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版:影视天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摘要

第02版
国际时事

第03版
天下趣闻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6月9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让人大附中停课半天
观看的《镜子》照出了什么

  聚焦中国式亲子问题

  《镜子》的内容很简单,三个家庭因孩子辍学而陷入困境,父母们无奈将孩子送入武汉一所教育机构接受“改造”:家住武汉的家明,15岁,是个网瘾少年,整日在家昏睡和玩游戏,一心渴望自由,想做一个背包客四处流浪;17岁的高三学生张钊,因谈恋爱已经辍学4个月,还不让父母在家里住,见到教育机构的人,直接往门上撞;14岁的泽清,不上学、不出门,在网络军棋的世界中“称王争霸”。家人曾多次让他报名武汉的学校,他死活不来,但一听说有央视栏目组跟拍竟主动来了,在被问到为什么这样选择时,他停顿许久,只回答了三个字:“存在感。”

  很多人多年来一直思考的问题:中国千禧一代的孩子们怎么了?中国家庭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在导演范永东看来,出现在《镜子》中的三个家庭代表了三种“中国式亲子问题”:家明的爸爸是绝对的控制,“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控制欲的父亲,绝对控制下孩子的反叛更加强烈”;张钊家庭的问题在于沟通,“如果一个孩子从小的时候和父母沟通模式没有建立起来,到青春期,他就会形成大炮都打不进去的高墙,没法交流”;“泽清家庭最追求的特点是什么?夫妻关系自以为是,孩子被忽视,所以到我们镜头找存在感。”

  “根本无法给出标准答案”

  《镜子》没有回避激烈的言辞,直面各种冲突。片中的“校长”直言不讳:“问题孩子的背后肯定有一个问题家庭。虽然我们招收的是孩子,但最需要接受教育的是家长。”

  纪录片的后段,家长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家明的父亲陪孩子看电影、旅行,同意孩子养狗,允许家明独自出行,还将自己需要改变的地方写在纸上贴到了墙上来时刻告诫自己;张钊的父亲试着与孩子沟通,放宽了自己的原则但没有完全迎合张钊的要求;泽清的父母为了给孩子换一个环境而买了新房子。

  然而,家庭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本质的改善:几个月后,家明继续沉迷网络游戏,狗养烦了,父亲资助的网店,两个月后关张。失望的父亲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妈妈想要离婚;泽清辍学的问题并没有解决,他回家后继续玩军棋,他的父母继续向央视的心理咨询栏目求助;张钊参加了2016年高考,被长春某高校焊接技术与自动化专业录取,但他选择放弃,已经参加复读的他准备参加2017年高考,目前已与女友分手。

  《天网》制片人卢钊凯谈到:“这部纪录片的剪辑过程用了特别多的时间,我们一直在权衡哪些需要讲、哪些不必讲,也一直在寻找答案——这些孩子怎么办?这些家庭怎么办?但后来我们想通了,做这样一部片子,我们就是想让更多的人能够关注、思考家庭情感教育问题,也许我们根本无法给出标准答案。”

  片子播出后,制片人卢钊凯、导演范永东曾和俞敏洪有过交流。“片子是好片子,也会有影响力,但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力。因为中国家长不会承认自己有问题。”俞敏洪的论断在《镜子》的反馈中也有所印证。“许多观众看完仅仅认为这些家庭出问题在于家庭教育技巧存在问题。这种观点很狭隘。我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整个社会缺乏对人的情感教育。孩子是家庭的镜子,而家庭就是社会的镜子。这既是片中心理咨询师的一句同期声,也是贯穿全片的主题。”

  摘自:北京青年报

  16岁男孩家明在镜头前长达三分钟流泪宣泄:“再怎么折腾他们也觉得我是个幼稚的人,根本就不相信我!”14岁男孩泽清靠在简陋的教室墙边微弱地笑:“这里物质可能没有外面好,但是精神上比外面要好。”他们是因为辍学而被送进武汉一家特殊教育机构的“问题”孩子,在那里接受81天的培训;而他们的父母,则需要接受6天的课堂教育,学习如何摆脱为人父母的困惑,学习如何与自己的孩子相处。

  这些画面,来自央视《天网》栏目制作的纪录片《镜子》。十年策划、两年拍摄而成的此片把镜头对准了中国式亲子关系,在家长中得到广泛传播,让他们感慨“孩子的起跑线其实在家里”,还曾得到“人大附中停课半天邀家长齐观”的礼遇。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