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呼啸青春

  得不到糖的年轻人和彼岸世界

  02-04

  /封面报道

  策划/王辰龙 执行/赵伯月 蔡思维 裴  钰

  电影《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中,由于家庭缺失或社会创伤,一群青春动荡的年轻人为触摸梦中的彼岸世界碰得头破血流。没有《小时代》的脂粉、《那些年》的梦幻、《致青春》与《青春派》的励志,但里面的故事都是70后、80后的成年人经历过和见证过的。现实中得不到糖的孩子才有青春残酷的真实体验,在经历了千疮百孔的爱情和颠沛流离的生活,他们爬上人生彼岸的温柔世界。小时候的成长环境和性格塑造决定我们如何和彼岸的世界相处,而到达彼岸后的人生其实一直在专心抹去曾经青春路上的问题。一如《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里的主人公,青春躁动过后,最终选择与这个世界和平相处。青春的创伤可以自愈,每个人都有机会抵达梦中的彼岸。

  导演韩天解读:

  为什么让杨北冰与世界和解?

  

  这个国庆档期,两部电影紧急撤档引发热议,一部是冯小刚的《芳华》,另一部就是由解禁小说改编的残酷青春片《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

  没够狗血的多角恋,没有闺蜜之间的宫心计,没有秀恩爱的高富帅白富美,更没有偷尝禁果后的堕胎及老死不相往来,《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虽然走得是残酷青春的路线,却以开放式的结尾让“技校一姐”杨北冰与世界和解。

  释放禁忌荷尔蒙

  这一切都是导演兼编剧韩天的有意为之,他对解禁后的原著进行了“伤筋动骨”式的改动。从前那个带领一众女将闯男澡堂、在学校食堂干架、抢摩托车跑路、意淫暗恋男生的彪悍女孩,在多年后就这么摇身一变,成了纵横香港职场,能用一口流利英语跟老外男友吵架的白骨精。

  青春呼啸而过,归来依旧少年……这个结局,至少表达了导演韩天让残酷青春与现实世界和解的美好愿景。

  没有所谓的流量小生和小花撑场。韩天笔下的每个人物必须非常扎实,才能让整体故事经得起坎坷的挑剔。韩天的创作压力极大,可最终每一个人物都异常鲜活。无论是痞气的杨北冰、木讷迟钝的于一,还是文艺“团花”紫薇,每个人物都立得起来。

  特别是对黑社会性质团伙大哥雷管的刻画,此人虽然狠辣无情,但紫薇却是开启雷管人性暖色一面的唯一钥匙。韩天为雷管心中植入了唯一的温暖,紫薇的离开抽走了雷管身上最后的温情。

  非黑即白的世界观是以往青春片难有深度的一大原因。但雷管对北冰父亲其实一直心怀感恩,他并非一个无情无义之人,只是身处那样的环境,心底唯一温情的紫薇没了,他的生活也失去了支柱,最后变得无所顾忌地嗜血。

  杨北冰从雷管身上看到了成人世界的残酷无情,这是她最终选择与未来和解的诱因。

  很显然,韩天之于杨北冰这个人物,给予了柔情。

  他们从面前闪过,让你似曾相识

  可以说,韩天笔下的残酷青春,非常接地气,他聚焦了一群底层的普通人,无论男男女女,都鲜活异常,他们从你面前闪过时,总会让人似曾相识。

  东北旧工业时代破败的厂房、象征八九十年代东北年轻人青春印记的立领夹克、牛仔裤……通过去东北街头的大量的采访,磨剧本,再采访,再磨剧本,韩天想用《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唤醒每个属于那个时代少年的青春回忆。

  除了视觉上的怀旧,韩天更用一首首时代标签浓郁的流行歌曲,将观众拉回那个年代。尤其是紫薇出场时的那首《明天会更好》,瞬间引发了观众的回忆与共鸣。

  反光镜乐队的《晚安,那些年》、燕池的《当我们不再一起漫游》、安来宁的《难得》、刺猬乐队的《金色年华,无限伤感》,1984年出生的韩天对背景音乐的选择恰如其分,巧妙地为电影的叙事加分。

  之所以被原著小说吸引,其中一大部分原因是他怀念那个时代的生活方式,“那个年代,没有手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很直接,喜欢上谁,当年去告白或者写信,那是个美好单纯的年代。”

  曾经有拍过《28岁未成年》《匆匆那年:好久不见》等许多青春题材影视作品的韩天这次希望拍一部有纯度、有烈度、有深度的青春故事。

  于是,有了《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中过分现实的躁动青春,以及专属于少年的情绪宣泄。

  最有热度的生命力,在最冷的东北绽放

  力求真实,不回避残酷,是《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的主基调。韩天在演员的选择上非常用心,片中既没有阳光帅气的男孩,也不存在审美流俗的网红脸美女,每一个演员都是独特的芸芸众生。

  “他们有一种野蛮生长的感觉,就像是一棵棵野生的植物,有着蓬勃的生命力。”韩天如是说。

  之于杨北冰,韩天看中了自小吃辣、性格直率的湖北妹子朴冠今。她把假小子劲儿演绎得出神入化,端肩膀、八字脚走路,打起架来虎虎生威。

  在东北这个全国最冷的地方,杨北冰率领的一众少年展现了青春的热度和生命力。一切看似残酷的成长经历,再次回望时,都因此而有了温暖的情绪。

  这就是韩天最想表达的情怀——最有温度的爱情、友情、亲情和那个最炙热的纯真年代。

  本报记者/裴  钰

  请继续关注

  02—04版封面报道“呼啸青春”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