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版:情感世界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第01版
摘要

第02版
国际时事

第03版
天下趣闻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6月9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剧场与菜场

  剧场与菜场,一个雅,一个俗;一个官方,一个民间。

  到一个城市去,我喜欢留意那里的剧场和菜场,剧场上演人生百态,而菜场更容易打量一个地方的鲜活生活。

  菜场的价格,永远是这个地方最朴素的价格,显示着对一个外来者的公平与实惠。

  我在上海、香港、济南逛过菜场。

  上海是一座菜场与剧场穿插,分配精巧的城市。在剧场里能够观赏到最时尚前沿的艺术,而在菜场里能够撞见烘山芋、粢饭、大饼、油条、豆浆,修鞋摊、修伞摊……这些最普通人的生活。

  我有过在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菜场买菜的经历。喜欢上海室内菜场的整洁干净,可以花并不多的钱,中午做几个菜,有荤有素,还有汤,尤其是上海青,煸炒即烂,汤色碧绿,所花的钱,也就是在路边街头吃两碗面。

  我没有在上海的剧场看过戏,只看过电影。上海的剧场海纳百川,话剧、歌剧、沪剧、越剧、淮剧、滑稽戏……多元文化在此交流碰撞。

  而在我生活的城市,有古代沿袭下来的剧场,那个地方叫“都天行宫”,这样的剧场其实是个戏台,舞台在楼上,演员在楼上唱戏,观众在楼下看戏,仰着脖子,显得是对艺术世界的一种仰望,而这种仰望是最平民的,是平民与艺术的一种亲和。

  我小时候经常到小城一间叫“人民剧场”的戏院看电影,那个地方名义叫剧场,可是很少有专业剧团过来演戏,我们只能看电影,我在那个剧场里看过《南征北战》,看过《卖花姑娘》。

  那时候,外祖父常自豪地告诉我,他年轻时听梅兰芳唱过戏,梅先生曾经到我们小城唱过戏,在金城剧场,那是人民剧场之前的老剧场,后来连人民剧场都拆了,有谁还会想起金城剧场?

  剧场和菜场就像一个人的两个年龄段。

  我认识一个地方剧团的青衣,年轻时浓墨重彩站在舞台中央,40岁以后淡出舞台,经常看到她拎着篮子在菜场买菜。当绚烂逝去,一切归于平淡,生活回归它的本真。

  一个城市有菜场和剧场,物质和精神的都有了。喜欢在菜场与剧场之间穿梭的人,不会寂寞空虚,有饥饿感。

  作者:王太生 摘自:南方日报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