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何记箍筲

  “九河下梢天津卫,三道浮桥两道关。”这是电视剧《河神》中的爆款台词,也道出了天津码头文化的喧嚣。与水有关,箍筲(shāo)匠就是活跃在“三道浮桥两道关”的人群,他们挑着扁担穿梭于市井和码头之间,为船老大做水筲,为渔市做木盆,为老主顾箍桶。但随着塑料等新材料的出现,箍筲成为日落西山的行业,箍筲匠也随之消失。如何把几块木板变成滴水不漏的木桶?如何让木盆越用越结实?宜兴埠的何记箍筲还在传承着这个古老的手艺,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何记箍筲让年轻人再次看到水木匠的传奇。本报记者/刘宏婕 文并摄影

  融合“水木匠”的造船技艺

  传统手艺

  造木海能观鱼,造水筲能救火

  何记箍筲技艺传到何静波已经是第四代

  嘎嘎桶

  洋人不传授

  天津箍筲匠偷艺嘎嘎桶

  几十年前的一个黑夜,3个工匠打扮的人缩手缩脚地走向一房子。这房子说来奇怪,估摸着有两层楼那么高,但是没有窗户,唯独屋顶上有个天窗。几个工匠带了绳子,爬上了屋顶,把绳子捆在天窗上,绳子往下一扔,一个小个子工匠先顺着绳子滑进了屋里。顺利抵达地面,发现没有异常,他招呼着同伴一起下来。打着了洋火儿,借着微弱的光,他们看到这间屋里有个大箱子,箱子上了锁。

  “不能撬,会被发现。”看见小个子要撬箱子,另一位工匠马上制止了他。“找个开锁匠吧。”几个人一合计,爬出屋子,找来开锁匠,打开了那个大箱子。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大箱子里面还有个小箱子。经过一番折腾,人们终于看到了箱子里的秘密。

  这是流传在天津箍筲匠中的一个传奇故事。如今,很多年轻人已不知道“箍筲”这一行当了。但时光倒退到几十年前,箍筲匠一边挑着担子走街串巷,一边吆喝着箍木桶、箍木盆,曾是胡同里的一道风景。在没有塑料桶、搪瓷盆的年代,做木桶、木盆的箍筲是一个风光的行业。

  上文说到的故事要从箍筲匠何静波的父亲何健说起。“当年,在天津的比利时租界里有个打蛋公司,他们在天津以及河北地区收鸡蛋,然后将蛋黄烘干,放入橄榄形的木桶里运往国外。这种木桶两头尖、中间粗,天津人管它叫‘嘎嘎桶’。”今年69岁的何静波回忆,为了节省成本,打蛋公司请来洋师傅在天津做桶,天津本地的50多个箍筲匠为他做一些零活,只负责备料和刮板。最后的核心组装工作,洋师傅就躲在那个没有窗户的小黑屋里做,怕中国匠人偷学手艺。

  一段时间之后,洋师傅回国探亲,几个中国箍筲匠就悄悄钻进了小黑屋,打开了大木箱,一探嘎嘎桶的做法。自古以来,中国的木桶、木盆都是用直木板,而嘎嘎桶是用有弧度的木板。根据大木箱里的箍筲工具,中国工匠们推演出了嘎嘎桶的做法。根据何静波的说法,天津工匠先于外地工匠学会了做嘎嘎桶,掌握这门工艺的工匠中就有他的父亲何健。后来,中法合资开葡萄酒厂,曾邀请何健指导工人做橡木桶,只因为老一辈箍筲匠“传内不传外”的理念,何健没有接受。

  把造船和箍桶技术相结合

  何记箍筲技艺已有四代,天津码头文化中少不了箍筲匠的身影,也留下不少故事,传奇程度不亚于当红网剧《河神》。“我爷爷最早在估衣街开山货店的,小本生意,很红火。有一天,街上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吆喝着‘枣、梨、火烧’。大家伙都纳闷呢,怎么这几样东西在一起卖呢。没几天,白胡子老头不见了,估衣街却着了场大火,何家太爷爷的干货店也烧了。完后,大家才明白过来,那个白胡子老头是提醒大家将要来的火灾。”家住宜兴埠的何静波是何记箍筲第二代传人,69岁的他常年习武,身体很棒,嗓门大,讲起老一代的故事津津有味,带点宜兴埠口音,把我们说成“宛们”。

  何家的山货店烧了,何老太爷就把几个儿子送到船老大那里去学徒,何健在家排行最小,拜了师去学水木匠,跟随师父在沿海边造船厂制作木船。何健勤奋好学,他发现海上的船只都需要盛淡水的木桶、木盆等,于是何健又拜箍筲大师易承顺学习箍筲技艺。之后,他将制作木船的手艺和箍筲的手艺相结合,研创出一套独特的箍筲制作技艺。

  箍筲能做什么?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知道了。在没有塑料盆的年代,到处都需要做木桶的箍筲匠。生活中的木桶、澡桶、马桶;民间救火队用的水机子上配的水筲;水产市场里用的木桶、木盆;讲究人家养鱼用的木海;酿酒厂、酿醋厂里用于发酵的木桶……箍筲匠似乎是一个永不落幕的行业。

  做好桶要选精良的木料,制作按要求,严格尺寸,分为刮缝、拢活、锤箍、齐上下口、刮里刮面、铆箍、开槽、上底等步骤。做好的木制品要根据风向、阳光的朝向,不断倒换位置,放置半年甚至一年的时间后,再进行检验,确保产品不开不裂不漏水,才可以交付使用。工序复杂,几十道工序缺一不可。天津地处九河下梢,华洋杂处。独特的地理位置,让天津的箍筲行业也优先发展于全国。在其他的地方还用藤条编箍的时候,天津的箍筲匠已经用上了进口的铁要子了。上文说到的嘎嘎桶技艺,也是天津箍筲匠率先掌握的。

  何健在箍筲界小有名气来自两件事。一年,乡间水会请箍筲师傅做水筲,做20支用来救火的水桶。何健将做好的水筲送到水会,有人甩闲话说这水桶做得不好,何健听了很是不以为然。他让人把20支水桶依次排在水会的洋灰石条上,用线测量水桶的最高点、最低点,一场测试下来,丝毫不差。每只桶的大小都是一摸一样的,看得同行目瞪口呆。于是,水会的人特地给何师傅送上二斤茶叶当作赔罪。

  1958年,北郊供销社要做一个直径2米的大木桶,用于发酵青酱。找到了何健,2米高、2米宽的大木桶,造好后,套在大锅上,但桶与锅之间出现了很大的缝隙,无法严丝合缝。众人束手无策,何师傅说,你们都去吃饭吧,吃完饭再回来看。等众人回来后发现,木桶稳稳地坐在铁锅上。何师傅是如何把一人多高的大木桶套在锅上的,众人议论纷纷。其实,他们不知道,何健趁着人们去吃饭的光景,开始了自己的绝活儿——锤箍,将铁箍一点点地锤下去,木桶也就“坐”在了锅上。

  何健玩绝活背着众人,因为箍筲业内不成文的规矩,传内不传外,手艺不能传给外人,要给子孙留饭,可见当年箍筲行业竞争之激烈。如今,何家的箍筲作坊仍在宜兴埠的一处平房院落里。城乡接合部已经通了地铁,用何静波的话说,以前村子的模样都变了。但老院子里还能找到箍筲这个古老行当的影子。

  院落里留着不少老工具,像板凳一样的刨床;刻有鱼头的鱼尺是中式的圆规;铜墨斗,吐丝部位刻上一只蜘蛛,线头的前面挂一个钩,叫做“师母”。据说是鲁班在做工的时候,总让老婆帮忙抻线,忙于家务的师母便发明了这个钩子。目前,何家第三代传人何凤阳是箍筲技艺的主力,院子里摆满了何凤阳做的大木海,直径大约在一米五到两米左右。木海观鱼曾经是达官贵人的一项娱乐活动,何凤阳的手机里还有清代宫廷的木海照片,“现在古法养鱼的人多了,订木海的人很多,这份老手艺再次派上了用场。”何凤阳说。

  如今,何家的箍筲作坊仍在宜兴埠的一处平房院落里。城乡接合部已经通了地铁,用何静波的话说,以前村子的模样都变了。但老院子里还能找到箍筲这个古老行当的影子。

  箍筲传统手艺

  箍筲技艺,选材要求精良,制作按要求,严格尺寸。

  工序分为刮逢、拢活、锤箍、齐上下口、刮里刮面、铆箍、开槽、上底等步骤,最后木制品放置一段时间后,再进行检验,确保产品不开不裂不漏水。工序复杂,几十道工序缺一不可,将木性与技艺相结合,使产品具有防漏、防裂、防散的特点。

  主要作品有水筲、大盆、木海、八角花盆等20多种。它还用在酿酒厂、酿醋厂,涉及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箍筲技艺所用的工具

  箍筲的木匠活

  本版策划/金凡晴 王辰龙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