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笔记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热点

第03版
热点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4月21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城世绘
纤指轻揉操古琴,喧嚣消融弦瑟中(图)
肖明舒
  优雅而淡然的李凤云
  1988年李凤云与古琴大师张子谦先生在一起

  非遗小档案

  广陵琴派

  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讲述人

  传承人李凤云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我有嘉宾,鼓瑟鼓琴”。古琴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弹拨类乐器,距今已经有3000多年的历史,也是世界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在古琴艺术的发展过程中,广陵琴派源于江苏扬州,其溯源悠久,风格独特,是古琴艺术的重要流派,为历代琴家所重视。

  虽为起源扬州的琴派,如今,广陵琴派在天津也得到了很好的发展,是天津市级非遗项目。天津音乐学院教授、天津古琴会会长李凤云以古琴技艺传承人的身份,多年来默默为广陵琴派艺术的传承努力耕耘着。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李凤云到陈重先生家里上课,看到他家墙上挂着一张古琴,便一见钟情地有了弹奏的冲动。从那时开始,她下定决心一边跟着陈重先生学琵琶,一边学古琴

  李凤云从小对中国传统音乐有着浓厚的兴趣。1976年,她考入天津音乐学院附中,由于地震的影响,直至1977年,她才和同届的同学入学。她回忆,当年音乐学院附中的学生学习民乐演奏,主要以琵琶、箫等为主,古琴往往不为人知。

  当年,她随津门琵琶名家陈重先生学习琵琶,在此期间,无论是读唐诗宋词,还是观赏中国字画,她总能看到那种文人雅士弹奏古琴时的从容淡定,因此十分向往这样的境界。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李凤云到陈重先生家里上课,看到他家墙上挂着一张古琴,便一见钟情地有了弹奏的冲动。从那时开始,她下定决心一边跟着陈重先生学琵琶,一边学古琴。“陈重先生起初认为我是一时兴起而已,那时已临近暑假,他借给我一本古琴大师张子谦编写的《古琴初阶》让我自己研读、练习。整个暑假,我都在摸索指法。开学时,他发现我的进步,便相信我是真心喜欢古琴的。”李凤云回忆。

  由于琵琶和古琴兼修,因此大学时代的李凤云比其他同学忙碌很多。她记得:“羽毛球场、电影院绝对看不到我的身影,曾经,有位师姐说大学时代的我显得特别神秘,每天忙着自己的事,看的谱子像密码似的,完全不认识。”或许是因为全情投入到古琴艺术中,当年的李凤云完全没有感知到同学们将她视为一个“怪人”。日复一日的练习,让她的琴技日渐成熟。

  几千年来,古琴在中国承载着很多故事,伴随着绵延不绝的历史,使得古琴艺术既博大精深又异彩纷呈。西汉文学家司马相如擅琴曲,千金小姐卓文君不仅仰慕他的文才,还为他的琴艺所倾倒,竟与这位穷书生私奔他乡,琴曲《凤求凰》传说便是司马相如的杰作。《三国演义》第九十五回有“武侯弹琴退仲达”——当魏军兵临城下时,羽扇纶巾的诸葛亮气定神闲、从容不迫地操琴,充分显示了他的聪明才智,也体现了作家罗贯中的匠心独运。还有广为人知的名曲《广陵散》《梅花三弄》等,都是流传经典的古琴曲。

  恩师传承古琴技艺的热情感染着李凤云,如今,她教学、演出、做学术研究,每天的工作极为繁忙,但完全没有忙碌的神色,而是显得优雅而淡然。在她看来,每日只要有一张琴,一身简单的衣束,纤指轻揉,七弦同吟,所有的喧嚣便顿然消融在淙淙清泉般的弦瑟中了

  现存古琴琴谱有数千首之多,但是现代人可以直接演奏的曲谱却非常之少。后来,李凤云向中央音乐学院李祥霆教授学习琴技,继而师从许健、李允中等诸位先生,在古琴演奏方面的造诣有了很大的提高。与此同时,她还向广陵琴派古琴大师张子谦先生学习,得其真传。1988年举行了正式的拜师仪式后,她成了古琴界泰斗张子谦先生的关门弟子。

  对于大师张子谦,李凤云表示,他对自己的影响很大,“这种影响不仅在琴艺上,还有做学问和做人方面。当年,跟随他学习一段时间后,我在学校举办了一场汇报演出,他对我说:‘演出时你不要光弹我的曲子,你和李祥霆先生学习过,也要弹他的曲子,还要弹古琴琴歌。’他经常说,与他同一时代的古琴大家查阜西先生学问比他要大,管平湖先生打谱打得多,他觉得很遗憾的是这两位先生都已经不在了,自己没有赶上跟他们学习。在艺术上,张先生性格特别豁达、谦逊,一点儿也不保守。”她回忆道。

  李凤云向张子谦先生求学时,张子谦先生已近90岁高龄,但是老人的精神特别好,对于艺术的追求始终不辍。起初学习时,她怕每天到先生家学琴打扰先生休息,便一周去一次,但是先生要求她三天一来,后来要求一天一来,对于传授技艺的工作,先生仿佛从不会觉得疲惫。

  “张先生喜爱读书,他从上海来到天津,身边带的书不多,于是,我爱人就帮他在学校图书馆借了一些书来读,每次借书,他都会写借条,先生的认真、严谨态度对我影响很大。”李凤云回忆,当年每次去张先生家,先生的桌上必摆放着琴和琴谱,每日午休后,是先生弹琴的时间,他边弹边唱,弹到兴起时,会高兴得手舞足蹈,那神情让人联想到一个词——老顽童。

  恩师传承古琴技艺的热情感染着李凤云,如今,她教学、演出、做学术研究,每天的工作极为繁忙,甚至六日都很少休息,但记者眼前的她完全没有忙碌的神色,而是显得优雅而淡然。在她看来,每日只要有一张琴,一身简单的衣束,纤指轻揉,七弦同吟,所有的喧嚣便顿然消融在淙淙清泉般的弦瑟中了。

  对于古琴这门高雅艺术,除了培养专业人才外,使其在大众中得到普及,让更多的人懂得欣赏古琴艺术,也是传承的一个重要方面

  作为经典传统艺术,广陵琴派因扬州古称广陵而得名,它的创始者为江苏扬州琴家徐常遇。广陵琴派的特点在于飘逸洒脱,节奏跌宕,拍节自由。

  1985年,从学校毕业后,李凤云对古琴投入了很多精力,一年四季,日复一日,几乎达到了琴不离手的程度。她精湛的古琴演奏技术和严谨的治学态度,赢得了大师张子谦“操缦泠泠岂易逢,纤纤十指十分工;两年作业半年毕,小曲精研大曲通”的高度评价,并以“吾道北矣”四字赞扬李凤云的技艺得其真传。

  对于古琴艺术的传承与发展,多年来,李凤云整理了大师张子谦的日记《操缦锁记》,还将许健先生在期刊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汇编成《琴史新编》一书,丰富了古琴艺术的理论基础。上世纪90年代末,她在天津音乐学院首创了古琴专业,虽然当时只作为一门选修课,但得到了古琴界的专家和学校领导的认同,这对她是一种莫大的鼓舞,“十年前,我在学生中做了调查问卷,很多学生都不知道古琴为何物,近年来再问,很多学生都知道古琴了,可见,社会对传统文化的普及还是有很大进步的。”李凤云说,她的这门课也由最初的选修课成为了副科课,再到现在上升为主科课程。古琴专业最初只有一名学生,如今,不仅有本科生,还有研究生,也开设了成人教育课程。

  对于古琴这门高雅艺术,除了培养专业人才外,使其在大众中得到普及,让更多的人懂得欣赏古琴艺术,也是传承的一个重要方面。如今,无论工作多忙,李凤云位于音乐学院的古琴传习室每周都会向市民开放一天。作为这项非遗的传承人,她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了解这门艺术。同时,她还将古琴带入大学校园、带入剧场,为大学生和普通群众演出,向人们传统文化的种子,“记得一次音乐会结束时,有位老人特别郑重地向舞台上的演奏者鞠躬,他说古琴的演奏让人感觉心灵特别宁静,这种感受让他感动。”李凤云表示,观众的认可是多年来为这项非遗事业努力的最大回报。

  本报记者 肖明舒 照片由李凤云提供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