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版:笔记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热点

第03版
图说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3月30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他制出了一套能敲的黑陶编钟(图)
肖明舒

  郭沫若曾说:“陶器的出现是人类在向自然界斗争中的一项划时代的发明创造。”古人以黏土为胎,经过手捏、轮制、模塑等方法将土加工成型后,在800摄氏度到1000摄氏度高温下焙烧制成陶器。与现代各种质地精美的器物相比,古人制作的陶器风格质朴,略显粗陋,却是人类第一次利用天然物,按照自己的意志创造出来的一种崭新的物品,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

  尽管时代变迁,但陶器的实用性使其从未被人遗忘,它的浑厚、朴实以及浓厚的生活气息,则激发了很多艺术家的创作灵感。在天津宁河区齐心生态园,黑陶艺术大师、天津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田景峰,多年来潜心制作陶艺作品,为人们打造出一个水、火、土交相辉映的艺术世界。

  因为对黑陶的热爱,2000年时,田景峰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走出天津,遍访全国制陶作坊,几经辗转,最终来到黑陶的发源地——山东龙山。在山区偏僻的黑陶旧址旁,他搭了一间极为简易的工作室,一待就是8年

  田景峰的陶艺人生是从黑陶开始的。田景峰的祖籍是山东,但生长于天津,上世纪90年代,一个偶然的机会,自幼酷爱绘画的他被山东史前龙山文化的黑陶艺术品深深地吸引了。

  龙山文化的时间为公元前2310年到公元前1810年左右,黑陶则是龙山文化最重要的一个特征。具体说来,黑陶是陶胎较薄、胎骨紧密、漆黑光亮的黑色陶器,在龙山文化时期的陶器中最为精美。

  从那以后,田景峰便沉浸在陶艺的世界无法自拔。为了制作黑陶,他卖掉了房子。2000年时,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走出天津,遍访全国制陶作坊,几经辗转,最终来到黑陶的发源地——山东龙山。在山区偏僻的黑陶旧址旁,他搭了一间极为简易的工作室,一待就是8年。

  对于山里的生活,常年在城市中生活的人是无法想象的。那时,为了早上能喝到一碗豆浆,田景峰要爬山两个多小时。但是,凭着黑陶就是生命这个信念,他在最初居住的小房子的基础上,建成了当地最大的黑陶艺术工作展室。

  田景峰说,他喜欢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编钟兴起于西周,盛于春秋战国直至秦汉,是中国古代大型打击乐器,古人用青铜铸造编钟,我为何不能用泥土烧制成黑陶编钟呢”

  黑陶的造型千姿百态,常见的器型有碗、盆、罐、瓮、单耳杯和鼎等。田景峰的作品以复杂造型为主,简单者较少,无论何种造型,都给人以端庄优美、质感细腻润泽、沉着典雅之感,欣赏价值极高。

  田景峰的黑陶艺术品传承古法,采用蓟州区盘山岩石风化后沉积已久的红土为原料。这种土不爱开裂且耐高温,烧造的黑陶效果极佳。

  在大龙湾景峰艺术馆中,除了仿古黑陶作品之外,还有很多田景峰制作的精美现代艺术品,如瓶、罐、樽、杯等,其中不乏镂空作品。事实上,在黑陶上镂空雕出花纹是难度极大的。黑陶中的精品有“黑如漆,薄如纸”的美称,在很薄的陶胚上雕刻,稍有不慎就会将镂空处雕断,而田景峰的作品纹饰繁复,其难度可想而知。

  和很多艺术家一样,艺术就是田景峰的生命。有时候,即便是在忙碌一些生活琐事,田景峰的头脑中也会有无数关于陶器的形态泛起。田景峰说,他喜欢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编钟兴起于西周,盛于春秋战国直至秦汉,是中国古代大型打击乐器,古人用青铜铸造编钟,我为何不能用泥土烧制成黑陶编钟呢?”田景峰说,黑陶的颜色与古代青铜器十分相近,其质地决定了它是唯一可以发出如青铜般声音的陶器。

  于是,田景峰开始了大胆的创作尝试。为了让编钟能敲击并产生音律,他学习了很多古代乐器和古代的音乐知识,通宵达旦地在工作室进行研究、试验。最初,他从小型编钟入手,为了能让每个编钟分别敲击出不同音色,他除了在钟壁上做文章外,还在原材料中添加不同成分的泥土烧制。就这样,经过近一年的时间,从无数次失败中找寻经验,终于完成了这套编钟。

  这套编钟共68个,全部用黑陶烧制而成,其外观呈现出青铜一样的质感。编钟上的纹饰完全是手工雕刻而成的,从小到大整齐排列,每个编钟的钟钮部位都与木架相连。当记者用手中的木槌逐个敲击编钟时,浑厚洪亮、高低各异的声音便不断响起,颇为神奇。

  事实上,除了黑陶技艺之外,多年来田景峰还涉猎其他门类的创作。他做出的陶艺人物生动精妙、神采奕奕、栩栩如生,在他的艺术馆中,有一件长达60米的名为《留住乡愁》的全立体实物泥塑作品,反映的是中国各个历史时期的乡村人文风貌

  在潜心研究陶艺的过程中,田景峰在农村生活了20多年,其间,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他的脑海里激起了涟漪。从简陋的土坯房到二层小洋楼,从过去的下棋老伯到如今的广场舞大妈……这幅反映农村生活的立体长卷,时间跨越70个年头,共2100多个人物形象,每个人物都是手工制作而成,每一组形象都是一个故事。

  在创作这组群像时,田景峰倾注了大量心血,有时候为了采风,他在农村的大集上一坐就是两个小时,“很多形象我都能叫上名字,就是以邻村的人作为原型制作的。比如斗纸牌的场景,人物坐在炕席上,斗的是过去农村细长形的纸牌,如今很少见到了。外围的一位老人,从表情就能揣测出这是一位倔强的老爷子,不爱言语,不爱参与,只是观望……这都是过去我亲眼所见的农村生活的真实再现。”

  田景峰说,曾经在北京农业嘉年华展览上,摆放《留住乡愁》这组作品的展馆天天爆满,作品吸引了无数观众。曾有老知青看到这组作品后泪流满面,激动地说:“这就是我见过的乡村。”如今,田景峰每年都会受到北京农业嘉年华的邀请,携带作品参加展览,成为这项活动的保留项目。

  对于他来说,对艺术的不懈追求让这组创作不会有完结的那一天。如今他会经常在自己的作品前逗留思考,对于其中某个小人物不满意,他会将其重塑或是替换掉,在他看来,精益求精是永无止境的。

  本报记者 肖明舒 照片由宁河区齐心生态园提供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