的人驻足、购买。为此,万得生萌生了将大家聚在一起的想法,“现在是创业创新的时代,大学生创业非常便利,所以我就想用我们的这项爱好试试创业。”这个简单的想法成就了后来的“纸来纸往”工作室。

  “折纸如果总玩过去的那几样,也挺无聊的,要做就要来点新花样儿。”这是万得生上大学后重拾折纸的初衷,他说,其实折纸这门艺术是需要一点美学基础的,但是基础入门的门槛也不高,折法上更多的是需要一些经验。

  后来万得生折纸折上了瘾,周围有的同学也被感染了,跟着他学折三角插,直到后来成立了自己的创作团队,团队里有几十人,主要从事折纸创作的有十几个。

  自己还是天津科技大学的学生,因为学校的支持,万得生自己的“纸来纸往”文创产业园的办公地设置在学校,走进这间工作室,你就会被里面琳琅满目的作品勾得眼睛闲不住:蝴蝶、椰子树、海绵宝宝、蜘蛛侠、小黄人……摆满了墙上的格子架;半米长蜿蜒挺拔的飞龙,宛若腾云驾雾;凤凰、丹顶鹤,震动着翅膀栩栩如生……如果不是事先得知这是一间折纸艺术工作室,你可能不会把这些生动作品和纸扯上边。

  因为有了团队,作品多了,需要更多的纸,“如果只是玩个小的,弄几张纸也就凑合了,现在大家一起做的作品都是大型的物件,所以也需要大体量的纸。”既然大家要一起玩,万得生操心的事要比以前多了,“好在工作室是在校园里,挨着学校有好多打印社,那里错打或者是打废的纸我都要收购来,把这些纸回收来的成本可以便宜很多,用在折纸上也算环保吧。”万得生说。

  其实自打在校园里干上折纸这门手艺,万得生就把眼界放在创业上,并不是只想“折几张纸玩玩儿”。这几年,在造纸项目上他也没少动脑子,折出来的作品要想保存长远,在纸的保护措施上他想过要喷漆,或者是涂上防火和防水的材料。

  有了创业的格局,万得生发现做团队远比折纸要考虑的事情多,起初只是觉得融入的人越多,体会折纸乐趣的人更多是一件好事,渐渐他发现要学习的东西很多,不光要学折纸的东西,而且还要找合伙人,在团队里“自己要像个保姆那样去体会和照顾每个人的想法。”尤其还要把折纸的作品去迎合市场,新的东西做出来,是否迎合人们的猎奇点。

  这半年多,万得生把团队的成员分成3个小组,“每个人都要求会做三角插,最后的组合工作我来指导。”耗时2个月,利用4万多个、每个有5角硬币大小的三角插,制作的天津科技大学图书馆,成了同学们争相合影的对象;全运会时,两个2米多高的吉祥物“津娃”让大家眼前一亮,20多个体育项目的“津娃”造型纸雕也让人们爱不释手;10月,大家又用3万多个三角插,制作了2.3米高的火箭。

  为了今年全运会上的纸雕“津娃”,万得生在今年的暑假又没回家,“津娃”光是骨架就有两米高,宽度也有一米五了,对于立体感十足的“津娃”来说,万得生之前从没有做过这么头大的纸雕。支撑“津娃”的骨架是万得生找外面装修公司做的,而剩下的纸雕完全由万得生和另一个小伙伴一起拼就。“大概用了三四万个三角插吧,那时候我们从早上7点睁眼就开始叠,一直干到晚上10点。三角插都做好后,开始做整体,从腿开始拼,然后是腰、头部。”万得生说最后拼的“津娃”头大得一个人都抱不过来。最后,为了保证作品万无一失,万得生一共做了两个大“津娃”,然后又做了几个运动项目的“津娃”,它们差不多15厘米高,有的手拿火炬,有的打羽毛球,还有一个正在做蹦床运动的“津娃”,万得生送给了奥运冠军,也是校友的何雯娜。

  万得生和他制作的折纸作品火箭

  策划/王辰龙 执行/赵伯月 裴  钰

  请继续关注

  02—04版封面报道“我爱折纸”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